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劇場人席捲大陸 台灣悲喜一念間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劇場人席捲大陸 台灣悲喜一念間

撰文 / 林采韻

2015-4 第016期

  • 《人間條件3》風靡大陸一線城市。

  • 《我和我的午茶時光》以科技藝術征戰對岸。

  • 《美味型男》前進大陸巡演。

  • 大陸交響樂團裡的台灣面孔也愈來愈多,圖為廣州交響樂團。

  • 賴聲川作品《如夢之夢》。

在國藝會的春酒上,董事長施振榮指出,台灣不缺人才缺的是舞台。台灣市場太小,因此台灣人才留在本地發展只能發揮等於一的效果,但是如果前進中國大陸效果多十倍,朝國際舞台發展更可放大到百倍,因此鼓勵年輕人應著眼兩岸放眼全球。

施振榮為宏碁集團創辦人,被視為台灣科技界的領袖人物,熱愛藝術的他,2011年出任國藝會董事長之後,經常以企業思維,試圖為台灣的藝術文化注入活水。呼應他所說的人才擴散效應,國藝會今年正式啟動「國際藝術網絡發展平台」專案,目的就是要把台灣的人才推出去。

國藝會搭建4平台

該專案在表演藝術領域,建構了4個平台,分別鎖定國際、華文地區的交流以及數位、原住民表演藝術的向外推廣。平台的合作夥伴,多半是具有相關經驗的非營利民間團隊。平台成立的初衷很簡單,希望以群體戰取代單打獨鬥,而且有了公部門的資源為後盾,從交流、洽談到談判都多了一層保障和籌碼。   

為台灣人才尋找多元出路,國藝會嘗試以新思維開拓新契機。然而在公部門注入心力之前,面對施振榮口中,可能讓台灣人才發揮十倍效用的大陸市場,不少團隊和個人已經躍躍欲試,如此人才的移轉,代表的是正向的文化輸出,還是負面的人才流失,引發見人見智的討論。

賴聲川是勇闖對岸發展的代表性人物,以作品《暗戀桃花源》打下江山,《寶島一村》轟動大江南北,《如夢之夢》站穩大師席位。他一手幫水鄉烏鎮開創戲劇節,試圖打造中國亞維儂。今年夏天位於上海美羅城的專屬劇院「上劇場」也將開幕。賴聲川的成功,在於他非蜻蜓點水式的耕耘對岸,而是落地生根,與當地製作公司,並肩開拓市場,最新劇目是結合兩岸演員藍天野和李立群的《冬之旅》。幾年下來,賴聲川雖沒忘情台灣,但相較大陸廣大的市場,台灣自然只能扮演他作品巡迴的一站。

賴聲川落地生根

賴聲川在大陸享有一片天,站在不同角度,解讀也不同,一方面可視為台灣創作能量的襲捲大陸,另一方面也可視為台灣人才被大陸市場給吸納。進一步頗析,台灣導演或作品,能夠在大陸吃得開,台灣多元的創作環境,自由開放的思想,多少讓作品與「眾」不同。

而這樣的不同,進而成為重要的「賣點」。最近,兩岸劇場的交流,似乎進入另一階段。過去大多是原汁原味整團、整劇登陸演出進行試探,如今逐漸出現授權、合製等形式,作法更加市場化。綠光劇團人間系列今年首度登陸,以《人間條件3──台北上午零時》風靡大陸一線城市,當地製作公司腦筋動得快,接續提出台灣導演加大陸演員的巡演版,如此組合考量很簡單,台灣導演可貫徹劇本,確保戲中的台灣味,至於使用大陸演員則出於成本計算。雖然此計畫目前還在蘊釀當中,但是類似的模式已經在小劇場發生。

兩岸合作市場化

今年台灣兩齣小劇場製作,《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和《美味型男》由北京哲騰文化引進。周東彥《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去年在台灣數位表演藝術節現身,走科技藝術的手法在大陸挺是新鮮,將以台灣導演搭配大陸演員從北京出發;梁允睿自導自演的音樂劇《美味型男》,傾向改製成較易巡迴的設計前進京滬。台灣知名新生代編劇馮勃棣,本身也是一位脫口秀表演者,今年受大陸開心麻花劇團之邀,將赴大陸駐場演出。 

兩岸除了在現代戲劇互動力強,在傳統戲曲方面,也陸續出現合作機會,看準的是台灣將傳統戲曲現代化的能力。台灣導演王嘉明,2012年與江蘇崑劇院合作的《南柯夢》日前再次展開大陸巡演。國光劇團當家導演李小平,在大陸更是炙手可熱。他為四川省川劇院復排的經典大戲《柳蔭記》,日前在北京長安大劇院首演;今年6月在上海大劇院,由張軍崑曲藝術中心製作、他執導的崑劇《春江花月夜》也將登場。

報酬跨海變人民幣

大陸表演藝術界,對台灣人才招手,可以說從幕前延展至幕後。過去十年,大陸劇場翻天覆地的動土興建,隨著建設一一落成,對於技術人員求才若渴。大陸過去對於技術人員認知不足,多半以民工定位,劇場興起後,思維開始扭轉,但學校培育學生的數量與累積的經驗,不足以支應。像是蘇州科技文化藝術中心、廣州大劇院啟用初期,舞台技術的中堅的份子都是台灣團隊。

對岸如何搶人才,眾多經驗指出,把台灣的報酬,直接換成人民幣就對了,譬如2萬台幣,到了大陸直接變成2萬人民幣。又比如即將開幕的上海迪士尼,價碼可能更高,據聞統籌樂園演出技術的高級主管,一年的年薪約可達到60到80萬人民幣。然而,坐領高薪的背後,被「幹掉」的風險也很高,普通只要1到2年,大陸人才學會後,就要自覺可以離開了。

近年大陸交響樂團中的台灣面孔也愈來愈多,包括廣州交響樂團、杭州愛樂、深圳交響樂團、貴陽交響樂團和北京國家大劇院管絃樂團等。論及台灣音樂家赴大陸工作出於主動和被動都有,理由可歸類為,在台灣找不到適合工作、想體驗不同生活、對岸重金挖角等。平均而言,大陸一級樂團的薪水條件,一般團員月薪介於4000至8000人民幣,聲部首席介於8000至12000人民幣,如果是隔海或是隔洋挖角聘任價碼更高。此外,北京國家大劇院管絃樂團、廣州交響樂團、杭州愛樂等另有宿舍或住房補貼等加給。

如何看待台灣表演藝術人才朝對岸發展,選擇悲觀,恐會覺得人才正流失,站在樂觀面,藝術家需要的是舞台,有更多舞台可以施展,更多觀眾可以開拓不啻為好事一樁。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表演藝術兩岸劇場界國藝會

2015-4 第016期

兩岸人才爭奪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