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藝拍亂 徵信不足 外媒詬病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藝拍亂 徵信不足 外媒詬病

撰文 / 楊素

2014-11 第011期

  • 中國藝術品市場已成為僅次於美國全球第二大市場。

  • 中國內地的拍賣企業百家爭鳴。

  • 不法業者為追逐短期利益,假拍和贗品當道。

  • 改革開放賦予中國藝術品市場全新的機遇。

  • 保利拍賣是買家不付款問題最嚴重的拍賣行之一。

盛世收骨董,亂世藏黃金。隨著中國在世界崛起,中國藝術品市場也走向繁榮興盛,全球資本流動與中國民間財富增長更同步激起國際收藏者對中國藝術品狂熱,成為國際藝術品市場不容忽視的新興力量。

從改革開放前行業萎縮,僅剩為數不多國營店鋪經營文物買賣;到改革開放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立,外銷市場繁榮,藝術品市場全面復蘇,激勵文化藝術交流;乃至今日收藏市場結構初步建立,邁向國際化,一步步開啟中國藝術市場新紀元。可以說,改革開放賦予中國藝術品市場全新的機遇與生機,也提供民間資金積極投入的好機會;並透過經驗摸索逐步走向規範,制度變革不可說不大。

但也就在中國藝術市場急速成長衝擊中,也陸續傳出不同聲音,包括行業規範是否與國際接軌?甚至從投資角度,擔憂中國買家巨大購買力與投資動能,是否會因過多短線操作,反而釀成泡沫風險,不利市場健全發展。

紐時質疑保利拍賣將成改革挑戰

例如日前,《紐約時報》便以質疑角度,點名一躍成為全世界第三大拍賣行的大型國企中國保利集團,是買家不付款問題最嚴重的拍賣行之一,「反而可能成為改革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

據紐時這篇《保利拍賣公司考驗中國藝術品市場改革》觀點,保利拍賣進入市場後,打破原先高端中國藝術品銷售被外國拍賣行掌控狀況,使他們的業績與影響力迅速成長。直至2012年,保利拍賣公司公佈收入已近60億元人民幣,更吸引大批買家期待在藝術品市場投資獲益。

但文章也引述部分外籍專業人士說法,認為中國藝術品市場雖已成為僅次於美國全球第二大市場,但拍品結算率頗低,類似詐騙、贗品和拖欠拍賣款行為正在削弱消費者信心,不利於藝術品市場良性發展。文章並以保利拍賣未通報類似失敗交易為例,認為將導致銷售數據高於真實數據,不利於資訊揭露。

文章同時質疑保利作為行業領導者,由於兼具廣泛的政經影響力,及領先業界的規模,讓他們免受中國逐漸強化的監管影響;也無須如其他主要對手,盡可能公佈其銷售全部細節。相對地,部分人力資源雄厚、誠信度較高的西方拍賣行雖然陸續踏足中國,但在中國的經營卻受到更多限制與規範。

事實上,中國藝術品市場僅經過二十餘年發展,雖然正面意義上,中國藝術品市場地位不斷提升,逐步成為世界藝術新亮點。但也的確存在些不可避免的問題。

雖然這篇文章引述保利人士說法,認為類似看法過分誇大保利的影響力;同時有許多專業人士指出,針對只拍不買亂象,類似保利拍賣等大型企業其實已有高額競拍保證金制度。甚至保利拍賣也澄清,他們是按國際慣例,對每一拍品都制定具體付款計畫,且成交額8千萬人民幣以上拍品均已全部付款交割完畢。

但作者仍推論,中國藝術市場出現刻意哄抬、誇大收益是源於「經濟不成熟」,且為相關行業規範無法落實結果。至於保利拍賣具有諸多優勢,將讓其他民間企業很難競爭,也無法刺激其帶動變革,發揮引導行業規範化效果。因此建議透過拍賣行業協會,聯合中國大陸商業部和文化部,共同推動中國藝術品市場改革。

拍賣熱 畫廊端相對薄弱

事實上,中國藝術品市場僅經過二十餘年發展,雖然正面意義上,中國藝術品市場地位不斷提升,逐步成為世界藝術新亮點。但也的確存在些不可避免的問題。

特別因為中國藝術市場成長的特殊性,從1993年5月,中國嘉德國際文化珍品拍賣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開始,在西方以畫家為主要培育對象並代理其事業的畫廊,的確沒辦法跟已有一定資金實力和關係網絡的拍賣公司抗衡。

所以,相對於畫廊在整體產業結構中扮演的定位較薄弱,角色不夠鮮明,相對地,自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頒行後,中國內地的拍賣企業百家爭鳴,在投資狂熱的交易環境中,建立起賣方市場的優勢。

但由於拍賣行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引發許多魚目混珠亂象,尤其一些急於興利的小型拍賣公司為吸引買家,甚至採取零保證金制度,冒著逾期付款、拒付款,以及現金流量風險,就是為了在割喉戰脫穎而出。更別提部分不法者為追逐短期利益,假拍和贗品當道,屯貨、炒作頻繁,甚至衍生藝術品鑒定的漏洞與亂象。

是以,確如很多質疑紐時的觀察者所言,目前中國藝術品市場制度性問題很難全盤歸咎於保利的改革不力,或默許高價拍品拍而不付的現象發生。畢竟,近年藝術品進入集團投資範疇後,業內未付款原因千奇百怪,特別在經濟低迷時期,延遲結算問題比較突出,更不乏偶發性狀況。反倒在較上軌道的拍賣行端,藝術品拍賣價格大多仍保持相對理性。

因此,中國藝術品市場面臨的衝擊,除須解決畫廊專業代理環節相對薄弱,導致藝術品鑑賞價值極易被收藏、炒作增值等投資性取代外;類似問題凸顯出市場交易過程中違約成本過低、集團信用體系等問題,也的確需要提出對策。

畢竟,高端藝術品與股票、房地產均為合理投資管道,更是高端投資者抵抗通膨的重要資產之一。尤其2002年頒行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後,大批民營企業進軍藝術品市場,拉抬民間私人收藏風潮。隨著中國藝術品資本不斷積累,資本市場茁壯,直至今日,不但巨額藝術品交易量與投資意願讓人欽羨,藝術家收獲良好的經濟收益,收藏文化同步興起,中國買家投資行為也越來越理性,更證明此投資管道的重要性。

是以,如果高端藝術品收藏或交易依舊長期存在交易信用薄弱問題,徵信體系不健全,無法引導市場誠信鞏固,相關資訊無法越來越透明,藝術與資本結合就僅僅會是市場炒作手段之一,不但無法鼓勵深化鑒賞、收藏文化,尤其不利整體經濟與金融合理發展,甚至可能因為太多不專業的投機炒作,釀生集體性泡沫。

改革路迢迢 曲折難免

但無論如何,市場動能已然興起,加上國際競爭的外在因素,以及全球財富的大量流動,隨著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榮景,在市場力量引領下,中國拍賣行業將日漸規範化、品牌化是不爭的事實。

即使有些許資本市場波動,但無疑,如何參照西方藝術品市場發展規律,隨著品牌化競爭逐漸去蕪存菁,縮短產業調整陣痛,優化企業與產業質素,並同步加強法律規範,健全文物拍賣專業人員與文物審核的責任制,這也是中國藝術品市場與行業制度改革必經路程。

相對地,在制度調整外,能否培養出具專業能力的經營人才,豐富市場多元風貌,讓商業與鑑賞更符合運作規範,同時透過公部門培植,讓畫廊產業能有更大發展空間,成為發掘、培養和推廣藝術家的基地,提供創作者更大發揮空間,同步調整現行產業傾斜不足之處,無疑是健全大陸藝術品市場刻不容緩的關鍵問題。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1 第011期

兩岸藝術市場掙扎接地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