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立足大陸 純血港片再興

線上焦點 / Focus

立足大陸 純血港片再興

撰文 / 王瑋

2014-3 第003期

  • 2013年中上映的《盲探》賣座破億人民幣。

  • 劉德華宣傳純血港片《風暴》。

  • 《救火英雄》將回歸後的香港隱喻為濃煙瀰漫的火場。

  • 《寒戰》編導演以港人為主。

  • 香港導演黃真真和台灣男星張孝全。

劉德華領銜主演的純血港片《風暴》在大陸上映輕鬆破億人民幣,香港導演黃真真執導的《被偷走那的五年》在台灣票房也賣破8千萬台幣。

在此之前,2012年底上映的《寒戰》便打破港片在大陸上映的破房紀錄(超越2.3億人民幣),2013年中上映的《盲探》賣座破億,年尾《掃毒》的票房又再超越《寒戰》。在沈寂多年後,港片就此復興了嗎?

港片熱賣引台省思

同樣的2013年,台灣延續了《海角七號》的風潮,產生了兩部票房破億台幣的「純血」台灣電影,分別是《大尾鱸鰻》和《總舖師》。以本土人物和語言趣味大受歡迎,然而叫好叫座的《總舖師》卻落寞於「金馬五十」,台灣電影的潮流和未來就是如此嗎?

九七回歸之後,純血港片的質與量逐漸下降。所謂的「純血」,是指取材、主創和演出,甚至故事背景都是以香港/香港人為主。但是隨著大陸電影市場的蓬勃發展,香港影人陸續從立足香港進行「合拍」,轉而「北漂」到大陸取材拍片。原先還能以香港市場為主攝製純血港片,但是在市場與資金導向下,主創者和演員也離開香港,日益融入大陸影視工業,於是銀幕便出現愈來愈多以香港主創者為主幹的大陸片。

因為語言和文化上的隔閡或差異,以及取材上的限制,這些香港編導和演員基本上都是投入原本香港就拿手的類型電影上,尤以古裝武俠功夫為大宗,同時融入歷史題材。之所以如此,原因之一在於武俠功夫這種類型電影的工業技術幾乎就是港片的獨門絕活,無人能出其右。大陸本身沒有嫻熟於此類型的導演、武術指導與其他主創和工作人員。說得現實些,就是香港影人可以靠著這身功夫在大陸打工。當大陸電影的投資和票房翻倍成長後,這些香港影人的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拍片預算更是逐步攀升,成為大陸電影工業的主流之一。

北漂不得不然

在此同時,以香港市場為主的純血港片卻如夕陽落山,投入資金下降,拍攝數量減少,影片素質也跟著走低。到了2000年代中期後,似乎只剩下杜琪峰在香港獨撐大局。因為取材關係和創作自由度,以警匪片卓然成家的杜琪峰自然還是固守香港,直到2013才有「全」大陸片《毒戰》投映在大銀幕上。

在2000年的這一個十年,我們可以說香港主創人員北漂大陸有必然和不得不然的原因。香港電影原本就具有強烈的商業屬性,自然要掌握一個日漸龐大的市場和商機。香港市場有限,台灣市場被好萊塢盤據,藉著回歸轉進大陸便是順理成章的選擇。香港影人即便面對語言障礙和文化差異,也因為商業的驅策而加入他們心態上未必認同的「內地」。也就是說,香港影人不見得認同中國與中國人的身分,卻認清現實不會跟人民幣過不去。更何況,電影本身就是一個需要投下龐大資金和大量人力以及卓越人才的行業。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主創者前仆後繼投身於商業類型中,隨著大陸電影市場勃發而擴大製作規格,其投入的資金和人力數倍於港片,從原本兩三千萬港幣的「大」製作,爆發為上億人民幣的預算,投映在銀幕上的規模更非往昔所能想像。幾位主力導演如徐克、陳嘉上、陳可辛、劉偉強、劉鎮偉和周星馳,甚至獨樹一格的王家衛盡展長才,即使藝術面未有重大突破,也都交出上億票房的成績。

內地成練功房

然而,重點不只在於數不完的人民幣。演員需要舞台,導演需要銀幕,哪裡舞台大銀幕多配合鈔票數不盡,人就往哪去。香港影人因此去了「內地」,但是十多年來,他們可沒忘了香港與他們「香港人」的身分。「內地」電影工業成了他們的少林寺練功房,持續讓他們磨鍊技術保持手感,更重要的是,他們保持了商業的敏銳度,不斷審視市場變化與觀眾需求,一旦時機成熟,轉手一翻,回到香港拍出純血港片立刻吃下兩地市場!

《寒戰》的編導演以香港影人為主,宣傳時打著《無間道》以來最好看的港片為號召。精湛的演技,魅人的明星風采,配上港片警匪類型的中最惑人的槍戰和警匪追逐,加以龐大的預算創造出足以力抗好萊塢的眩目場面,上映後迅速打破港片在「內地」上映的票房紀錄,受落於香港觀眾也不在話下,接著挾此聲勢回攻台灣,重燃觀眾對港片港星的喜愛。

其實從前兩年開始,香港影人嗅出了市場的變化,加以身為香港人的使命感,便自覺的要重振港片。一向團結合作的香港影人毫不遲疑的開始拍攝純血港片,重新炮製原本就拿手的警匪類型,同時大陸對題材的管制也較往日寬鬆,《寒戰》順勢而起,席捲華語片市場。接下來的《盲探》和《掃毒》持續走高,到了《風暴》再創高峰。即使產量不如往昔,但是港片的聲勢已然再起!

這些純血港片除了展現港片向來擁有的類型專業和商業優勢外,在意識上更是港味十足。《寒戰》強調了港人自治的專業精神,對自身官僚體制的信賴,暗喻香港可以不受大陸中央管轄而昂首闊步。《風暴》承襲了八〇年代警匪片的主題,再次強調了香港警務人員對香港的犧牲奉獻,誓言保護香港市民,藉此凝具了港人意識;《盲探》充分發揮劉德華與鄭秀文的巨星風采,打造明星魅力,將偵探,警匪和杜琪峰韋家輝拿手的脫線喜劇冶於一爐,完成風味獨具的港式大拼盤;《掃毒》更是精彩,男性情誼承襲自張徹電影,直追八〇年代吳宇森英雄片的陽剛兄弟情,讓人觀後熱血沸騰,喚醒與重塑觀眾所有關於港片的情感經驗;《救火英雄》將回歸後的香港隱喻為濃煙瀰漫的火場,但是信心不減,毅力不搖,縱然步步驚心,還是闖出黯黑的濃煙迎向光明未來。

十足凸顯港味意識

藉由香港電影的經驗可以看到,香港影人務實甚至實利的看待大陸市場,不唱高調,甚至曲意迎合,但也是在慢慢培養與引導觀眾口味。一旦時機成熟,回到香港照樣讓大陸觀眾掏錢買票看「港片」。港片縱然不是全球化,也已經華語化,在保有自身特色與優點同時,也統合「陸」與「港」兩地的商業喜好,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後勢可期!

這樣的歷程,是否對現下極度本土化的台灣電影產生一些啓示呢?大陸市場已經對台灣電影開放了,但是有行無市,徒具口惠。縱然大陸市場有許多潛規則不好突破,秩序也還混亂,更缺少嫻熟的操盤者,但是電影除了商業功能外,更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工具,是文化話語權的代表。在兩岸三地中,台灣一向也是通俗流行文化的領導品牌,卻在封閉的氛圍與政策下逐漸落居下風,難道只能遺憾?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純血港片大陸電影市場

2014-3 第003期

金融給力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