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獨創文交所 跌撞找出路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獨創文交所 跌撞找出路

撰文 / 彭中天

2014-11 第011期

  • 上海文化產權交易所很早成立。

  • 工作人員在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交易大廳內工作。

  • 廣州藝交會反映出藝術品投資熱。

  • 大陸導演張紀中在深圳文交所出席3D電影《美猴王》投融資推介會。

  • 藝術品的產權交易平台,需要風險控制。

編按:在中國藝術市場中,文化產權交易所(以下簡稱「文交所」)是獨樹一幟、全球僅見的機構,率先把藝術品分割產權公開發售,引發許多紛爭與討論。本刊大陸編輯部整理大陸全國文交所共同市場秘書長彭中天日前在大陸「全國文化產權交易共同市場第3屆年會」的書面發言稿,讓讀者進一步瞭解文交所的發展與前景。

文交所是一個新生事物,從誕生走到今天經歷很多坎坷,既有文化市場、藝術市場生態不牢固原因,也有中國自身創新能力不足的原因,更有國家政策制定的原因。文交所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有必要來盤點整理中國的思路。 

第一個關鍵就是重新認識文交所:文交所是中國獨創事物,為什麼它會在中國發生?能起什麼作用?隨著文化經濟的發展,我認為它的作用會越來越重要。首先我認為人類的發展是有軌跡和邏輯的,會經歷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農業經濟階段,中國又稱之為自然經濟階段,到今天農業經濟階段已基本告一段落。 

文化經濟滿足心靈需求

此後,隨著蒸汽機的發明和股份制的誕生,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兩大突破,人類開始經歷工業經濟階段。如中國的城市化、工業化,滿足了人們對物質的佔有和使用,所以工業經濟的任務是發展生產力和積累財富。

當人類能吃飽、能用好並且擁有大量財富後,自然就進入文化經濟階段,而文化經濟是要滿足人們心靈的。文化經濟另一個特徵就是消費經濟。當生產力發達後,實際上很多物質供給是過剩的,需要促進消費。像今天彩色電視機、冰箱等都是產能過剩,只有文化經濟可提升它的價值,可把人類更深層次的消費需求誘導出來,所以文化經濟責任重大。 

從另外一條路線來看,人類的發展史就是不斷尋求財富、發現財富和利用財富來滿足慾望的過程。中國近30年的發展史印證中國貨幣的發行量遠高於中國的財富增長。根據貨幣銀行學原理,當可供給商品和貨幣之間產生巨大差異時,就會形成通貨膨脹。

但人類很聰明,總會找到新的商品、新的財富來和貨幣對價。當物質財富不足時,就會尋找虛擬財富與精神財富。股市的興起,實際上是把民眾原本無法消費的企業股權,通過證券化,變成可以投資的品種,與貨幣做了對價;此外房地產也啟動了一個大的市場,成為了家庭財富的標誌。還有就是當下流行的比特幣、Q幣,是典型的虛擬財富。而下一步第三個吸金池一定是文化。

讓文化可資產證券化

現在中國文交所的責任是如何使文化成為新的財富標誌。文化有價值,但它不會自然成為財富的標誌,必須先做很多基礎性工作。而現有的藝術品市場、文化市場,包括藝術品真假、產權、定價等,都不符合一般市場原理。文交所就是要在這種大環境下,創造一個封閉的信用體系、產權認定體系和定價體系。文交所的終極使命是讓文化成為可以資產證券化的一個品種。 

資產證券化是文化和金融和證券的嫁接,那麼前提就是資產產權要清晰、真假沒有問題、可以明確定價並有一定的流通量。怎麼才能讓文化做到這些?這裡面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援,文交所要做相應的工作。

比如從藝術品上來講,保真資料庫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性工作。此外,文化的定價權是由它的公開性、密集性、重複性和真實性決定的。如果中國能創造一種交易模式,能讓藝術品的某個品種相對的集中,能夠在公開平台上產生聚集效應、重複性交易、真實性交易並且形成一定的交易量,中國就能夠獲取大量的交易資料,就可向社會、向銀行證明文交所取得了在某個方面的定價權。也只有創造了一定的交易量才能使文化的投資屬性得以體現,那麼文化的資產證券化就是一個方向性突破。 

我們知道文化是軟實力,但軟實力後面是軟財富。財富是由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組成,所以軟財富的後面一定是一個文化的價值體系。文化價值體系的形成是依靠大資料,而大資料的產生必須在公開平台。中國目前的文化交易資料只有文交所是一個公開的資料獲取平台,所以文交所應該承擔起這個歷史責任。 

目前我們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藝術與金融的對接,這是現在市場反映比較集中,也是市場需求比較大的一個方向,也是文交所工作面臨的一個難點、熱點。在山東濰坊,他們在原有的生態下面,通過畫廊組織、行業自律產生了一個良好的生態系統,銀行已經可以對藝術品進行抵押,但這個推廣是有一定難度的。 

三大問題尚待解決

因為藝術與金融打通的前提條件是藝術品的真假問題必須解決,第二它的估值問題要解決,第三它有一定的流動量。如果這三個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銀行沒有理由不接受,銀行希望抵押物多元。但是中國文交所的責任是要證明這個東西的價值,並且有一定的流動性,價值是可信的。 

藝術與金融第二條通道就是文化眾籌,我始終認為眾籌是在互聯網條件下打通藝術與金融的利器,可以把投資和需求進行一個很好的整合,又符合文化產業的項目制產業特性,可以把個人的愛好和投資、把生產和消費進行很好的整合。 

但我又很擔心眾籌這種新生事物,在中國現有的信用環境下,很容易被一些心術不正的人利用,因為在整個社會缺乏信用的環境下很容易形成詐騙。如何使眾籌能在一個規範的平台上開展,具體說就是如何讓眾籌和交易所結合,將是中國文交所可以進行的探討和嘗試。 

中國文交所發展歷程

2007年深圳、上海和北京三地提出設立國家級「文化產權交易所」,2009年大陸國務院核准上海、深圳兩塊牌照,2010年初,大陸9大部委簽發《關於金融支持文化產業振興和發展繁榮的指導意見》,確立了文化產權交易所的產業地位和法律地位,自此文交所在大陸遍地開花,但不久就暴露許多問題,因此大陸國務院2011年11月24日發布《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即「38號文」,停止藝術品份額化交易;2011年12月30日,中宣部等五部門再次聯手發布《關於貫徹落實國務院決定加強文化產權交易和藝術品交易管理的意見》(簡稱「49號令」)。2013年10月,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通過國務院部際聯席會議驗收的文交所達31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1 第011期

兩岸藝術市場掙扎接地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