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于丹寫意文創 符號到氣質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于丹寫意文創 符號到氣質

撰文 / 林采韻

2014-11 第011期

  • 「農耕文明」中每一個節氣是生活重要的條律,圖為端午節立蛋活動。

  • 大地自然與禪境是空間的表達。

  • 茶字是人在草木之間,一盞清茶在手裏能夠喝出山川草木之境。

  • 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院長于丹。

于丹在大陸擁有「名嘴」的風采,曾多次來台與星雲大師進行對話。于丹因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節目中開講聞名,以生動白話的語言,透析《論語》、《莊子》等學問。日前于丹出席「白馬湖論壇」,在場像是明星出巡般被參與的學子們所圍繞,但是這回她談的不是四書五經,而是中華文化和文創產業的連結。 

于丹目前是北京師範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院長,她認為過去5年文化創意產業在中國歷經三個質的變化。首先,過去文創意產業是以產業銷售創意,近一兩年可見創意驅動產業的趨勢。其次,中華文化這些年來經常作為一種識別符號、局部元素點綴在各種呈現之中,這一兩年開始出現一種氣質創意。另外,大專院校從原來的人才儲備庫,如今轉變成文創產業的智庫。

農耕文明與24節氣

大環境對於文創產業認知的改變,也引發眾多文化與產業間的相關討論,包括中華文化的創意實踐。于丹指出文化是有時間和空間維度的,那麼中華文化的時間維度是什麼?她強調所謂創意不應該是中國紅的顏色、青花瓷的元素,而是哲學觀念在創意空間中如何彰顯,譬如「農耕文明」。

「農耕文明」中每一個節氣是生活重要的條律,「其實節氣不是一件小事,有人問我覺得中國節日和美國節日最大的不同是什麼,我說美國的節日是從天上下來的,中國的節日從地裡長出來的。中國人的二十四節氣其實是替代基督教國家的禮拜。」

創意空間回歸禪境

于丹指出,中國人的時間由節氣構築在土地上。中國人的空間是一個自我永遠在遠山近水中悟得的空的禪境,山水是有觀念的,「如今春秋正在遠離我們的生命,山水也在遠離,離開山水我們創意就是自戀的盆景了。如果離開了滋養,有再尖端的技術也只是為了表達。沒有了內涵和根系,我們技術只是空洞的載體。」

陳述完這番深刻體悟後,于丹直問,今天有多少人覺得精神是安頓的,家園感越來越強?她進一步指出現在房價這麼貴,一般人如何能夠在有限的空間裡體會這一切?她認為中華文化最大的特徵就是寫意性的特質,山水有的時候是可以請進自己的生活的。

于丹以台灣經驗與論壇現場聽眾分享。她說每回到台灣總與朋友品茶,「茶是什麼?茶字是人在草木之間,一盞清茶在手裏能夠喝出山川草木之境,不見得在乎茶品價位。」于丹特別點出最近幾年中國流行一個詞叫「鬥茶」,她非常不認同,「這個事兒都要鬥還有什麼事兒不鬥?很多人做創意園,包括裝修人家都有小小的茶室,都擺一個茶案,但是能帶我們到草木間嗎?」

台灣品茶經驗

于丹接著說,她造訪花蓮時,佛光山的師傅陪著她前往月光寺,他們手裡提著打出來的水,拿著瓦斯爐,背著這些東西一路往上走。「走到半山腰上,一個小亭子裡,自己在那兒烹茶,焚香一塊沉香木,你會覺得山水草木跟你渾然一體。」

台灣走一遭的體悟,深深打動于丹,她說不希望再看到中國人把茶喝的有力氣,像是「鬥茶」;或是喝的太矯情,以為品茶是上階層的特權。因為好的創意是把民族血脈的接續,還原到普通人的生活裡。

于丹提出寫意性是中國人的特質,「中國禪宗說最好的境界叫做花未全開月未圓,什麼事情要留有一點點空間,這一點就是寫意性。」所以中國的這一點寫意在今天的創意空間裡過分卓越於象,怎麼樣破象,怎麼樣超越於象外,把這樣的境界打開,這種寫意的無窮就出現了。

中國文化特質在寫意

中國人的寫意還存在於中國戲曲裡,像是一根馬鞭子,就有馬出現了;跑一圈就如跑千里了。于丹強調如果能把這些還原到所有創意中,而不僅僅是支離破碎的文化符號。再來,漢字其實是特別好的創意點,因為中國是象形文字,每個字裡都有故事,中國字裡都有觀念,如果能夠在漢字和詩歌中重新找到這一切,文化的氣質就凝結起來了。

「春夏秋冬、二十四節氣是天人合一,是我們時間的節奏。山水與禪境是空間的表達;最大的寫意性貫穿音樂、美術以及人與自然的溝通方式;我們的詩歌這是血脈中的鄉土,讓我們以獨特的張力完成有限時空的創意。」于丹認為中華文化的創意實踐,應該從符號走向氣質表達,在這個旗幟下完成更多的呈現。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1 第011期

兩岸藝術市場掙扎接地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