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喀嚓上癮 鍾漢良的攝影世界

創意生活 / iLife

喀嚓上癮 鍾漢良的攝影世界

撰文 / 林采韻

2015-2 第014期

  • 《快樂的藝術家》取材自歐洲街頭。(六龍文創提供)

  • 《晨光的中山堂》是鍾漢良早起的收獲。(六龍文創提供)

  • 鍾漢良在台北寶藏巖拍攝的《偷窺》。(六龍文創提供)

  • 鍾漢良的作品《門的故事》。(六龍文創提供)

  • 鍾漢良在中山堂舉辦攝影個展。(六龍文創提供)

鍾漢良是走紅兩岸三地的演員、歌手,在他「小太陽」的形象背後,是一位樂於享受安靜,喜愛拿著相機,到處捕捉人與自然的攝影愛好者。

玩了鏡頭裡的世界近20年,鍾漢良選擇在不惑之年,做一件瘋狂的事──在台北中山堂舉辦生平第一場個展。

粉絲擁入中山堂 

名為「浮光掠影」的個展,鍾漢良花了兩年時間籌備,過去拍照是隨心自賞的,如今作品要公開於世,他內心的緊張,讓他度日如年,期待中,深怕太大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比我20年前首次發行唱片還要緊張。」開展當天,一批「良家族」粉絲前來打氣,他趕緊用溫柔的語氣叮嚀,「別太吵啊!」擔心粉絲的熱情,會破壞中山堂寧靜的氛圍。

回憶起,多年前拿起相機的那一刻,鍾漢良說,當時他剛出道一、兩年,有次在被拍攝宣傳照時,聽到快門卡嚓的剎那,有種被拍者想要體會拍人的滋味,便在好奇心的驅動下,開始接觸攝影,經常幫周邊的「明星」們留下倩影,「那時代,玩的還是黑白底片,需要自己沖片,我很享受影像從無到有的過程。」

之後,拍照對於鍾漢良來說,就像擺脫不了的「癮」,就算拍戲、唱歌的生活總是倉促,他終有辦法抽出一點點悠閒時刻,「在大陸拍戲,取景地總有美不勝收的風光,只要沒有我戲份時,我就帶著相機到處走走,進入工作外的另一種狀態。」

享受大自然的驚奇

鍾漢良說,他最喜愛補捉的是人與自然,作品《來去匆匆》拍攝於歐洲的街道上,透過鏡頭,他看到一隻鴿子在人們來去匆匆間保有淡定,兩者形成強烈對比;作品《快樂的藝術家》同樣取材自歐洲街頭,一位乍看流浪漢的粗人,畫筆一揮在廣場地面上畫出一幅美麗的女子。

「靜心」和「耐心」是鍾漢良拍攝的竅門,唯有不急不徐,才能看到更多,觀察更深入。就像作品《螳螂》中的主角不是螳螂而是形似螳螂的樹幹,「大自然太有趣了,總會給你異想不到的驚喜。」《晨光的中山堂》是他早起的收獲,天還沒亮,就在現場「蹲點」,他躲在遠處的花窗背後,鋪陳出具有穿越歷史效果的影像。

能靜能動的雙出口

為了這次展覽,鍾漢良笑說自己拍了數不清的照片,「數位相機的好處,就是讓你不停的按快門。」但壞處就是,當你的個展只可選擇50張照片,內心只能不停糾結。

「拍照是需要靠時間專研的,是表達自己的媒介,也是真實生活的反照。」在光鮮亮麗的演藝舞台,鍾漢良找到自己生命另一個重要「出口」,不過他透露,自己可是能靜能動,在攝影之餘,網球是他的最愛。

關鍵字: 鍾漢良攝影中山堂浮光掠影

2015-2 第014期

新消費時代 商場體驗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