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有創意沒錢挺 台灣還能等多久?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有創意沒錢挺 台灣還能等多久?

撰文 / 陳淑英

2015-4 第016期

  • 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曾直言,台灣有錢人很多,卻只顧自己的王國。

  • 馬雲已成為中國在全球的創業代表。

  • 台灣對於認股的種種規定,讓初期創投不敢出手。

  • 政府應該為創新創業提供友善環境。

  • 蓋茲從過去的創新者,如今是創新導師。

台灣創意人才單就文創領域來看,遊戲、影視、流行音樂、時尚設計、表演藝術等正處於向外發展的狀態,人才尋找大市場進行發揮,本屬於正常的經濟法則,但在順應法則之餘,人才外移的速度若呈現加速的狀態,可見一個國家社會支撐人才的基底出現問題。當社會出現警訊之時,最怕的是外力的加碼,如同馬雲的百億基金。雖然台灣的年輕人有機會被投資是好事,但是如果年輕人的創新創意就此一併被帶走,此時流失的不僅是人才更有可能是國家未來競爭力。

阿里巴巴集團的重要股東包括雅虎、軟銀等,是一家在美國上市的國際公司,公允來說已非純種的中國公司,但馬雲本身中國富豪的成功色彩太重,阿里巴巴很難褪去中資的刻板印象。無論馬雲的百億基金,能否順利進場在台灣成立,此「熱鬧」背後,台灣政府可能還需感謝馬雲,因為他讓台灣的官員認知到投資台灣年輕人的時機刻不容緩,也讓外界更加了解,為何台灣年輕人創業、找資金相較不易的癥結,未來若能打通關節,將大幅改善台灣創新創業的環境體質。

台灣創投 投資膽要大

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便認為,馬雲這登高一喊,希望能夠刺激一下台灣創投和企業的傳統心態,過去創投投資,看重短期回收,因此往往保守操作,太新太有創意的反而不敢碰。此外,過去陸續有不少大企業成立創投部門,但投資的對象,大都是和本業相關,能夠產生綜效的公司,因此格局也有限。施振榮笑說,真正的創新是請不清楚說不明白但潛力無窮,如何智慧型投資的確是考驗,「常常有人問我自建雲是什麼,我常說如果一下子就說白了,就稱不上創新了!」 

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也曾直言不諱,台灣有錢人很多,卻只顧自己的王國,不願拿錢出來給下一代創業家;即使對外投資,也不過想賺更多錢,出發點是利己,而不是利他思維。他比較台灣、大陸與美國的富豪,認為美國精神值得欽佩,美國社會不要求富人一定要低調、高調或做慈善,美國富豪人人有不同的作風,像巴菲特很節儉,比爾.蓋茲喜歡請客,「他們清楚自己要什麼,而不是世俗告訴我,我要在最貴的地方炫耀。」

除了台灣本地的企業和創投腦袋要轉一下,政府的態度更是關鍵,而且需要對症下藥。行政院長毛治國日前強調,台灣經濟轉型需靠「創立方」:創新創意創業三創來帶動。創新能量也在瞬間爆發:雙北提供一站式服務協助青創;政院釋出金華官邸當青創基地;國發會推出「創業拔萃方案」,引進國際資金也要把優秀團隊送出國;於矽谷設立「台灣創新創業中心」;成立以30億台幣為基礎的「台灣矽谷科技基金」。  

矽谷,全球高科技業創新中心,政府砸巨資想要與國際創新創業產生鏈結,值得鼓掌。事實上台灣在創新驅動上表現積極,根據全球創業精神暨發展機構(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公布,台灣創業發展評比自2012年被列為受評國家,已連續3年排名全球前10大,名列亞洲之首,其中「新產品發展」排名全球第1,「新技術開發」排名全球第3,顯示台灣創新研發強度在全球占有絕對優勢。

解決早期資金 下藥不對症

然而從創意、創新到創業過程往往非常艱辛,中小企業處創業諮詢服務中心調查發現,創業最大問題為「資金不足」。創投公會祕書長蘇拾忠分析近期創業方案指出,「可惜沒有根本解決早期資金問題,出現下藥不對症、沒對症下藥、對症亂下藥3種情況。」

「下藥不對症」是針對提供早期資金計畫而言。以「創業拔萃方案」為例。蘇拾忠說,創投投資愈多,分潤比例愈大,最多可達獲利8成。「如果滿腦子想獲利,會找安全標的投,很少會投風險高的早期創業。」又如「創業天使計畫」,國發會5年匡列10億支應,申請者需要得到5名評審過半數支持,加總平均要達70分以上才可以得到輔導。「天使投資只要有一人喜歡即可,不用討好所有人。天使計畫既沒有天使概念,採取補助方式也不是投資,更何況沒有達到早期募資效果。」蘇拾忠記得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曾於101年匡列方案資金9億元開辦「早期階段投資專戶」,該方案成效不錯,可惜考量以創投管理費當誘因有弊端而停辦。

創投制度不佳 應對症下藥

「沒對症下藥」是指目前對早期投資不利的制度。

早期創業需要資金,蘇拾忠常被問到「台灣創投為何沒有意願做早期投資天使?」蘇拾忠拿美國市場解說。美國天使投資人早期投資的平均一股成本約0.1美元,創投投資早期成本則約1美元,上市後股票價格平均一股10到30美元,所以天使投資人的報酬率約100倍,創投約10倍。新創失敗率全球都一樣,約7成不會成功,但只要有3成功,投入100元,賠70元,還是賺30元,30元的100倍就是3000元。美國天使很有經驗,只要看得順眼就投,在美國天使錢很好找。

台灣情況是,現存制度規定股票面額10元,不管早期投入或晚期投入,每股持股成本至少10元,在台灣上市平均可回收股價約30元,也就是說,上市後創投可以有3倍回收。因為全球新創企業的平均成功率約30%,投資早期的平均期望報酬率是3倍再乘以0.3,等於1,也就是不賺不賠。台灣創投不是投100家,會為了降低投資風險,投資前評估再評估,再投個2至3家,可是當創投對這麼早的公司做評估,幾乎沒有一家新創值得投資了。蘇拾忠說,「在台灣創業拿不到創投的錢,是制度問題,不是市場或人才問題。」

又如技術股課稅、特別股一股換一股、初創產業不得發行轉換公司債,都不利創新事業。2000年以前,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中,只要創投投資在高科技早期團隊,創投股東可以投資額的20%抵減個人所得稅。2000年時,因為租稅公平化與自由化原則,取消股東投資抵減優惠後,創投不投資創業,創業家更顯辛苦。

青創家缺錢 錢進不了團隊

蘇拾忠說,避開這些制度限制的辦法,就是到國外登記註冊,這兩年有很多新設網路公司都跑到開曼註冊登記,這些稅收都不會進政府口袋。「這些問題都是行政命令,不用修法,應該對症下藥改掉。」

「創業缺資金,你給空間,給一站式服務,是對症亂下藥。」蘇拾忠說,官網都有窗口,在家上網就應該得到清楚的服務,需要進一步再見面詳談。政府立意良善,可是台灣不缺創新,不缺空間,不缺創意,青創家缺錢,但錢進不了創新團隊。

蘇拾忠說,大陸年輕人忙著賺錢佔領市場,沒有心思創新,顧忌仿冒不願創新,反觀台灣創意佳,人才成本低。「馬雲為什麼來台灣撒漁網?團隊會否被吸走?創新創業能等待多久?」

據統計,台灣去年的超額儲蓄達一兆八千億元,顯示台灣錢依然淹腳目,只是大家對直接投資缺乏信心。投資人可以選擇其他管道賺錢,真正受到影響的是新創業者。如果缺乏良善的創投環境,台灣談什麼經濟轉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創投文創產業

2015-4 第016期

兩岸人才爭奪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