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都市再生 老屋重修舊好

創意生活 / iLife

都市再生 老屋重修舊好

撰文 / 楊素

2015-1 第013期

  • 「MiracleXHOUSE」,是由民間全額修繕的日式歷史建築。(楊素提供)

  • 修復後令人驚豔的樂埔町後院日式庭園。(台北市文化局提供)

  • 「瓦豆光田」前身是一間牙科診所「民新齒科」。(取自網路)

  • smith&hsu現代茶館(衡陽店)空間。(楊素提供)

  • 大稻埕在地產業氛圍逐漸被文創商店所感染。(楊素提供)

如果把都市視為有生命的機體,無疑地,城市也必須面臨新生、繁榮、衰敗的節奏,想要讓城市維持新生的活力,就必須以各種方式探索都市再生與活化的可能,並激勵民間的力量成為催生都市再生的助力。

最常見的更新方式就是整區拆除、區域整片重新開發。但有越來越多案例發現,整種抽筋換骨的更新方式,不但付出社會成本最高,更割裂了在地的情感與文化連結,要活化都市機能,重現活力,有時後透過老屋整建維護、推廣新生功能,鼓勵市民對老舊建築的軟、硬體進行改造,反而能透過文化的力量,延續歷史脈絡,展現城市再生新風貌,創造與環境共生的新空間體驗。

民間力加入老屋有新生

類似都市再生策略在台灣已日成主流,全台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也不例外,隨著都更越來越吃力,耗資鉅大,越來越多公部門與民間有心人透過老屋與街區新生的動力,試著讓城市找到新生的力量,讓老房子盡情述說屬於它們的時代與故事,保存城市記憶資產,。

更重要的是,在老屋新生的過程中,透過與文創力量的結合,使得老屋成為社區、在地的文創新節點,更衍生出迥然不同於一般專業化、園區化的文創魅力,讓文創的能量與日常生活有了更強的連結與可能性。例如,由台北市文化局推動「老房子文化運動媒合計畫」,就是透過鼓勵民間企業與團體投入各處閒置老屋修復與活化使用,為都市活化找到新方向。

過去,由公部門編列預算修復所屬房舍並經營是老屋整建的唯一途徑,不然就只能不斷開罰,要求管理部門善盡維護義務。但透過這項新的媒合機制,市府與各建物所有權單位合作,以公開評選修繕與未來營運管理維護計畫的方式,徵求修復再利用經營團隊,以結合民間經營團隊資金與創造力,借重私部門的效率,卻能讓老房子的搶修與再利用更為即時。

一棟棟精采的老屋,都是在很強的歷史與產業脈絡下,同時注入文創與歷史意義,找出活化的可能性,讓老屋成為文創工作者展現各種創意實踐的空間,並透過此一結點,改變整個都市、街區風貌,呈現全新的文資保存方式。就都市而言,則是透過新生的文化創意路徑,形塑都市的文化景觀。

但因老屋修繕經費龐大,且須以可逆性、不損害原有建築功能、結構、利用價值為原則,同時每月仍要收取為數不斐的租金,因此文化局在使用費率上,係依建物毀壞狀況與業者投入金額高低給以不等程度的優惠,並在使用年限儘量延長,希望創造民間投入的誘因。

一年多時間下來,近20棟有象徵意義的老房子找到新夥伴,讓十餘年來各公部門無力修復文化資產的困境得到紓解,更讓許多形成治安與都市景觀死角的頹敗建物獲得新生。也創造了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和松山文創園區之外,另一種結合舊建築與創意環境的文創能量發散的新型式。

例如與中華路西本願寺遺址近在咫尺的「輪番所」;微風廣場後方、由日本戰備糧倉變身為文化糧倉的「一號糧倉」;陽明山山仔后麥當勞旁、昔日農業試驗所宿舍,更將打造為電影人深入交流的台北驛站,可望成為台灣電影幕後製作資源中心、電影創作教育中心。

以珠寶盒打造金工屋

其中,位於新生北路3段62巷24號的「MiracleXHOUSE」,是一棟由民間全額修繕的日式歷史建築。尤其透過大亞創投協助金工創意團隊米洛克設計,爭取行政院國發基金挹注,讓這群熱愛藝術、文化的年輕人從金工銀飾設計繼續跨足文創通路,並讓這間原本滿是跳蚤、蚊子的舊屋成為光華耀眼的「珠寶盒」。

這棟二層樓日式洋風建築,屋身為洗石子基座,牆身開圓窗,山牆下半部外飾雨淋板,窗戶為出窗設計,造型特殊。過去因隱身在巷弄高牆之內,常被人誤以為是陳納德官邸,但經過仔細考據,才確定是前央行總裁徐柏園、審計長及國策顧問張導民的官舍,並於2006年公告登錄為歷史建築。但長年以來由於欠缺維修整建經費,一直廢棄而少人聞問。

但米洛克團隊進駐後,用對待珠寶方式對待老房子,「珠寶盒」如今已是最時尚的文創新景點之一,民眾能在精心維修的老屋裡,同時體驗珠寶與金工美學的細緻,並享受咖啡、美食與義式手創料理;此外,老屋新生更把圍牆打開,讓內外視野更通透,也一併認養鄰近空地,所以從一旁的玻璃吧檯區放眼望去,盡是讓人心曠神怡的綠地,也開啟文化資產與創意新舊融合的無限可能。

樂埔町復活日式庭園

搶在跨年前開幕的「樂埔町」位於杭州南路二段67號,前身是舊錦町日式宿舍,面積近200平方公尺,興建於1920到30年代,早期係做為林務局中級官舍使用,採曲尺形平面格局,院內並有山水、山石、石燈籠林立。因長期疏於管理,水泥牆內的木造建物逐漸腐蝕而荒廢殘破,庭園基地雜草叢生,綠覆滿地蔓延。

這棟歷史建築也是透過老房子文化運動的協助,全新改造原本已嚴重受損的木構建築,結合現代技術與舊有修築方法,細心排列、修補,重現極美風華;經營團隊並邀請日本專業團隊Landscape Design與著名景觀大師箱根植木,打造純日式的景觀空間美學,提供結合「景、食、藝」的精緻服務。

如今,走在杭州南路上,很輕易就能在華光社區附近發現這棟低調奢華的更新老屋,尤其原本密不透風的圍牆,改為一根根鑄鐵組合而成、充滿川透性卻又不失低調的布局方式,更讓樂埔町的外觀相當搶眼。

為維持品質,樂埔町的參觀解說與餐廳均採預約式經營;未來,內部也會不定期在以示範講座導覽方式,與民眾分享關於植物染、中國古書編輯設計、手作工藝、當代藝術等課程,讓民眾探索都市時,可以透過人與屋與藝術的深刻連結,多一處心靈休憩的據點,讓新生的老屋從歷史記憶中更加快樂茁壯。

重修舊好燦爛老屋顏

老房子文化運動推動後,已促成22棟文化資產建物修復再利用、節省公帑近3億元,未來台北市部分約有70多間公部門產權老屋仍在等待企業界投入修復。

但除了公部門主導修繕整合的模式,或是文創園區型的大型歷史空間外,台北市的街角巷弄裡,也有不少民間產權的老房舍,充滿懷舊氣息,正等待有心的協助與投入。這些老房子,有些還有人居住,有些則是毀壞待修、閒置多年,也因此催生了由都市發展部門推動的「老屋新生大獎」。

這項獎勵計畫是以獎金鼓勵民間與企業將老屋修繕後參展,並由公部門整合行銷,以發揮亮點擴散與教育公眾的功能。尤其,老屋積累了長年的歷史與人文視角,在對外觀與內在生活條件進行必要調整後,不但不再是景觀殺手,甚至可以協助社區找到新的定位與商機,更是城市活化的重要嘗試。

就居住者與使用者而言,舊空間的重新打造,其實反映了保存過往情感記憶的氛圍,以2014年老屋新生首獎為例,係由位於延平北路二段的「瓦豆•光田」獲得。這棟百年老屋原本是一間牙科診所「民新齒科」;老醫師的孫子江先生雖然已不再是牙醫,但抱持著對父祖輩的感恩,以及澆灌夢土的堅持,打造這棟榮和傳統與現代的特色建築。

透過重新強化老房子的結構安全,賦予老家具、老診所物件不同功能,加強燈光設計,這棟老屋新生為一棟深具古意的工作室,發揮空間再生效果,更打造出生活藝術共生新面貌;獲獎後也成為大稻埕人文景觀的新亮點。

至於銀獎「smith&hsu現代茶館(衡陽店)」,原本則是衡陽路32號一間一進一過水的三層樓傳統街屋,起造自日據時期,光復後陸續改建。經精心設計後,不但透過老照片及相關建築資料,將原有面貌、內涵做了最大程度保留,巧妙連結周邊環境的歷史感,展現極強的故事感與傳承意義。

在這棟看似新潮、簡潔又充滿溫度的老屋中,一樓是精美茶具的展示空間,二、三樓則打造出兼具傳承、創新的英式品茶空間。尤其為彌補長型街屋常見光線不足問題,設計者還特地營造一處打通三層樓的採光挑高天井空間,從3樓可俯瞰1樓的吧台,並保留原建築斑駁的水泥、磚面牆壁作為背景,充滿復古的美感。

街區活化URS針灸紋理

當然,老屋的重建新生除個別房舍更新,如有公部門資源挹注,往往能透過街區整體更新、街道與公共設施調整,結合在地脈絡,引進文創能量與規劃,從而產生更可觀效果,而不光是是以商業機制與仿古的造型,透過庸俗化設計的老街化賣場而吸引遊客。

例如台北市規模最大、區域最廣、保留最完整的清代街區「萬華剝皮寮」,重現萬華百年前的文化歷史景觀。如今,在廣州街通往龍山寺的路上、老松國小旁,輕易就能發現這片修復得相當精緻、復古的清代老屋蹤跡。

在地人氣擴張,也使各類文創活動迅速往剝皮寮街廓集結,周邊飲食、小賣店商機屢創新高,更與龍山寺、青草街等既存觀光景點形成有機的良性循環,更多附近老屋隨之啟動更新修復。古蹟活化因此形成都市再生的動力源。

另一處值得大書特書的歷史街區,則是記錄台北百年風華的大稻埕、迪化街。市府透過容積移轉及都市設計制度,不但保留歷史街區與大批磚紅色的傳統建築,更讓當地保留了年貨、布匹集散等緊密共生的傳統產業。

但這還不夠,為讓傳統街區找到全新能量,市府在迪化街試驗性推出都市再生基地(Urban Regeneration Station,URS),有別於「拆除重建」的推土機式都市更新,而是將適當的公有閒置空間,公開徵求民間團體提出具有創意的使用計畫,在限定期間內委託其經營管理。希望透過文創與對話的力量,活化古建築群,並把整個街區以「再生」為主軸縫合起來,將空間開放給每個對城市充滿熱情的人共享。

從第一間URS127於2010年5月揭幕開始,一間間URS蜿蜒在迪化街上,不但帶給周邊商圈全新的想像,更成為文創團體、產業在地接合的平台,如同針灸,將城市的氣結漸進打通;隨進駐單位不同,各有不同經營方式與氛圍,將更多元創意注入傳統區域。民眾也可信步走入一間間舊建築,品味老屋再生的韻味。

就像圍棋落子,一處處URS布局,由量變帶動質變,在功能各異、由私有空間改造為公共空間的URS中,可以看展覽、聽演講,可以在庭院品咖啡,甚至尋找創作靈感,以最近距離、慢活節奏貼近文創真面貌;或偷得浮生半日閒,分享共同感動,創造更多的體驗行程。

迪化街3年40個性店

於此同時,包括小藝埕、民藝埕和眾藝埕等商業性質文創店家也陸續進駐大稻埕;因街區氣氛轉變,個性商品、咖啡、餐廳越開越多,帶動在地產業氛圍轉型,3年不到,超過40家個性商店在大稻埕落腳。越來越多茶行、南北貨商店不是更新店面與擺設,就是透過老屋改造,積極與文創企業合作,為傳統商品找到新產銷方式與獨特氛圍。與傳統南北貨大異其趣。

更因蘆洲線通車的地利之便,加上迪化街靠近民權西路端老屋逐次修整完成,有越來越多新興消費、文創商店開始由永樂市場端向北街遷移,使整個街區範圍更大、功能更完整。並由原先散居在巷弄中,慢慢地搬到迪化街店面上,為這條萌出新活力的老街道再添風采。

老房子是城市文化最重要的敘述者,亦是承載城市記憶與情感最重要的符號。因此都市要更新,重點絕非在拆除重建,或複製高聳的壯闊建築;更大層面上,應透過老舊建物更新、維護,讓城市透過傳統與歷史汲取養分,融合創新發展,關懷老街、老屋,讓老街區產生新創意與更豐富的城市記憶。

換言之,取徑文化,都市更新重點在活化而非開發,這也是台灣積累數十年城市規畫、發展後逐漸達成的共識。也唯有與在地文化、產業、社群緊密結合,鼓勵更多文創產業聚落發展,才能賦予更多元的在地意義,從藝術到文化、從消費到飲食,激勵城市活力,也為市民打造更宜居的人性空間。

2015-1 第013期

智慧文創大爆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