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婉君當道 誰與爭鋒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5-2 第014期

婉君當道 誰與爭鋒

黃清龍 旺報社長

撰文 / 黃清龍

台灣九合一選舉被視為是一場「由網路主導的選戰」,這是台灣選舉史上頭一遭。根據社群網站Socialbackers選後公佈的六都選舉相關統計顯示:候選人的得票數與臉書統計資訊完全符合。例如以超高票數勝選的陳菊、賴清德、柯文哲、林佳龍,他們在臉書粉絲頁的數據,包括按讚、留言及分享數都遙遙領先手;反之,連勝文、胡志強雖是大選區、選民多,但數據卻不成比例的少,早可預見落敗。

選後台灣於是出現一個新詞:婉君,意指「網軍」。但此網軍並非專司網上監管刪文,而是透過對網路大數據的掌握,提供決策者或單位應變策略。其中最典型的是柯文哲應對MG149帳戶事件。

大數據時代的選戰

柯陣營有一個編制僅五人的小組,他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從1400萬人次的台灣臉書用戶按出的6億個讚的海量數據中,監測網路輿論,進而對柯提出具體因應建議。當國民黨立委羅淑蕾引爆MG149案後,柯陣營原本要冷處理,但五人小組發現,網路上討論柯的所有文章,每天有60%繞著MG149打轉,根本冷不下來,而當時柯擺上網路的政見,則無人聞問。大數據同時也顯示,對手連勝文的財產問題,也被大量討論。最後,當柯文哲召開記者會發表「光明磊落」聲明反擊MG149案後,數據顯示MG149的聲量從尖峰的80%驟降到10%,壓力全部轉到連勝文身上。

善用大數據不但幫助柯文哲打贏選戰,更在他上任後成為新的「數據決策」風格,影響所及,就連行政院毛內閣也不得不換腦袋,強調要把大數據、資料開放等概念落實於政策。為此,行政院還舉辦「網路發展趨勢研習營」,邀請柯文哲的「網路軍師」為各部會首長、次長上課。媒體打趣說:「婉君」已成為最重要的內閣閣員,這絕對是中華民國行政史上的第一次。

「婉君」當道並非台灣獨有。自2012年「佔領華爾街」運動以來,一股伴隨著全球化與互聯網普及而來的「微權力」(Micropowers)革命,正快速改變人們原本熟悉的政經運行機制,傳統的政治與社會秩序無一例外地受到「微權力」的挑戰。最近,由納伊姆(Moises Naim)所著的書《權力的終結》(The End of Power),對此現象有極深入的剖析。

3M革命席捲全球

納伊姆指出,「微權力」崛起後,全球權力重心已從政府、大企業、菁英階層等傳統的權力機構,轉移到普羅大眾手上。而「微權力」崛起的最關鍵因素,是全球化與互聯網所引發的「3M革命」。第一個M是「數量(More)革命」,即互聯網滲透後資訊湧現與民眾教育水準提高,令精英階層主導地位不斷削弱;第二個M是「資訊流動(Mobility)革命」,即資訊流動不斷加快,傳統精英難以壟斷性控制資訊與知識;第三個M是「心態(Mentality)革命」,就是普通大眾已經不會再如過去那樣自動地服從權威,甚至對權威採取懷疑以至不信任的態度,促成了社會大眾意識的崛起。

也就是說在互聯網與智慧手機時代,普通大眾(鄉民)已不僅是資訊與知識被動的接受者,更是資訊的選擇者與發佈者,他們人手一機、隨時上傳,構成了海量資訊的來源,也決定了網路上的輿情風向。在這種情況下,原本由傳統菁英主導的資訊生成及流向角色被弱化了,人人都可以是菁英,也都是大眾,傳統菁英大眾化成為趨勢。這種趨勢表現在政治行為上,就是一個按鍵等於一張選票,特別是在採行「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國家或地區,從對候選人的好惡到選舉議題的設定,網路鄉民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不再由政黨、大老或企業老闆所決定。這是台灣九合一選舉所以「改變成真」的主要原因。

中國面對微權力竄起

至於「微權力」崛起後,對全球秩序與權力格局將帶來何種影響?納伊姆認為互聯網的普及,將使得國際強權如美國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無遠弗屆地施展權力;近來伊斯蘭國(ISIS)發起的恐怖行動,令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束手無策,無疑提供了有力論證。但也有人不同意他的觀點,認為還要看這個強權掌控網路新科技的能力如何。

例如美國是最早發明互聯網科技並率先使用於軍事的國家,美國透過全方位信息網的掌握,再結合全球化人才網,造就其舉世無雙的精確打擊能力。這種精確打擊,既可出現於戰場,同樣可出現於商場、學界和政界。簡單地說,美國軍政領袖早已透過互聯網和資訊世代無縫連接,當白宮透過互聯網,進一步整合全國乃至全球公民,納伊姆的去中心論,是否仍然成立呢?

也不能不提到中國。儘管中國還不能說是網路科技的先進國,但憑藉著全球成長最快速也是最大的電商市場的吸引力,再加上全世界最嚴格的網路控制,若說中國將在「微權力」的衝擊下而失去控制力,恐怕許多人都無法相信吧!

關鍵字: 大數據微權力網路婉君鄉民網軍台灣中國黃清龍

2015-2 第014期

新消費時代 商場體驗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