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文字須在視覺性上談實用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5-3 第015期

文字須在視覺性上談實用

林谷芳 前中華文化總會副會長、台北書院山長

撰文 / 林谷芳

  • 狂草訴諸的是美感而非實用。

兩岸頻繁往來多時,但許多事物彼此都還未能以平常心視之,往往流於意氣之爭,漢字簡化就是一例。

站在大陸,尤其是官方立場的,總說漢字簡化是歷史潮流,自大小篆以迄草書,無不在簡,更何況,簡化之倡議首見於民國時期。卻無視於中國字發展到楷書,基本已不再簡,而比楷書簡的草書,與其說是為書寫便利而在,不如說是為書寫美感而生,它並不用在平時及公文書上。

至於民國時期倡議之說,其實也只是倡議而已,並未被採納,當時極端者甚至以漢字須拉丁化,但亦止於一說而已。

相對於此,站在台灣立場的,也常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將簡化字直視為十惡不赦,而忽略了當年提倡簡化字的時空背景,更何況一些簡化字也只是慣用的俗體字與簡體字而已。

所以說,談簡化字,還得一字一字談才好。

然而,雖說一字一字談,卻必須符合方塊字穩定平衡的美感以及六書的原則才行,如廣寫成广、嚴寫成严、產寫成产,就是以方便破壞了文化,須知文化許多的深刻性就因超乎實用而有的。

除平衡及六書外,簡化還必須以易於識別為原則,有些簡化其實容易造成視覺混淆,像言字旁寫成讠(其實是以手寫體為印刷體),就與水字旁容易搞混,也應考慮調整。

平衡、六書、視覺都考慮了,談簡化,就理之必然,否則,舉其一例,像現在,編書、做平面設計的,都知道繁體字較好使用,因為簡化字缺乏視覺的一體性。  

就這視覺美感而言,大陸現在還有高級知識份子在大力倡言漢字還須進一步簡化,就讓人擔憂了。本來,文化在普羅層次,會更關注於實用性,但文化菁英則必然會更注意到神聖性、象徵性、傳承性的層次,若連菁英都還在此實用性上轉,先不說愈簡是否就愈帶來實用性猶待檢驗,就說這文化美感及意義的忽略,就可讓人擔憂不已了。

文字,不能離開他的視覺性而侈談實用!

關鍵字: 文字視覺性林谷芳

2015-3 第015期

創業世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