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台灣豔光──台灣紅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12 第012期

台灣豔光──台灣紅

陳郁秀 前文建會主委、台法文化協會理事長、白鷺鷥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撰文 / 陳郁秀

  • 以台灣紅為主色的花傘。(自由落體設計提供)

  • 台北市宣傳世界設計之都前進澳洲雪梨參展,現場展示七彩紅龜粿。(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提供)

  • 紅龜粿抱枕很吸睛。(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提供)

  • 桃紅色湯圓,祝福新人白頭偕老。(自由落體設計提供)

「美感」即是「美的感覺」,它是透過視、聽、嗅、味、觸等五感所體的優美經驗。我自己本身也許因為父親是畫家,母親是音樂老師的關係,自小耳濡目染,對於色彩和樂音特別敏感。記得從襁褓時期一直有件陪伴著我長大的桃紅色毛衣,可以說是我對色彩的啟蒙。聽母親提起,那是慶祝我彌月時,師大老校長劉真先生送來的桃紅色毛線。

我出生時期的台灣,正值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困頓歲月,生活用品十分拮据,這兩打的毛線球可是十分珍貴,母親的巧手就這麼一針一針的為我織成毛衣。隨著我的成長,母親一路拆拆打打添上新線,在那崇尚儉樸的時代,她還發揮創意,以原有的桃紅色毛線為襯,搭配白色和深藍色毛線,加大尺寸。而這件毛衣就陪著我一直到小學3年級的歲月;那樣別緻的衣服唯我獨有,穿在身上自然覺得驕傲得意,尤其它充滿著母親滿滿愛心,而這份桃紅色的幸福,竟是形成我審美概念的伊始。

梅湘引導 音樂中看見色彩

16歲時我遠赴巴黎留學,投入音樂界。在學習過程中,法國作曲家奧立佛‧梅湘(Olivier Messiaen)是我在國立巴黎音樂學院時「樂曲分析」的老師,他的第一堂課就告訴我們視覺藝術中的各種色彩和音樂中的音色之層次是相通的。他要我們想像每一個音符代表的色彩;有趣的是,受到文化背景、個人經驗的影響,同一個音符給予每一個人的感受大不相同,老師說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正因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創作才能千變萬化。

這一席話,改變了我的視野打開了我的心靈世界,五線譜上跳耀的音符有了色彩的點綴,憑添了無限想像。也許,貝多芬在自然界中散步,感受到田園之美因而得到《田園》交響曲的靈感,也是這種感受的應證吧!日後我在彈奏德布西的《帆》、《沉默的教堂》,我的眼前就浮出印象派中莫內(Monet)、馬內(Manet)的畫作,而每每彈奏法國作曲家佛瑞(Gabriel Faure)的作品,不論是夜曲、船歌、前奏曲、即興曲等,我的腦海中常浮現出桃花紅的色彩。

音樂無需畫筆即能創造繽紛,更遑論以色彩為工具的美術創作。看著父親的畫作中經常可見的朵朵桃紅,或作主角,或是烘托配色,都讓我驚喜不已。父親並不是將桃紅色入畫的特例,瀏覽台灣美術史,不難發現許多前輩畫家的創作中都有此艷色,如顏水龍的原住民畫像,蘭嶼風景等系列創作,或是素人畫家洪通筆下的台灣土風情等,這一切在在印證著桃紅色的文化魅力。

台灣紅 正式走上國際

2000年我很榮幸被任命為文建會主委,2002年6月提出「文化創意產業」政策,2003年春天率團遠赴北歐、英、法考察。出發前即嘗試以桃紅色為此次出訪的概念色,以強調台灣庶民生活及廟會盛事的熱情與熱鬧,描繪出清晰的台灣形象,作為介紹台灣的指標。所以在所有行程中之資料、禮品,或服飾方面,刻意以圖像和色彩象徵出台灣的喜氣和生命力,此舉未料受到各國文化單位及國際友人的青睞,受到很大的歡迎及鼓勵,丹麥的文化部長甚至問我「這是台灣的代表色彩嗎?」這一句話,肯定了我內心的想法,決定回國後來深深研究「桃紅色」成為「台灣紅」的可能性策略。

以色彩來展現台灣之美的創意不是空前,在國際上已有成功的案例,例如紅、藍、白之於法國,紅、黃、黑之於德國。所以顏色來代表國家是需要透過文獻的研究和轉化的巧思。

尋找色彩因子 深入自然生活

2003年初,我們開始尋找「台灣紅」的因子,於是透過許多文化創意工作者、設計家、藝術家、作家、企業家、民俗及生態專家學者之眼、之手、之心,漸漸凝聚出這片台灣特有的豔光。我們找尋到在自然生態中,春天的杜鵑花、夏日的荷花、秋天的九重葛以及春天的緋櫻,這些自然景緻正洋溢了滿滿的愉悅與青春。在生活的細節中,更是處處都可感受到桃紅色在台灣社會中的魅力。

例如蛋煮熟後,一般將其浸泡在俗稱紅花米的稀釋水中,撈起來就成了紅蛋,其中桃紅色代表著喜慶、吉祥,而蛋則取其圓滿、新生、繁衍和生生不息的榮象意涵。如此潤紅的簡單幸福,鋪陳生命的厚度,正迎接一場人生的盛宴;耆老靦腆的臉,笑紅得跟壽桃一樣,直說長壽秘訣就是樂天知命吧!那一顆一顆桃紅色的壽桃正散發生命的意義,而壽桌上長長的麵線,煮熟前也穿著桃紅色的色裝。

在這個人生重要的壽宴上,「台灣紅」象徵「長命百歲」的人生歷程;一對情侶在眾人祝福下訂婚了,媒婆頭上插了朵桃紅色的花,親友們也為他們準備了桃紅色的鴛鴦被,接著在結婚典禮中,大夥一口又一口吃下的桃紅色湯圓,祝福新人白頭偕老,而自身也沾滿一身的吉慶;春節期間神桌上的春花、梵香祈福的香袋、金紙、桌前的八仙彩、元宵提燈,以及阿嬤時代傳統常用的棉被套、衣服的紋飾、捏麵人的色彩、剪紙等。

這樣洋溢喜悅幸福的色彩,伴隨著我們走過漫長的歲月,在食、衣、住、行中,在宗教信仰、民俗禮節之上,處處可見,因此以「台灣紅」來代表人文是最恰當不過了。沒想到的是這個概念在2004年春節一推出,受到所有人的認同,每個人都心領神會的豎起大拇指說聲「讚!」。這項由一群有心人士持著一顆敏感的心,以微觀的角度切入宏觀的視野執行,從日常生活的體驗、生命的感動,轉化象徵成代表台灣的色彩,「台灣紅」(M100 Y10)就此問世。

接著我看到名畫家林明宏的作品,在文建會提出台灣紅的同時也以「台灣紅」為核心主題創作了無數的作品並在國外掀起熱潮,可見他在更早就體會「阿嬤的花布」所意涵的生命意義,巧合的是我們幾乎在同一時間發表了這項概念,這項巧合也說明了台灣人早將「台灣紅」融入每個人的生活生命中。

當然在各個單位認同這個迷人的色彩概念後,目前處處可見「台灣紅」的蹤影,譬如一年一度由民間富邦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粉樂町」無牆美術館,穿越台北市東區的大街小巷以「台灣紅」為主題的公共藝術作品,挺立於民眾的生活空間,讓過路人在不知不覺之中體驗這個艷麗色彩所放射出的能量;又如白鷺鷥基金會與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合辦的「台灣豐彩──信仰土地、永保甜蜜」活動中,開發了紅龜粿抱枕,並透過在銀行裡所展示的溫馨居家空間,讓到銀行辦理金融業務的民眾,體驗紅色的豐富滿足感。

認同之色  各方強力使用

台北市宣傳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前進澳洲雪梨參展時,更以七彩紅龜粿,讓國際看到台灣文化的識別特色。它所散發出的喜悅、甜蜜、樂天、長壽、知足、豐收、長紅、財運、瑞氣、寶貴、錦繡、繽紛、風華、歡喜、滿意和幸福,不僅洋溢在湯圓、紅蛋、壽麵上的紅紙、傳統的棉被套之中,更積極在經過符合現代趨勢的設計下,運用在食、衣、住、行,各方面的生活產品及各式宣傳廣告、視覺藝術創作、表演藝術創作及各類精神象徵中,甚至連世界品牌L.V在中正紀念堂前的年度發表會、代表國家外出展演的藝術家及藝術團體、外交部對外的禮品中,可以看到這個強而有力的「台灣紅」燦爛的發光發熱。

從我推出「台灣紅」的理念至今已近15年,15年來如一日,只要觀念清晰、腳步堅定、方向清楚、策略正確,自己深知且有信心,正走在通往「台灣品牌」的路上,深信文化是加法需要累積,觀念是乘法,可以一日千里,達到目的地。現在對我而言,只要行動,行動,再行動就能達到創造「台灣品牌」的目標。

關鍵字: 陳郁秀台灣紅美感台灣色彩

2014-12 第012期

智慧城市創造生活大確幸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