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洪孟啟: 文化藝術離不開市場

線上焦點 / Focus

洪孟啟: 文化藝術離不開市場

撰文 / 潘罡 林采韻

2015-3 第015期

  • 大眾透過文創產業,更能接觸文化的美好。

  • 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圖為台灣當代傳奇劇場。

  • 文化藝術茁壯離不開市場。圖為書店「好樣思維」。

  • 台灣影視發展生態長年未獲改善。圖為方文山《聽見下雨的聲音》大陸首映典禮。

  • 文化部長洪孟啟暢談文創理念。(文化部提供)

去年底名作家龍應台瀟灑辭去文化部部長後,究竟誰會首肯一肩扛下「官不聊生」的馬政府的文化重擔,一時成為臉書的熱門話題。到了元月下旬,答案終於揭曉,由前台灣省文化處處長、原文化部政務次長洪孟啟升任第二任文化部部長。

洪孟啟雖然沒有龍應台的明星光環──套用社會學的說法,就是缺乏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所說的象徵資本(Symbolic Capital)──但不少文化界人士知道他學養深厚、文化行政資歷完備,事實上早在龍應台辭官不久後,包括台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等人均倡議由洪孟啟真除。

披掛上臉書 回應文資爭議

而洪孟啟上任之後,很快就創下一個紀錄:他在個人臉書網頁上,直接回應有關文化資產保存活化的爭議話題。身為哲學博士的他引經據典,論述精闢,以委婉但不懼的姿態面對炮火,給外界留下深刻印象,也成為第一位能以學術語言直接為政策辯論的最高文化首長。而且他臉書發文回應速度飛快,長篇大論不假思索,展現他對新時代科技掌握的嫻熟程度。

「我們這時代的文化創意產業,離不開科技,因為從盧卡奇(Ceorg Lukacs)開始,文化就被強調是一種生活方式。而科技已成為現代生活的明顯表徵,因此當代文化藝術發展必須與科技結合。」打從10多年前就開始在大專院校教授文創課程,洪孟啟闡釋了自己對文創的觀察面向。

從陳水扁總統上任後,台灣政府便高舉文化創意產業大纛,但也經常遭受非難,包括文化界屢屢質疑文創產業「損害」文化藝術發展、瓜占侵蝕預算等等。對於上述抨擊,洪孟啟指出,文化藝術的茁壯本來就離不開市場,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林布蘭的作品之所以如此豐富,就是因為有佛羅倫斯、荷蘭的市場作為支撐。而莫札特的《魔笛》當初也是寫給一般民眾看的,卻成為歌劇經典,足以印證市場對文化藝術而言不但不是妨礙,甚至是關鍵性的支持力量,這是我們理解文創產業的一個視角。

產業支撐 文化更自由多元

至於某些文化藝術工作者詆毀文創,洪孟啟指出是受到近代思潮的影響,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去蔑視「文化工業」。洪孟啟表示,現代主義學者一直擔心藝術受大眾品味影響而「媚俗」,因此發明了布爾喬亞階級(bourgeoisie),然後把布爾喬亞視為敵人。他們想像出一種資產階級,而這種階級的品味就是腐化的象徵,因此需要高雅的藝術來洗滌人心,就像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所說的,文化藝術必須保有「膜拜價值」。

然而現代主義的說法,在20世紀下半葉受到英國文化研究(British Cultural Studies)學派的挑戰。後者指出,當上流社會在劇院、畫廊欣賞歌劇與畫作時,勞工正為每周兩先令的工資奮戰,根本無暇消費文化藝術,假如文化藝術走向「庸俗化」,始作俑者應該是那些上流階級。此外,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的文化霸權理論,也揭露一種現象:那些所謂高雅藝術的支持者,通常是掌握話語權的統治者以及受青睞的藝文人士,相反地,芸芸眾生的文化才是具有生命力的文化。

洪孟啟表示,英國文化研究代表性學者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史都華‧霍爾(Stuart Hall)更從民眾教育系統出發,發現原本被汙名化的大眾複製文化有其價值,應該重新被正視。當代文化發展不是生產者掛帥,而是消費者主導,文創潮流的前端就是流行文化(Popular Culture),由流行文化進入文創,就把市場的機制引進,在轉換的過程中出現一種現象:在80年代的法國,所謂的文化工業(Cultural Industry)變成複數的產業(Cultural Industries),在這種生產環境中,文化是可以更自由、更民主、更多元的。即使文化藝術複製品生產者具有操控權,但普羅大眾卻擁有選擇權。

文創發展 缺產業調查

洪孟啟指出,上述這些理念成為文創產業後盾,英國也成為最早倡導國之一,早在佘契爾夫人時代便大力提倡,主要包含兩大方向,一是城市魅力如何彰顯出來,二是古蹟的活化利用並結合節慶活動,諸如愛丁堡藝術節、格拉斯哥音樂節等均獲政策支持。創意產業當中的文化藝術不能被簡單視為「商業化」,也不會就此淪落。文創產業回到原本藝文賴以存活茁壯的市場,這個市場不是由少數貴族、巨賈來決定,而是交給芸芸眾生的普羅大眾,由他們來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藝術愛好。

至於文創產業的型態,洪孟啟觀察一開始是創意發想,由創意形成意象(image),意象再變成一個符號,進而成為產品,並由產品價格產生價值,如此形成文化創意產業鏈。但洪孟啟認為,台灣的文創欠缺一種符合產業需求的調查,因此成效無法彰顯,也欠缺施政方向。事實上,早在龍應台接掌文建會後,就察覺此缺口並要求補強。現有的年報大都和產業發展沒有很大關連,需要補強產業生態分析、生產元素、跨界串聯等內容。

洪孟啟指出,台灣文創發展的弱項在於欠缺歐洲所稱的「內容產業」(Content Industries),我們主要借鏡英國的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概念,但認知有偏差,尤其誤解creative的內涵,誤以為重點在於「創意」。從創意到image、符號到價值,這些環節大都很抽象,如何將之化為具體事物與產業生態,就要靠「內容」──content意味著由抽象發想到化為具體產業的過程。從Creative發展到行銷的過程中,台灣的文創產業缺乏content,因此往往顯得很單薄。

但洪孟啟指出,全球不少國家提倡文創產業,但坦白來說,幾乎都是在缺乏基礎工程的情況下去發展,「外表光鮮亮麗,但後面可能是違章建築,大家都在摸索成功之道,也沒有一個國家必然是好的模式。」因此,台灣必須找到自己的文創發展策略。

此外,洪孟啟認為,中國大陸對台灣來說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市場,但不能只鎖定大陸,東南亞、非洲、中南美洲都是很好的文創市場,非洲尤其具有潛力,文化部將加強輔導台灣業者進軍全球。

施政重點 制度化解決機制

在洪孟啟指示下,新任政務次長邱于芸將借重資訊處的專長,強化文化部網站,把文創視為平台以及媒合劑,進行業界媒合與跨界串聯。此外,文化部也將強化與其他部會的橫向聯繫,譬如把文化旅遊的調研成果提供給觀光局,並就影視產業的發展與金管會、財政部進一步商討。

另一位政務次長陳永豐曾擔任新聞局電影處處長,他觀察台灣電影產業10多年來一直原地踏步,將與相關單位、業界會商,設法逐步改善長年問題。在有限任期中,洪孟啟的文創施政重點之一就在於建立制度化的解決機制,「不講一些不務實際、天馬行空的口號」,協助未來繼任者一步一腳印、務實地為台灣文化藝術走出一條坦途。

2015-3 第015期

創業世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