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年薪可買房 陸獵才台灣重傷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年薪可買房 陸獵才台灣重傷

撰文 / 陳英傑

2015-4 第016期

  • 大陸遊戲公司的高薪挖角,讓遊戲人願意一闖。(遊戲橘子提供)

  • 台灣遊戲玩家人均貢獻度高,在全球可以排到前五名。

  • 《刀塔傳奇》在兩岸的單月營收最高達13億台幣。

  • 遊戲橘子逐漸轉型成為網路服務公司,並鼓勵員工內部創業。(遊戲橘子提供)

  • 樂陞未來有機會啟動公司股票選擇權留人才。(樂陞提供)

曾經,台灣遊戲公司所設計出的遊戲,例如大宇《仙劍奇俠傳》、宇峻奧汀《三國群英傳》,是許多大陸玩家念念不忘的遊戲。台灣90年代的遊戲產值僅次於美國、日本,是世界第三大遊戲生產國。北京掌上明珠執行長武春及杭州樂港科技執行長陳博也都是《仙劍奇俠傳》忠實玩家,也都是因為台灣的遊戲而投身遊戲產業,然而近幾年台灣遊戲人才陸續跳槽對岸,造成台灣遊戲公司人才流失。

為了延攬台灣遊戲人才,大陸遊戲公司以1.5倍到2倍的薪酬挖角,更甚者,開出年薪千萬的條件,在台灣當中階主管,但到了大陸遊戲公司成為高階主管,一年的年薪就足以購買淡水的房子,在這波挖角潮下,台灣遊戲研發公司中華網龍,去年就是人才被挖角的重災區。

打擊原創遊戲開發

台灣遊戲人才的文化底蘊深厚,也有著較高的穩定性及忠誠度,讓大陸遊戲公司願意前仆後繼的來台獵才。也因此,原本台灣原創遊戲,數量就已減少中,加上大陸公司的挖角行動,也打擊了本土原創遊戲的開發。

以2013年為例,台灣本土遊戲開發數量不到50款,無法與韓國的5000款,甚至是大陸的2萬款遊戲相較,這也反映在遊戲產值上,台灣已從當年的世界第三大,滑落到亞洲第四大,不敵大陸、韓國及日本。大陸從2012年之後,行動遊戲市場呈倍數擴張,今年預估行動遊戲用戶將達到5億,市場產值達到250億人民幣。

台灣儘管在Google Play的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人均貢獻值)高居世界第五,但多半都是被外國遊戲賺走,Google Play 2014年的遊戲排行榜上,最熱門的手遊,包括被美商暴雪提刑事告訴,抄襲《魔獸爭霸》、《魔獸世界》的《刀塔傳奇》,或是陳妍希代言的《神魔之塔》、《怪物彈珠》等,都非台灣自製遊戲。

遊戲橘子轉型因應

面對大陸遊戲公司挖角,台灣遊戲公司也有所對策,遊戲橘子本身轉型中,除了原本遊戲外,支付、電商、群募都是遊戲橘子新事業,也鼓勵員工內部創業,向公司內部提案,提案通過後,可用成立子公司或者新創事業體的方式來執行,前提是可以協助遊戲橘子轉型成為網路企業作為考量。宇峻奧汀則是每年平均調薪5%,而樂陞科技則是採績效前30%的員工加薪幅度10%作為誘因,未來則會啟動公司股票選擇權獎勵方案。

曾在遊戲公司任職,現為魔方網總編輯吳俊融認為,遊戲產業的人才其實並沒有「直接性」的流失,不管技術面、企畫面或是營運面向的人才,排除掉本來就需要頻繁兩岸往來的高階幹部,大多數的從業人員都還在台灣工作,只是公司是陸資還是台資的差別。

然而為什麼這幾年的台灣遊戲開發商常說找不到人才?他認為太過低廉的薪資,及過度壓榨的人力及時間是最主要原因。

「許多台灣公司希望找到的,是可以從玩法規畫、關卡編寫、技術、美術甚至是行銷及營運都能通包的人才,但卻只能提供非常普通的待遇」,他說,想要在這樣的條件下找到人,困難度就跟「理解女人心」差不多。然而在待遇上,陸資公司能提供的待遇往往都超過兩倍以上,除非有情感或家庭因素,否則很難留下願意繼續打拼的人才。

此外,台灣遊戲公司的加班狀況,已成為常態,因為往往有許多外力干擾,最明顯的就是公司希望遊戲提前上市,或者是在不影響上市時間的情況下,加入許多的數值公式,讓員工時間被重度剝奪,「最後成為惡性循環,也讓員工不願意再繼續留在公司。」

大陸公司預算無上限

曾任職智冠、遊戲橘子兩大台灣遊戲公司,現為可卡米數位執行長王昱椉表示,薪水跟職位,大陸公司給的夠大方,只要你做得到,他們就敢給,更重要的是著眼於未來的發揮空間,先前大陸遊戲公司多半著眼於大中華區,現在更是以全球思維來做遊戲,在這基礎下,遊戲人可以學到的,眼界接觸上,以及躍上國際舞台的機會,絕對比只能立基於台灣的遊戲公司來得更多。「一年之內,你可以做的事情以及薪水,都是過往的好幾倍,任誰都會心動,因名與利都有機會雙收。」

「過往在台灣,智冠、遊戲橘子都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大型遊戲公司,但當大陸遊戲公司大舉進駐台灣,光是崑崙這樣的中型公司,年營收就已經讓智冠、遊戲橘子望塵莫及了,更別提還沒正式進駐台灣的超級大企業騰訊了。」王昱椉說。大陸遊戲公司以預算無上限的方式,在電視上狂打廣告,從行銷費用高達1億台幣來看,台灣遊戲公司完全沒本錢這樣玩。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灣遊戲公司產品經理認為,從過去的端遊、頁遊、社群遊戲轉變成手遊,最大的差異在於開發的門檻降低,加上大陸市場因為低價移動平台推動比過去成熟,增加很多開發者搶食這塊未完全開發大餅,而台灣市場,市場相對小,但競爭者多,加速產業的紅海化,營銷成本又被陸資企業大幅哄抬,導致經營難度大幅提昇,在經營者成本要求下,自然選擇降低薪水族群勞工的成本。

大陸淘汰機制嚴峻

不過他認為,雖然朝大陸市場前進,可以有實質名利及夢想成真的機會,但多半人只看到表面,在淘汰機制上,大陸市場比台灣更嚴峻許多,若狼性不夠,加上無法達到公司獲利的要求,即使進入了大陸遊戲公司,撐不下來,只待了幾個月就返台的人也不在少數。

王昱椉分析,進入大陸遊戲公司後,除了是被公司派回台灣,擔任台灣分公司的高階主管職務外,多半都會選擇繼續留在大陸,畢竟以發展性來看,的確比留在台灣更好。不過也有遊戲人是抱著打拚個4、5年,帶著賺回來的錢自己開遊戲公司當老闆。王昱椉評估,現在台灣有6成以上的遊戲公司,都有陸資背景,「真正的所謂完全不帶陸資身份回流的,其實不多。」

吳俊融認為,外資的各種管道進入台灣,其實就是讓一些「要快要好,要免費比稿,還要認真」的惡質文化產生衝擊,讓一些經營者正視出了香蕉來了猴子的事實,有合理的勞資共識,才能做出能夠進軍國際的產品,而不是永遠都是一堆趕進度配合需求做出來的東西。

「在台灣遊戲公司,做不好不會立刻把你砍掉,頂多就是調職務或是部門,除非實在犯了超嚴重錯誤,不過薪水也很難有太多成長」,也因此即使是結婚生子的遊戲人,有機會也想往大陸公司發展,因為若是賭成功了,那就像遊戲世界裡一樣,解開了另一個成就,人生就進階了。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4 第016期

兩岸人才爭奪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