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奇人奇藝 一步一腳印磨技術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奇人奇藝 一步一腳印磨技術

撰文 / 陳幸芬

2015-2 第014期

  • 拍攝期間最辛苦就是在第一線演出的操偶師。

  • 阿西需要5人同時操偶。

  • 霹靂師傅進行偶的製作。

  • 電影執行導演王嘉祥。

  • 模擬環境中,操偶師必須仰賴想像力。

耗時三年半,砸下3.5億台幣打造的《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光是後製就花費兩年。過程集結台灣近20家大大小小的動畫製作公司,網羅國內頂尖的動畫高手。總導演黃強華表示:「透過這部電影,你會覺得,哇!原來可以做到這樣!完全顛覆了大家的認知,這就是一種成就!」

霹靂學新事物,向來不馬虎,力求扎扎實實。其實霹靂早在十幾年前就成立專門的動畫製作部門,以上億元投資動畫及後製所需要的軟硬體設備,除了動畫部門外,霹靂劇集為了達到更好的視覺呈現,更成立特殊攝影組,強化美術設計、動畫特效等製作。所以霹靂每一檔戲的片頭,才能夠呈現氣勢磅礡的武打特效和立體的動態場景。

購置4K3D攝影組

持續突破創新,霹靂從2010年開始引進全3D動製作技術和設備,對製作團隊展開密集的培訓,2011年與工研院合作引進最新技術,製作《霹靂3D新視界》劇場版3D影片於宜蘭傳統藝術中心播出3個月,緊接著於2013年發表3D《梵天祭》, 2014年推出《519特工渠黎別劍篇》。霹靂大力嘗試3D的過程中,對於硬體的升級,也展現轟動武林的氣魄。

2012年底,購置台灣第一部好萊塢等級、索尼4K高畫質3D攝影組,開始啟動《奇人密碼》的拍攝。進一步累積台灣3D製作能力,正式投資「大畫動畫」,以霹靂第五代黃亮勛為創辦人。成立大畫動畫公司,黃強華想要解決台灣人才斷層的問題,「台灣人才濟濟,連國外都需要台灣的人才,但我們自己卻沒有舞台讓台灣人發揮,這是很痛心的!所以對我們來說,除了文創產業的傳承,我們更重要的使命是要開發舞台讓台灣的年輕人有舞台發揮。」

3D電影製作的流程相當複雜,從製作、拍攝、場景、動畫、道具、演出到影像後製處理等,是一連串極具考驗的過程。《奇人》執行導演王嘉祥表示3D攝影帶來很大的改變與影響,最明顯的是必須重新適應3D攝影的運鏡方式與拍攝節奏,拍攝過程突破過去攝影機鏡框的限制,「過去實景拍攝時,導演拍到的畫面與眼睛看到的差不了多少。但在3D拍攝的時候,必須仰賴豐富的想像力與空間感,也需要仔細定位,以免景深造成鏡頭焦距的誤差。」

打破舊有拍攝習慣

拍攝中需要克服的點很多,像拍攝實景就遭遇決定風格的考驗。「霹靂有自己本身的鏡頭語言習慣,不見得適用於3D電影。因此,必須取捨如何保持前後畫面一致的風格。」王嘉祥解釋。在拍攝3D高規格電影的過程,看似簡單的動作都會被放大檢視,加上搭配攝影機與燈光,一旦某個畫面不理想,就必須調整至滿意為止,這些都會增加拍攝困難度。

王嘉祥認為3D拍攝時,牽涉到背景道具的陳設,場景燈光與鏡頭角度等,走位比傳統運鏡更嚴謹,一個細節不小心就會搞砸一個畫面得重新來過。另一位執行導演鄭保品補充:「攝影機的動線,必須像演員走位納入計算。因為當某個畫面開拍,包含戲偶、操偶、道具、攝影、鏡頭等都在移動,為了提升焦距穩定性,及避免人員衝撞,導演組和攝影師的討論是很花功夫的過程。」

需要兩台攝影機同時操作的3D拍攝,是導演與攝影組的默契大考演。攝影必須和導演及編劇溝通,在彼此的腦海尋找共同畫面,再經過準確的計算才能拍攝。拍攝時的分鏡腳本,也變成攝影師與操偶師溝通的障礙,因為模擬環境中,操偶師沒有實體對象,必須仰賴想像力去彌補空間的不足。

阿西5人同時操偶

拍攝期間最辛苦就是在第一線演出的操偶師。雖然不熟悉3D技術,面對隱藏各種困難的演出環境,違反人體工學的演出姿勢,及適應3D攝影機的定位及走位路線,操偶習慣必須跟著調整,平常簡單的動作突然變得艱難,這類的考驗不斷挫敗他們的情緒和信心,「讓戲偶活過來,就是我們的任務與使命。」像主角阿西是真的木頭機關人,重達25公斤,上戲過程就需5人同時協力操刀,才能在劇中生動寫實。

偶動漫以《奇人密碼》創造一種全新風格的動畫電影,運用現代電腦特效與傳統布袋戲工藝緊密的結合,對擁有豐富動畫影片製作經驗者,具有重要的特色與意義。布袋戲本來就是台灣傳統文化中存在已久的精隨,而擅長電腦技術的動畫人員,就是扮演讓電影可以成功站上世界舞台的重要推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2 第014期

新消費時代 商場體驗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