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歌手奔藍海 台退位成訓練站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歌手奔藍海 台退位成訓練站

撰文 / 陳幸芬

2015-4 第016期

  • 《中國好聲音》製作費用高聲光效果佳。

  • 大陸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重要市場,台灣歌手沒有不前進的理由,圖為ELLA 。(華研提供)

  • 走文青路線的蘇打綠在大陸大受歡迎。(IMC Live Group提供)

  • 林俊傑、蔡依林、李榮浩參加QQ音樂年度盛典頒獎典禮。(華納國際提供)

  • 香港歌神張學友也積極前進大陸。(環球唱片提供)

湖南衛視歌唱節目《我是歌手》第三季總決賽結果出爐,台灣歌手「A-Lin」黃麗玲雖然僅獲得第6名,播出期間也引發台灣收視熱潮。其實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節目的舞台、燈光、音響等幕後工作人員,竟有7成是從台灣到大陸發展,就連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手,像林志炫、楊宗緯、辛曉琪、彭佳慧、齊秦、張宇、曹格、品冠、動力火車、A-Lin、蕭煌奇、信等都是台灣知名的歌手。照這樣的趨勢發展,究竟還有幾位藝人會留在台灣?

近幾年,台港演藝市場迅速下滑,台灣香港藝人紛紛赴大陸尋找發展市場,像《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最美和聲》、《爸爸去哪兒》等有許多台港藝人參與,吳宗憲、蕭敬騰、庾澄慶、王力宏、鄧紫棋、林志玲、陶喆、林志穎等也主持或參加大陸綜藝節目,連中央及地方省級的電視台或衛視的春節、中秋節聯歡晚會,都有費玉清、張學友、劉德華、蔡依林、林俊傑、蘇打綠、吳克群等大批台港藝人的身影。

台灣晚會找不到歌手

大陸市場對台灣人才的磁吸效應有多大?近幾年台灣各縣市的跨年晚會已面臨邀不到大牌藝人撐場的窘境,大陸市場崛起,挾其龐大的市場與資金,對台灣藝人及幕後工作人員擁有強大吸引力,台灣確實無法與之抗衡。

當參加大陸節目的台灣藝人越來越多,像A-Lin、鄧紫棋這樣表現亮眼的藝人,也成為兩岸三地熱門討論的話題,無形中加深了彼此的互動。這些台灣藝人帶動了強大粉絲團的支持,他們的明星效應為參與的節目賺到了收視率,也為提高節目品質貢獻不少力量。

大陸節目製作的大手筆,不斷改良內容,引進優秀技術,節目製作精良,藝人包裝到位,明星效應相對增強,廣告、冠名、贊助等收入也增多,營收豐厚,自然捨得砸錢製作。台灣面積小、人口數量少、製作成本低、內需市場小…等都是發展受限的因素。台灣藝人參演大陸綜藝,一方面引爆大陸綜藝節目的高收視率,另一方面,藝人們也賺得荷包滿滿,就成為台灣藝人在大陸吸金的良性循環,可謂雙贏互利。

其實高額的待遇,只是台灣藝人爭相登陸的其中一項報酬。因參加《我是歌手》而在大陸重新翻紅的彭佳慧,曾接受節目訪談時開心表示:「唱了那麼久,能有一個被重視的機會。其實一開始知道要比賽,真的壓力很大,和經紀人討論了很久,最後決定參加站在舞台上面對挑戰,當時已感覺自己贏了,因為戰勝了自己。」

大陸節目製作費高

音樂人黃舒駿就表示,以前台灣CD市場一年產值約123億元,近幾年唱片銷售萎縮,音樂人只好出走到海外表演賺錢,或是在大陸選秀節目做評審、導師、參加競賽。黃舒駿比較兩岸的談話性節目,台灣因為資金不足、人才流失,只能用簡陋佈景及道具,找幾個名嘴坐著閒聊,做低成本的談話節目;反觀大陸談話性節目一集的製作費,就高過台灣綜藝節目一整季的費用,更高的薪酬、更大的市場,正是吸引台灣人才出走的誘因。

知名製作人薛聖棻指出,歌唱選秀在大陸如火如荼的進行,反觀台灣,因為做久做多了,觀眾的新鮮感逐漸流失,節目收視不再亮眼,廣告不景氣更是內容格局的致命傷。他表示,以往華語流行音樂市場盛傳一句名言:要想在大中華流行音樂圈走紅,新人必須先在台灣紅。所以許多華語歌手優先選擇來台灣發片,象徵台灣扮演華語流行音樂搖籃的優勢,這種優勢在大陸提供光鮮亮麗的大舞台後,已經逐漸傾斜到對岸市場。

田定豐是種子音樂的創辦人,認為台灣是華語流行音樂的製作中心,扮演領頭羊的角色。他說:「我們的眼界更要高一些,華語流行音樂的市場絕對不只在台灣,還有中國、星馬地區等等,只要說華語的地方,都會聽台灣製作的音樂。」

田定豐分析,華語市場相當大,而市場是分眾的,大陸的城市人可能愛聽五月天的搖滾樂,反而二、三線城市居民更愛文青或團體組合。因此,找出自己創作、歌唱的特色,展現與眾不同之處,台灣藝人會更容易尋到知音與伯樂。

某位電視總經理指出,大陸電視節目一年的製作數量太龐大,為製作大量的原創內容,凡是在台灣表現出色的節目,幕前幕後人員都會成為大陸獵人才的目標。他強調,有足夠質量的內容才能群聚台灣人才,做大市場,站穩華人地位。

資金不足台節目難做

不同與大陸擁有強大的資源,資金是讓台灣本土綜藝節目逐漸失去光環的首要原因。據大陸媒體報導,湖南衛視製作播出的《中國好聲音》一季總投資超過5億台幣,《我是歌手》每集製作費也高達2500萬,而台灣的《華人星光大道》每集製作費不到台幣200萬。這樣的費用對台灣而言如同天價,台灣的綜藝節目仿佛回到早期製作模式,每集幾萬元的製作費用,自然捉襟見肘,不斷萎縮。

一位製作人就滿肚子怨氣地説:「你得給我錢,我才有辦法去做;當我看到大陸那種場面,我就知道我沒辦法做出來,因為那需要很多資金。」就有網友質疑,兩岸綜藝節目10年來此消彼長,台灣綜藝如煙火散落,是否真的窮到只剩下《康熙來了》?

吳宗憲曾為此感嘆:「台灣綜藝製作經費已經太低,壓縮到藝人空間。」他希望能多些自製節目,「我們是和尚,電視台是廟,相輔相成,跑得了和尚卻跑不了廟。」言語中透露出維護台灣綜藝節目的自尊,更有著諸多無奈。常在大陸錄製綜藝節目的陶晶瑩也坦言:「如果電視台對台灣綜藝節目存亡還有一分心思,請電視台多投資一點錢做節目。」

台灣學術單位曾調查台灣高中生的流行歌曲偏好與行為,發現高中生8成都使用影音網站,買唱片的頻率低、數量少。製作人陳鎮川就表示,台灣流行音樂人才快速流失到大陸,創作力銳減,學界方面也缺乏產學合作機制,市場恐怕只剩3年好光景。

培育人才刻不容緩

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認為,台灣的影視音娛樂產業,原本是引領華人流行風潮的翹楚,但這件事已是明日黃花,面對各式困境四起;大陸快速崛起的經濟規模門檻、封閉性市場的種種限制,台灣人才出走產業土崩瓦解,最嚴重的事實是台灣自身產業接近崩毀,政府至今仍束手無策。既然政府無所作為,民間只能自立救濟。除了TVBS、三立、民視等電視台成立訓練班培育新人,一些明星也紛紛卸下藝人光環,開設課程培訓演員歌手。像孫協志、FIR樂團團長陳建寧分別栽培「練習生」,阿沁投資3千萬創立音樂學院培養新人,誓言打造媲美日本、韓國的偶像團體。

從《天天向上》、《快樂大本營》,到《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大陸的綜藝節目經過這些年的累積沉澱,已逐漸擺脫了嚴肅內容的年代。由於在網路可隨時觀賞歐美日韓的綜藝節目,大陸觀眾的眼光及需求也變得刁鑽,凡是內容不夠吸引、形式不夠創新的節目早就不能吸引他們的目光。

在市場經濟「內容為王」的宗旨下,大陸綜藝節目短時間可能需依靠台港藝人撐場面吸睛,但節目創意與製作水準的提升,才是更長遠的解決之道。而台灣藝人更需要不斷增強特色及才藝,才能真正被大陸觀眾認同,長久的發展演藝事業,不枉台灣成為藝人搖籃的推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4 第016期

兩岸人才爭奪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