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NGO與GNGO的兩岸故事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11 第011期

NGO與GNGO的兩岸故事

黃清龍 旺報社長

撰文 / 黃清龍

  • 中華文化促進會號稱中國最大NGO組織,但背後都由政府控制。

  • 中華文化促進會舉辦活動。

被視為中國智庫代表機構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最近遭到中央紀檢單位的調查。紀檢官員稱社科院存在「四大問題,分別是:穿上學術的隱身衣,製造煙幕;利用網際網路炮製跨國界的歪理;每逢敏感時期,進行不法的勾連活動;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院內已開始要求填表調查個別學者與海外機構、特別是海外NGO和基金會的來往和財務關係。

遙想郭廷以往事

這不免讓人聯想到多年前發生在台灣的郭廷以和福特基金會的往事。郭廷以是著名的近代史學家,也是南港中研院近史所的創始人,晚年卻被迫遠赴美國,最終客死異鄉。回顧這一頁史學界憾事,後人以「知識分子間的內鬥」形容,而其導火線則是來自美國的NGO組織──「福特基金會」提供給近史所的贊助經費。

郭廷以出身於南京高師(後改名為東南大學),屬於南高派,並不被北大系統的胡適、李濟、黎東方等人認可。中研院近史所籌設時,獲得福特基金會補助,前後兩期共約40萬美元,在當時財政拮据的學界,是一筆很可觀的數字,難免讓人眼紅。先是國民黨黨史會系統的吳相湘、王德昭公開批評近史所同仁「尸位素餐」,接著姚從吾、李濟等學者向胡適院長提議成立諮詢委員會,將近史所獲得的福特補助款項提到院級統籌管理,也即各所都要「分一杯羹」。 

吳相湘、姚從吾、李濟都是當時的學界泰斗,他們的批評,殺傷力很大,讓郭陷入了四面楚歌。1961年12月,郭廷以向胡適請辭近史所所長一職,雖被胡適退回了辭職信,但紛爭並沒有平息,連郭廷以的學生都捲入其中,形成前後兩代學者間的衝突。郭的學生李毓澍甚至向立法院舉報,稱郭廷以向海外出賣檔案。1967年,黎東方等院外人士因和郭廷以赴海外參加會議未受重視,且嫉妒「福特基金」數額巨大,竟根據李毓澍提供的資料在雜誌上造謠,說近史所是共產黨通過費正清滲透到台北的據點。

眼見所內事務一片混亂,郭廷以負氣再辭職,並於1971年12月向近史所申請退休赴美。晚年郭廷以身居海外,生活清貧,但筆耕不輟,在這個時期最終定稿的《近代中國史綱》,儘管一度被台灣當局列為禁書,現已成為瞭解近代史的重要著作。

1975年郭廷以客死他鄉。一位學生回憶當年在美國探望郭廷以夫婦:「回程迎著夕陽,晚霞彌漫天際,又是晚秋時節,沿途楓紅,絢爛一片,而落葉遍地,更平添幾許悲涼氣息。我回首看看兩位老人家,顯得有幾分倦態,內心無限感觸。我問郭師母,《近代中國史綱》寫作完畢出版,結束美國的研究計畫,還要回台灣長住嗎?兩老聞言,沉默良久,才有郭師母透露一個訊息,他們在師大的宿舍已被迫遷離,回台灣已是無家可歸了。葉落又如何歸根呢?」

回到NGO這個話題。日前老同學在臉書分享她到聯合國總部參加第65屆全球NGO年度大會盛況。我問:有沒有中國大陸的NGO代表出席?她說沒有,大陸好像只有GNGO,沒有NGO,並稱中國是唯一杯葛聯合國NGO活動的常任理事會。

大陸杯葛非政府組織

NGO大家知道,就是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但什麼是GNGO呢?幾年前我到美國進修,在紐約哥大東亞所的「中國政府」課堂上,第一次聽到GNGO這個名詞。原來這是一個新創詞,意指隸屬於政府的非政府組織(Governmental Non-Governmeatal Organization)。

最近大陸中央突然下令,要求各級政府「徹底調查、摸底」大陸內部的境外NGO。據網上曝光的內容,該調查要求針對在當地活動的社會團體、基金會、民營非企業單位(如協會、學會、商會、研究中心)等非政府、非營利組織深入了解,範圍相當廣泛,重點包括組織、人員、陸方合作單位、項目和資金等情況。這一調查顯示,大陸當局對NGO還是充滿戒心的。

其實現代社會的運作多元而複雜,不可能光靠政府體系單一領導,民間的自主參與很重要,這是NGO產生的背景。也因此,在聯合國的各層運作體系中,都有各式的NGO 類組織與之接軌。一般來說,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越是成熟的地方,NGO組織就越是普遍而活躍。至於GNGO則只存在於集權的國家,因為是類官方組織,相對較被動,缺乏行動力,也欠缺主動與熱情。大陸官方在清查內部的境外NGO,「防止境外勢力滲透,進行顛覆、破壞活動」的同時,似乎也應該好好研究外國的NGO如何運作,進而培養發展本土的、民間的NGO。

關鍵字: NGOGNGO兩岸中國台灣公民社會智庫

2014-11 第011期

兩岸藝術市場掙扎接地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