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對抗大鯨魚 獨立書店合作求生

線上焦點 / Focus

對抗大鯨魚 獨立書店合作求生

撰文 / 楊素

2015-3 第015期

  • 出版業面臨產業生存危機是不爭的事實。(楊素提供)

  • 台北國際書展上的「行動書車」攤位,並以格子櫃概念展示獨立書店特色。(楊素提供)

  • 合作社以集體購書拉低進貨價格。(楊素提供)

  • 獨立書店除了賣書,有時也兼賣文創商品。(楊素提供)

  • 獨立書店群起自救組成合作社。(楊素提供)

沒有書籍的城市,宛如沒有靈魂的軀體。也因此,我們須要有更多以文化作為基底的獨立書店,填滿這城市的空隙,也在街角為這許許多多無家可歸的紙上靈魂打造一處棲身地。

還記得梅格萊恩與湯姆漢克斯的經典輕喜劇電影「電子情人」?其中,街角書屋無力對抗大型連鎖書店的劇情設定,宛如預言般也在許多城市上演。台灣自然也不例外,甚至因為網路購物、書籍折扣戰的崛起,讓獨立書店在這嚴酷的資本主義年代面臨更嚴重衝擊。

溫羅汀獨店聚落

不同於連鎖書店以豐富藏書、寬敞空間,甚至富麗堂皇的裝潢取勝,獨立書店強調以在地特色建立書與人的關係,可能是特色藏書、可能是別有個人魅力的店主,也有可能提供可盡情自在吃喝、聊天、充滿咖啡香或酒香的閱讀空間,甚至營造出家的歸屬感。尤其在台灣,經歷許多有心人多年耕耘,獨立書店已成為這社會重要的生活風格與生活價值一種表現方式,而成為城市乃至於原鄉特有的風景。

以台北市溫羅汀區域為例,由於靠近台大、師大,學生消費族群眾多,數十年積累下來,包括唐山、女書店、南天書局、書林等種類各式各樣獨立書店比比皆是,甚至簡體書店問津堂、秋水堂;二手書店茉莉、公館舊書城、小高的店也都群聚在這緊密的街角巷弄中,密度之高、百花齊放,堪稱華人社會罕見。

只是台灣獨立書店曝光雖多,甚至擠身文化部重要行銷的出版產業亮點,或成為偶像劇、紀錄片取材的場景,但相對地,獨立書店的生存絕不輕鬆;尤其網路購物風潮掀起後,網路書店常態性79折販賣圖書,特銷時期甚至會低於合理利潤,打到66折、5折,比一般大型連鎖書店訂價更低,更逼近獨立書店7折的進貨價,也導致利潤微薄的獨立書店被網路折扣戰打得七零八落。

競相殺價生存難

大型書店競相殺價不說,更藉著市場優勢,讓出版社同意採取寄售制度,等書賣給顧客後,才付款給出版社,不但因此把成本與風險轉嫁出去,也使得出版社提供更多種書籍選擇給大型書店。

相較之下,獨立書店雖深入社區,並具獨特專業的選書特性,但相對地也代表獨立書店先天必須面臨需求小眾、訂購量少,沒有足夠市場規模等問題,經銷商自然不敢把完整書籍供貨壓在小額交易身上。甚至實務上,包括一些在寄送偏遠區域開店的業者,小型書店連向上游訂書有時都成問題,更是受創慘重。更別提近年來台灣閱讀風氣的日顯淡薄,物價、店租卻節節高漲,利潤微薄,生意越來越難做,書店早因不堪負荷而出現過一波波倒閉潮,過去十年,台灣書店總數更從近2000加一路下降到千餘家出頭。

一書店力拚一特色

雖然獨立書店特徵是堅持理念,不刻意迎合主流價值而變更書店主題,但畢竟面臨經營挑戰,也必須做出一些改變。例如較能度過危機轉型的業者,多半靠著兼營咖啡、CD、雜貨等小商品支持營運,也有部分在地業者配合九二一震災重建「一鄉一產業」計畫,在書店內陳售公平、有機、在地農產與加工品。

為自救並找出新的生存形式,國內獨立書店先是成立了獨立書店文化協會。但為更符合產業實際的需求,歷經7個月奔走,終於由40多家業者效法小農,合組「有限責任台灣友善書業供給合作社」,並選出在淡水一帶經營獨力書店有成的「有河book」負責人詹正德擔任理事主席,以社會企業的概念,希望集結共同理念的獨立書店互助自助,解決文化出版業困境。

例如獨立書店因訂書量少,通常只能和中盤經銷商交易,導致無法繞過高單價進書成本問題,未來,合作社將藉集體購書,調降到6折進書、7折批給獨立書店,並由合作社負擔資訊平台、倉儲租金、運費等共同開銷,同時聯結特色文創、各地友善環境小農,讓獨立書店更有特色,打造推動在地文化基地,以對抗折扣戰。

的確,同樣商品不同定價,消費者自然會傾向選擇較便宜的網路通路,因此透過合作社平台,在集體採購、進書、配送、聯合行銷平台等創新環節上發揮影響力,的確是一種釜底抽薪的辦法,讓獨立書店不再單打獨鬥,同時解決因為規模小而很難從出版社叫到需要的書、甚至熱賣書會被連鎖書店壟斷等現實問題。

尤其目前獨立書店分散全台,如能透過平台動能,讓規模較大、離市區較近的獨立書店作為細胞,協助偏遠或新進業者進書,也是一種解決進貨困難的方法。

也正如詹正德表示,獨立書店合作社並非要搶食書市大餅,與既有經銷商競爭,「只是要把這塊餅的屑屑蒐集起來,讓小書店能生存就好」,換言之,也就是讓平台化身成各地獨立書店可靠的經銷管道,透過合作,為解決獨立書店困境的公共實驗邁出一步。

需政府有力支援

事實上,獨立書店雖然生意難做,但仍吸引不少有心人投入,尤其是有意創業的青年,加上公部門提供在偏鄉新設書店的補助,使台灣獨立書店數量正逐年增加,個人出版與獨立出版品也有更多機會被民眾所看見。

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在今年台北國際書展中打造的瓦楞紙「行動書車」攤位,並以格子櫃概念展示獨立書店特色,象徵讓書店走入社區、走進偏鄉,培養閱讀人口,讓民眾認識與連鎖書店不同的選書類別,讓偏鄉孩童擁有書籍;不但格外醒目,吸引諸多民眾佇足,或參與專業講座,也凸顯獨立書店的確已是台灣無法忽略的一股文化力量。

只是,出版業面臨產業生存危機是不爭的事實,即便是網路書店也並非獲利豐厚。相對地,大型業者採取折扣割喉戰,也只是反應希望以薄利多銷的方式,在殘酷的生存競爭中存活下來,其實也並不輕鬆。換言之,如果社會的閱讀風氣無法深化,沒有買書、越獨的需求,結構問題根本無從解決,就算獨立書店反應了文化價值與純粹性也很難抵禦經濟的洪流。

例如有出版社業者就曾提醒,為協助獨立書店,許多友善的出版業者已採取較優惠的訂價,但畢竟產業必須將本求利;同時聯合平台進書,是否代表風險共同分擔,萬一出現貨款給付問題該如何解決,恐怕除了要藉運作一段時間磨合,取得各方的運作共識,也需要政府居中扮演一定角色。

是以,雖然獨立書店喊出了「自己的書店自己救」的口號,但相較於韓國等國家,將傳統型書店列為文化重點扶植對象,除提供資源挹注,甚至結合公共閒置空間活化,店面與裝潢修繕,讓業者在減少成本支出情況下,能有放手一搏,藉獨立書店呈現文化多元性的風味,台灣官方雖然已有書店經營的相關補助,但面對業者合作與自救的大動作,公部門除了對平台運作與功能的支援之外,反應也實在必須更快、更即時,甚至更超前,才能協助業者保留這文化的街角與記憶。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開書店的夢想,每個街角更需要這個讓心靈可以停泊、保持溫度的港灣。珍惜並保衛這書店的小小一隅,或許正守望了你我的夢想。

2015-3 第015期

創業世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