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推手站上擂台 台動畫業叫陣陸韓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推手站上擂台 台動畫業叫陣陸韓

撰文 / 陳幸芬

2015-2 第014期

  • 台北影業曾協助《痞子英雄》的後製工作。

  • 台北影業總經理胡仲光。

  • 動畫電影和全球主流,《神偷奶爸》全球票房超過9億美元。(環球影業)

  • 動畫電影產值全球不敢小看,《馬達加斯加》系列電影全球票房18億美元,台灣自製動畫電影。(二十世紀福斯影片)

《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後製工作,集結台灣十多家動畫製作公司得以完成,此舉,展現台灣群體的實力,但也點出台灣動畫公司所面臨的窘境,畢竟《奇人》不是每天都有,過去被視為動畫代工王國的台灣,近年明顯被大陸、韓國給取代。

台北影業為此次參與製作的公司之一,總經理胡仲光在產業深耕30年,他語重心長的說,看到霹靂能以MIT全製作打造《奇人密碼》覺得備感欣慰,但是對於他這位過來人來說,很自然會為後輩操心。胡仲光指出為了打造3D偶動漫電影,霹靂成立了大畫動畫,「除了製作自己的作品,一家動畫公司的經營,也需要靠其他案子的挹注,這條路是有挑戰的。」

台灣動畫優勢不在

談到台灣動畫的發展,台北影業總經理胡仲光直言:「很難說是一個產業了!」早期台灣動畫公司大都為美國及日本動畫代工,幾乎製作了全世界3分之1的動畫。由於長期接受代工的磨練,間接也打下台灣發展原創動畫的基礎。90年代開始,台灣開始自製動畫,作品屢次在國際動畫影展獲得肯定,於是台灣大專院校紛紛成立數位多媒體動畫設計相關系所,培訓動畫人才。

提起台灣動畫產業的故事,胡仲光表示,過去為迪士尼(Disney)、漢納巴巴拉(Hanna─Barbera)代工的宏廣公司,極盛時期原畫師超過百人,不管再急的件都有辦法完成。宏廣2005年推出原創3D動畫電影《紅孩兒:決戰火焰山》,結果票房失敗,也把台灣自製動畫的信心擊垮。之後快速竄起的大陸和韓國逐步取代台灣的優勢,影人與宏廣二家動畫代工的主要業者走向沒落之路。 

目前台灣動畫公司,小規模的依然不少,但是擁有絕對競爭力的不多,更不說開創自製的作品。除了資金不足,缺乏創意也是一大主因。「台灣自製動畫缺乏資金與創意,題材及內容的深度與創意不及美日,加上政府補助金又僧多粥少,因此在國際動畫影展與市場拿不出亮眼的成績。」胡仲光指出,台灣的動畫相關科系內容大多是3D、動畫、影音、特效及剪輯,卻沒有創意、視覺、美學、製程、分鏡、音效等根基課程,忽略美術基礎與動畫原理,變成只教電腦,不教動畫,自然沒有好的動畫作品。

雖然台灣近年來對文化創意產業積極輔導與推動,卻沒有輔佐良好的環境,以致留不住優秀的動畫人才。胡仲光表示:「台灣要發展文創產業,將數位產業列在經濟發展重點項目,但漫畫隸屬於文化部,動畫卻是經濟部,動漫產業變成跨部會的整合,政策與機關各司其職,多頭馬車的結果就是什麼都沒有。」

政府支持力度不夠

胡仲光提到韓國政府扶植動畫產業的積極與完善。「當韓國動畫公司接到會虧損的案子時,政府會提供資金補助,讓動畫公司在無後顧之憂下完成工作,甚至會提出一條龍的全包服務,不但訓練技術,更讓對方持續接受這麼齊備的全套服務。」在台灣由於競爭者多,大家爭相以低價搶奪案子,最後得標者也只能接到最枝微末節的工作,「然而只要價碼一降,就再也回不去了。」

以韓國、大陸為例,韓國的電影署制定國產電視動畫影集播出比例需達50%的保護政策,設立軟體、工業、時尚、動畫、新媒體等五個新科技中心,並成立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提供優渥的工作環境,輔導相關產業。大陸在政府的推廣下產出大量的國產動畫,而看好大陸廣大內需市場、廉價勞力與優秀人才,歐美各國更是相繼在大陸成立動畫公司,變相強化了大陸的動畫製作能力。

胡仲光語重心長地說:「台灣的動畫人才,不能永遠扮演其他國家動畫的幕後推手或無名英雄。台灣政府及企業應該正視這個問題,讓台灣動畫能在世界發光發熱。」胡仲光認為雖然大陸的產值高,但是台灣的品質、態度、控管、效率、生產鏈等是強項,遠非現階段的大陸所能企及。

新媒體時代的契機

當下隨著數位科技進步,新的媒體與平台崛起,有專業能力的台灣動畫似乎又有興起的趨勢。像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投資的西基動畫公司,光是盧卡斯的案子,加上原本的卡通客戶,根本不用再接其它工作。其實對於台灣動畫產業發展,胡仲光仍保持樂觀,「只要找對正確的目標市場,台灣的電影及動畫產業還是值得期待!」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2 第014期

新消費時代 商場體驗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