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民主是不是個好東西?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12 第012期

民主是不是個好東西?

黃清龍 旺報社長

撰文 / 黃清龍

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曾說:「民主是個好東西。」可一提到「民主」,中國人就很糾結。以前是和西方人衝突,隨著大陸經濟崛起後「制度自信」的提升,這類的話語權之爭已漸隱沒。不料最近因為香港佔中運動,台灣馬英九總統幾次「插話」聲援,引來大陸官方的譏諷;於是「民主」二字,又成為兩岸三地的爭拗焦點。

到底中國人適不適合發展西方式的民主?這是個大哉問的老話題。在泛華人地區,台灣被視為民主發展的先驅,新加坡次之,接著是香港,然後才是中國大陸。也因此馬英九才會以「民主先行者」的姿態,說出「希望中共先讓一部份人民主起來」這樣的話來。但李光耀可不這麼認為,他說西方一些人希望看到中國實現西方傳統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事,「中國將發展其制度和體制,但完全是中國式的。」

民主制度 國民要有國家共識

不只李光耀這麼看,許多第三世界的知識份子也認為「西方民主」不能隨便移植。因為有效的民主制度,必須有一前提,就是國民有「國家共識」或「核心價值」,投票才能真正選賢與能、挑對政綱,否則連「我們是否屬於同一國家」,或「我們國家是否要有宗教」一類問題也眾說紛紜,投票的輸家就不可能願賭服輸。

放眼今世,不得不說,那些尚未能實施有效統治就進行民主化的政府,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會遭受失敗。這類例子很多,例如埃及變天後,國民一半支持保守伊斯蘭主義,一半支持西化改革,誰也不服誰;烏克蘭是親俄、親歐分裂;泰國是城鄉矛盾;伊拉克是教派衝突等,都反映共識政治的失衡。

也因此,最早提出「歷史終結論」的日裔美籍學者法藍西斯.福山,最近出版新書《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大幅修正他的理論,引起很大關注。

福山最為人所知的是他在1989年前蘇聯垮台之後發表的宣言,他宣稱自由民主制的誕生代表歷史的終結。2007年筆者在美國進修時,曾經在喬治城大學聆聽他的演講,當時因為小布希在九一一後發動了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許多人認為那都是美國新保守派藉用福山的歷史終結論,所進行的一場侵略戰爭。面對聽眾提問,福山沒有直接答覆,但他暗示自由民主政體並不能倖免於停滯和衰落模式。自由民主政體或許也必須被某種更好的制度取代。

《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這本書就是福山給出的答案。他不再堅稱西方民主是人類歷史的終結,反而強調民主制度始終只不過是政治穩定的一個組成部分,在錯誤的情況下,民主制度也可能成為引發不穩定的因素。福山的核心論點是:一個秩序良好的社會需要三個構成要素:強政府、法治和民主問責;而且三者缺一不可。

很顯然,正是美國日漸衰敗的民主政治和中國愈發成功的國家治理,給了福山的新理論最為堅實的兩大經驗事實支撐。在十一月的美國《外交》雜誌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America in Decay(衰敗中的美利堅)的文章,文中寫道:「雖然在理論上,民主政治體制有利於改革的自我糾正機制,但它也讓強大的利益集團能夠以合法的方式阻擋迫切需要的變革,最終導致整個體制的衰朽。」在他看來,「強大的利益集團」利用其金錢,既腐蝕了美國的法律程式,也綁架了其民主程序,造成了只符合利益集團金錢意志的變質的「強法治」和「強民主」。

中國夢 七大特徵異於美國夢

所以福山才會強調,最重要的是把順序擺對。民主並不是第一位,強政府才是。而放眼全世界,毫無疑問,中國政府該是最強大的,因此又有「中國夢」蓋過「美國夢」之說。旅居新加坡的中國學者石毓智曾有專文分析《「中國夢」區別於「美國夢」的七大特徵》,指出中美之間的根本差異,就在於前者是集體主義,追求的是國家的富強、民族的振興與光榮,後者則是個人主義,強調的是個人的富裕、成功、自由和快樂。福山的新論述,隱然成為中國大陸堅持其社會主義特色的民主集中制有力的支持者。

但馬總統作為華人地區最早實施西方民主制度的台灣領導人,顯然難以接受這樣的說法。他說「從來不會妄想,認為大陸會很快走向民主」,但又強調「希望證明給全世界華人看,本來是舶來品的民主,在純粹中華土壤上可生根、發芽且成長為大樹。」

馬總統或許應該聽聽習近平怎麼說。十一月APEC北京論壇上,習近平會見他的全權代表蕭萬長時提及,兩岸要「尊重彼此對發展道路和社會制度的選擇」。言下之意兩岸是兄弟登山,最好各自努力,不必強加對方。

再不然,馬總統也不妨重溫國學大師南懷瑾30年前就提出的說法。南懷瑾被問到21世紀是否為中國人的世紀時,他的回答是Yes,但強調並不是一般所認為的那樣。他說:「所謂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應該是一個以共產主義的理想、社會主義的福利、資本主義的方法、再加上中華文化的精神為內涵的中國人世紀。」

關鍵字: 黃清龍民主台灣中國

2014-12 第012期

智慧城市創造生活大確幸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