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陳郁秀文創大觀2 造台灣品牌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5-5 第017期

陳郁秀文創大觀2 造台灣品牌

陳郁秀 前文建會主委、台法文化協會理事長、白鷺鷥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撰文 / 林采韻

  • 台灣自然金黃處處。(自由落體設計提供)

  • 北海岸的美麗青水。(自由落體設計提供)

  • 金色的金蘭國宴空間。(自由落體設計提供)

  • 台灣歷史博物館光電雲牆後方透光的空中隧道。(台史博提供)

  • 陳郁秀新書《文創大觀2:台灣品牌來時路》,以台灣紅為封面。(圓神提供)

在台灣社會熱議文創的當下,前文建會主委陳郁秀出版《文創大觀2:台灣品牌來時路》一書,以「原鄉時尚」為核心價值,「國土規劃」及「生活美學」為依歸,透過具體實例的分析與背後概念的探討,分享其對台灣文創產業發展的想法。

2002年陳郁秀擔任文建會主委任內提出「文化創意產業」政策,掀起台灣首波文創熱潮,這項重在幫助產業升級,提升人民生活美學的政策,如今卻遭逢汙名化。

文創助產業升級 遭汙名化

陳郁秀在書序中語重心長,指出「文創」兩字在當前社會雖然無所不在,但產業鏈尚未健全,政府經費未落實在刀口上,成功案例與政府、民間財力或心力的投入不成比例,因而「文創」似乎只是遍地開花,卻未能結果。就如同之前政府喊出的文創六大旗艦計畫,包括電視、電影、流行音樂、工藝、設計、與數位內容等,但因資源過於分散,未能產生領頭羊產業。

陳郁秀強調十多年前推動文創的初衷,是順應時代的轉變,以往資本主義為主的時代,大都是分工明確的專業行業,如各種藝術、科技、製造業、服務業各有其專業領域,各憑本事就可獨占鰲頭。今天網路科技不斷精進的時代,衍生出的創意產業是綜合性的,是跨領域的,需要各種領域的人才共同合作才能成事。 

創意如何幫助台灣打造品牌,如何對上展現在國土規劃,對下落實在生活美學,《文創大觀2:台灣品牌來時路》總計分享了12個案例,其中10個案例為陳郁秀的親身參與,包括「台灣紅」、「台灣青」、「台灣金」的打造;國立台灣博物館的規劃;桃米社區的成形;高運世運會開閉幕的思維;咸豐草的轉型等。陳郁秀透過實踐的過程來證明,文化創意改變環境的可能性。

理論政策落實 首重實作

將理論、政策落實,是陳郁秀長年秉持的處世態度,如同這本書的誕生過程,她不假他人之手,以4個月的時間,親筆拚出8萬字,選擇所有圖片,校對所有篇章,所有品牌故事、實作的歷程,全部儲存在她的腦中,隨時可以娓娓道來。她寫書的想法很簡單,當下台灣文創產業的發展,需要真實典範提供眾人討論學習,但她也十分清楚,創造品牌的過程沒有保證成功的範本,「因為創意是沒有範本的。」   

以國家當作一個品牌來打造,以文化創意的內容和手段來實行,如此觀念可源自陳郁秀留學的經歷。根據她的觀察,法國成為時尚產業的先鋒是有策略性的,早在法王路易十四時就樹立了眾多標竿,他倡導的美鞋、美鑽、美食、香檳隨著時代從宮廷落入凡間,「他在完成凡爾賽宮建築及生活型態的塑造後,就把凡爾賽宮24小時主宰時髦、新潮的方式複製在巴黎人生活當中,他可被視為文創的鼻祖。」他以三千盞燈籠點亮花都,讓巴黎轉身不夜城,同時打造香榭麗舍大道、凱旋門等,在街燈照耀下,觀光業誕生,巴黎成為歐洲旅遊重鎮。

路易十四 讓文化落入凡間

法國是一個十分重視「文化」的國家,陳郁秀永遠記得她16歲時在巴黎音樂學院所受到的震撼教育,「老師問我能不能介紹一下台灣音樂,我頓時發現我毫無所悉,勉強唱出《望春風》的旋律,歌詞還零零落落,我現場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她從那刻起,體會到了解自身文化的重要性。在多年的探索中,陳郁秀說台灣多樣性的生態和多元文化,包括各類藝術、豐富的歷史族群、生活時尚等,像極了鑽石的切割面,晶瑩剔透,熠熠發光,可被稱之為「原鄉台灣」;而台灣現代所擁有的藝術文化、科技發明與現代經營、管理和行銷等,她稱之為「時尚台灣」,「『原鄉台灣』以『時尚台灣』的能量和生命力來磨光,便有機會成就『鑽石台灣』,而『鑽石台灣』的所有內容就是創造『品牌台灣』的基石。」

陳郁秀這番深具理性邏輯的思考,與她身為鋼琴家的背景密切相關,「時常有人好奇的問我,你不是學音樂的,怎麼能夠了解的那麼多?」她笑說,學習鋼琴具有許多層次,進而影響她思考的模式和做事的方法。彈奏鋼琴最基本的是指力、腕力、臂力以及全身力量的適當運用,真正「執行」之後還得由音色強弱、厚實、彈跳等來拿捏使力的大小。如果細節沒處理好,無法演奏出精緻優美的音質,但只顧細節,沒有統整的能力和遠大的視野,音樂便會流於瑣碎,缺乏整體感,因此「微觀與宏觀兼具才能圓滿」。

情感驅動 台灣色彩發光

陳郁秀雖然過去長期在文化行政的領域開疆破土,本質上是一位十分重視感覺和感知的藝術家,她從文建會時期,開始推動的台灣色彩,便是從個人對顏色的情感開始發展。以台灣色彩構築文化意象,是她的信念,「法國是藍白紅三色、荷蘭是橘色,那台灣呢?」「台灣紅」源自那件母親一路拆拆打打添上新線,陪伴她童年時光的桃紅色毛衣;「台灣青」是她踏出家門赴法留學數年後首次回國,

在飛機上所見環繞寶島的水色;「台灣金」則是乘坐高鐵行經嘉南平原時,眼前那閃閃發光、黃澄澄的稻田。

陳郁秀一路走來,身分從鋼琴家、文建會主委、文化總會祕書長、兩廳院董事長至教授、策展人等,無論擔任公職還是活躍民間,她在打造台灣品牌的路途上,從沒間斷過。她笑說擔任文建會主委不在她的生涯規劃裡,但她有幸有這樣的福氣,「之前從事音樂,一切都由我個人完成即可。但是台灣主體的建立,品牌台灣的落實,需要全民努力才能成事。」

她說多年的經驗讓她深刻體會,有理想,有目標,永遠朝著同一方向前進,成功則不遠矣。繼《文創大觀2:台灣品牌來時路》之後,未來她必然還有許多精采的故事可以不斷說下去。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