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陶身體劇場 陸現代舞新風

創意生活 / iLife

陶身體劇場 陸現代舞新風

撰文 / 林采韻

2014-3 第003期

  • 陶身體劇場帶給世界舞台震撼。

  • 陶身體劇場作品《6》。

  • 段妮和陶冶。

  • 陶身體劇場作品《4》。

  • 陶身體劇場創辦人陶冶。

今年28歲的陶冶,2008年創立「陶身體劇場」,不到5年時間,舞團足跡遍布美國、荷蘭、西班牙、澳洲等重要舞蹈節,今年更被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評選為首批全球6位「新浪潮藝術家」之一,陶冶的崛起,沒有背景、金錢的支持,靠得是舞出自己的信念。

「陶身體劇場」3月底來台起舞,參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擔任藝術總監的「新舞風」系列。林懷民對於舞團的欣賞,從他與大陸媒體的對話可知一二,每問到大陸現代舞的發展,他的答案就是「陶」,他的力推使得去年舞團在北京國家大劇院的演出,得到的關注超乎平常。

沒有東方符號的包袱

陶冶沒有留學國外的背景,創立之初有空的地方就充當排練場,舞作沒有故事只有意念,肢體的呈現講究簡潔精準,相對於國家院團重形式重主題力求金光的風格,被視為一朵在大陸體制外開出來的奇花。 

大陸經濟崛起吹起一股「東方紅」,讓世界的眼睛朝向中國,多少增添年輕創作者被看到的機會,但對陶冶來說,他創作的目的並非要呈現所謂的中國、東方符號,或以異國風情吸引他人的目光,他不過是在跳自己想跳的舞,「我常被問舞團取名『陶』是不是和道教、陶文化有關,事實上也就是我的姓氏而已。」

不在強求什麼,只是把握每個時段的機會,陶冶從小習舞,不過是一個偶然。12歲小學畢業那年,無意中模仿起電視裡的瑜伽動作,發現自己筋骨挺柔軟的,外婆一見幫他報名學舞,「外婆有點補償心裡,因為我媽年輕時也想跳舞,但當時的概念,當工人比跳舞來得有出息。」

離開部隊忠於自己

陶冶說一開始學舞,總覺得跳舞是女生的事,但也沒有特別排斥,之後順利進入重慶舞蹈學校,學習4年畢業後,進入上海武警政治部文工團當文藝兵,有回部隊請來一位在金星現代舞團服務的「前輩」前來上課,開啟他現代舞的視野,不同於一切格式化全為政治服務的文工團,現代舞的自由太迷人。兩年後陶冶下定決心離開部隊,「那時許多人為我可惜,總覺得我放棄在部隊裡可能升遷的機會。」

離開文工團的大門,他在外頭游蕩了一陣,最終如願進入金星現代舞團、北京現代舞團,多次與舞團出國的經驗,讓他看得更多,想要得到的也更多。2006年他自立門戶,2008年創立舞團。  

身體藝術的實踐者

「陶身體劇場」作品的發想過程,像是對肢體的探索,自詡是身體的實踐者,舞作中可見對身體失重、反彈等力量的「測試」。舞團的作品都是以數字命名包括《2》、《4》、《6》等,數字代表的是舞者的人數。力求舞作名稱的簡潔,陶冶說因為他認為許多名稱有誤導觀眾之嫌,有時候多屬無謂的取名。「陶身體劇場」在肢體的特殊性之餘,音樂的使用多屬原創,獨家合作對象為在獨立音樂世界頗具代表、長期投身民謠實驗的創作者小河。 

「陶」的中堅份子有三,陶冶的太太、曾是阿喀郎‧汗舞團成員的段妮和陶冶在北京現代舞團的同事王好,近年接續有新舞者加入。目前舞團的國際邀演已排到2015年,來自全球的委託創作也在持續增加中。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陶身體劇場陶冶

2014-3 第003期

金融給力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