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跨國邂逅 世紀當代與萊比錫共舞

創意生活 / iLife

跨國邂逅 世紀當代與萊比錫共舞

撰文 / 林采韻

2015-3 第015期

  • 《狂放的野蝶》以雨為發想。

  • 世紀當代舞團獲得台新藝術節的首獎作品《婚禮》。

  • 施羅德的舞作現代中保有芭蕾姿態。

  • 施羅德帶領十位萊比錫舞者首訪台灣。

萊比錫芭蕾舞團創設於十七世紀,深厚的歷史背景下,卻一直帶有反骨精神。今年台灣國際藝術節,萊比錫芭蕾舞團將與台灣的世紀當代舞團跨國合作,此次的「跨」,不僅跨出國界,也跨越東西方肢體,以及現代芭蕾與現代舞的界線。

萊比錫的藝術世界,台灣觀眾較熟悉的,以多次來訪的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居首。在地理位置上,與布商大廈隔個廣場相對的萊比錫歌劇院便是萊比錫芭蕾舞團的根據地。在德國的歌劇院,樂團、駐院歌手、合唱團、芭蕾舞團等為必備,但萊比錫歌劇院比較特殊,它並沒有自設樂團,而是商請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協助。

施羅德愛上台灣雨

萊比錫芭蕾舞團現任藝術總監施羅德(Mario Schroder)2010年上任,依循過去舞團習以將古典音樂入舞的傳統,持續挑戰自我。近期作品為去年11月推出的莫札特《安魂曲》,在現場樂團、歌者的演出聲中,舞者在布商大廈的舞台上,進行經典作品的二次創作。

今年4月施羅德帶領十位萊比錫舞者首訪台灣的作品《愛的夢境》第三幕〈Corrente II〉,音樂元素結合華格納歌劇《崔斯坦與伊索德》及《魏森東克歌曲集》、芬蘭現代作曲家林德伯格《Corrente II》等。《崔斯坦與伊索德》代表著華格納對於愛情的一種想像,魏森東克則是華格納愛慕之人,一位深具才情的有夫之婦。

施羅德的台灣行,主要受世紀當代舞團創辦人姚淑芬的邀請,他不僅帶來萊比錫舞者,也為台灣舞者編創新作。姚淑芬說,施羅德之前來台尋覓靈感,愛上了雨景和雨聲,轉而誕生了《狂放的野蝶》,以蝴蝶寄寓人群,繪製出人性尋求平衡而陷膠的真實樣貌。《狂放的野蝶》使用的音樂十分混搭,法國作曲家薩堤的作品配上雨聲、節奏藍調、嘻哈等。

總監的柔性教育

在姚淑芬的調教下,世紀舞者練就好功夫,但遇到施羅德稍稍感受了震撼教育。  姚淑芬強調舞者的身體技巧不是問題,癥結在風格。基本上,施羅德的舞作還是以芭蕾出發,因此就算「現代」,還是保有芭蕾姿態,而現代舞者的肢體大多處於解放的狀態,「你看著萊比錫的舞者,在展現跑步的舞姿時,在兼具律動感、速度感之餘,還能夠保有從容的步伐與美感。」姚淑芬說,好在施羅德是一位溫柔先生,與她的個性很不同,台灣舞者便在柔性的誘導下,挑戰不熟悉的肢體動作。

婚禮再度上演

施羅德的柔性,除了對舞者,也發揮在與台灣服裝設計黃嘉祥的溝通上。黃嘉祥多年前曾在美國學習百老匯舞蹈與芭蕾,因此不難掌握服裝與舞者的關係。但遇上施羅德後深覺概念是一種難以捉摸的東西。施羅德給的習題是,服裝要反映現代生活,能夠直接穿到大街上,但又不是一般人平常穿的衣服,這下挑戰可大了。

好在整場演出,在新作《狂放的野蝶》之餘,有另一齣讓世紀舞者熟悉的作品可喘口氣。以俄國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同名作品為發想,搭配國藝獎得主、畫家王攀元的畫作,世紀當代舞團2011年獲得台新藝術節的首獎作品《婚禮》,將再次在國家戲劇院的舞台上演。

2015-3 第015期

創業世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