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安逸VS冒險 兩岸競爭差異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安逸VS冒險 兩岸競爭差異

撰文 / 楊素

2015-4 第016期

  • 大陸學子學習積極。

  • 畢業後要往何處發展,許多年輕人正站在十字路口。

  • 北京方略博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倪國緯。

  • 青佾牒古瓷片與現代首飾結合的創作。

  • 賽博集團在智慧硬體與商售通路方面的優勢。

知識經濟與新創經濟世代,帶來各經濟實體對人才的高度饑渴,台灣也不例外。尤其面對中國經濟快速崛起,從全球最大代工廠變成眾所矚目的世界市場,同時為加速產業升級和轉型,從中央到地方、從政府到民間可說求才若渴,更讓台灣面臨人才競爭的高度壓力。

人才前往中國,尋找更多、更大的機會,範疇更從傳統產業、科技業延伸到第三產業,包括高階服務業、設計業甚至文創產業。「中國大陸追求高大上,台灣則鍾情於小確幸」,一位在大陸深耕文創多年的高階經理人如此形容兩地差異。

高大上VS.小確幸

更有人說,「在台灣也許只能做個幾百萬的案子,在大陸則以人民幣計價,甚至規模更大;看到效果後,願投入更多以倍數計算的經費,主動尋求優秀企業合作,甚至高階人才的薪資也越談越高」。換言之,在大陸有著更多機會,讓有自信的菁英可以挑戰自己。

青佾牒公司執行董事何國全,從90年代就開始在大陸任職外國頂尖高科技企業與一流藥廠在中國區擔任重要職務,在打拼十年後,他選擇放下科技經理人的工作,在北京開創了自己的文創公司,從事於古瓷片與現代首飾結合的創作。就他看來,到大陸發展是大勢所趨,也是經濟全球化必然的結果。

何國全指出,大陸現代化、經濟起飛與對世界開放是同步發生的進程,是全世界資源與力量的齊聚,所以在大陸有更多機會是必然的結果。相較台灣,世界各國在大陸布局更著力、介入更深,就是最好的證明。台灣的生活環境雖佳,但無論企業或規劃的資金、規模、影響力自然沒辦法像大陸一樣。

曾在台灣任公職、媒體業,到大陸發展近十年,目前擔任北京方略博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倪國緯也說,在大陸競爭雖激烈,但是有機會與全球菁英競爭,所能獲得成就與回報也是驚人的。因此,如果人才本身有一定的冒險性格,有強烈的企圖心,在大陸就能獲得最好的試鍊機會與經驗,甚至成功存活。

他也指出,隨著新創與創客經濟蓬勃發展,例如在北京中關村,近期也有越來越多創業咖啡廳成為新創者樂園,創客與創投業者交流熱絡,可能一席咖啡聚會之間就談妥一大單的生意,也營造出更多機會在這城市發生。相較之下,台灣的生活安逸,大家的生活傾向尋求小確幸的滿足,沒有中國大陸這麼強烈的生存壓力,卻也少了相對應而來的龐大機會。

高報酬高風險適者生存

只是中國大陸的高報酬,也無法掩飾這是個適者生存、大魚吃小魚的環境。何國全便指出,專業就是台灣人才到大陸發展的最重要資本,過去20年也有不少精英選擇到大陸發展,但大陸競爭激烈、企業反應速度快,每個人的專業know how都會有消耗殆盡的一天,同時隨著大陸本土力量起來,外來人力隨時可能被替代,也因此使很多人鎩羽而歸,甚至被經濟洪潮所淹沒。

何國全也指出,到大陸發展的台灣人不在少數,可是最近聽到回台重新發展的訊息也很多。其實,僅靠既有的專業,或是幫外資企業打工,相較大陸發展的勢頭,以及全球人才競爭的激烈程度,台灣人才優勢有限;真正能生存的,就是要落地生根,發展自己的事業;他認為,台灣在文創產業方面有著先天的優勢,因為同文同種的文化背景與淵源,讓台灣可以在這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倪國緯則認為,兩岸對接過程中,台灣業者除了對大陸政策法令、市場、司法制度、通路特質需要熟悉,大陸的經營環境以及潛規則,更是讓外來企業包括台商在內很難良好適應的重要原因。但企業要妥善運作,就必須按照遊戲規則走,適應在地文化。只要能適應就有很好的機會。

相同的看法也出現在上海必酷商貿總經理王榮慶的觀點中。他指出,賽博已經在大陸深耕20年了,但迄今仍不敢說已經完全可以掌握大陸的商業邏輯。只是憑著過去努力的經驗,加上賽博集團在智慧硬體與商售通路方面的優勢,比起其他外來的企業更能「接地氣」。相對而言,賽博集團也在扮演在地與外資、台資之間的中介平台,有著更多的優勢。

水很深凡事得求保障

曾參與台資企業在大陸經營文創園區業務的孫小姐則是說,一般來自台灣的企業家或新創者,往往已經適應台灣較為和緩的競爭環境,忽略大陸不但競爭壓力大,而且「水很深」,即便是一同參與項目的合作者,其財力、影響力都不容小覷,稍一疏忽就可能讓原本很有前景的計畫喪失主導性。

更別提過去有許多在地企業,為了營利不斷鑽漏洞,刻意忽略智財權對文創內容、專業軟體的限制與保障,導致抄襲風盛行,甚至有業者精心籌辦的會展活動往往還沒結束,盜版的類似活動就在其他地方橫行,更讓很多承辦文創活動的台灣廠商損失慘重、束手無策,甚至因此失望地放棄既有投資,撤離大陸市場。

甚至,她也說,台灣的創意加上大陸市場,不代表就能碰撞出正面效益的火花。其實,大陸項目乃至於各項活動的落實,都需要官方支持與協助,因此跟政府部門打交道就是一件相當花心力的事,很多看似簡單動作,甚至會因此會受到拖延或不斷修改,對分秒必爭、時間就是金錢的民間企業,也造成很大的考驗;有時一延再延,甚至會讓原本已經蓄勢待發的計畫變調。

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副理事長程湘如除了同樣認同在地優勢與關係的重要性,她也提醒,台灣過去業者登陸都是採取單打獨鬥的形勢,但無論設計或文創,真的要靠配套的人才與產業整合才能發揮優勢,避免資訊落差,同時遇到問題也能迅速解決,這也是人才登陸必須考量的重點。

但談到台灣的環境,乃至於台灣人才關於全球化思維與視野的缺乏,卻是許多人相當憂心的問題。例如程湘如就指出,其實台灣專業人才到大陸發展的數量並不太多,因為台灣的年輕世代往往欠缺一股拼勁,傾向選擇熟悉的安逸環境,真的動念登陸的人,多半是尋求成就與經驗,超過個別經濟考量的人。

台灣年輕人太過安逸

程湘如也指出,讓她相當憂心的一點,就是大陸企業家求知若渴的熱情。她說,只要在大陸受邀授課,大陸企業家即使再忙、在開會,也會抽空到場吸取新知,對不清楚的問題追問到底,出席者力求表現,這種認真、全程參與、終身學習的熱情,相較於台灣通常只會有低層幹部出席進修課程,老闆碰到問題不按專業、只依憑個別經驗我行我素的狀況,大陸企業的積極心態讓人相當訝異。

她也指出,台灣由於市場小,文創競爭劇烈,企業低薪問題嚴重,加上年輕世代普遍欠缺競爭性,因此即便是蓬勃發展的文創產業,都面臨人才不斷流動,工作找不到人的問題;相較於大陸各城市齊聚著外來人口,抱著一定要成功、為生存而戰的拼勁,台灣文創產業雖仍有一定優勢,前景卻讓人相當擔心。

或如何國全所指出,面對世界職場,人才在當今世代已成為稀缺資源,全球都在搶人才,尤其是新創人才,以提供創新能量與國際競爭力。台灣是否已經做好準備?公部門能否提供足夠支援,已開放的市場與環境,結合物聯網的發展,培育出適合設計與文創產業生存的土壤,透過友善的環境與政策協助新創事業發展,台灣才能留得住人才,這也是台灣在發展過程中必須要特別關注的議題。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高大上小確幸兩岸人才競爭

2015-4 第016期

兩岸人才爭奪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