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可怕小孩黃翊 與庫卡機器人共舞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5-5 第017期

可怕小孩黃翊 與庫卡機器人共舞

黃翊 編舞家

撰文 / 郭士榛 林采韻

  • 《黃翊與庫卡》其實是黃翊對自己的投射。(廣藝基金會提供)

  • 《黃翊與庫卡》新作中增加兩位舞者胡鑑、林柔雯互動。(廣藝基金會提供)

  • 《黃翊與庫卡》對黃翊來說,是一種美化成長過程中遺憾的方式。(廣藝基金會提供)

與機器人共舞!如此酷炫的念頭,編舞家黃翊在《黃翊與庫卡》中實現了。

這部舞作,2012年在台北數位藝術表演獎首度面世;2013年於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開幕演出;今年2月加入兩位舞者胡鑑與林柔雯的新版在紐約3LD完成9場演出,獲得《紐約時報》矚目;4月份登陸北京77園區,今年6月回到台灣,現身淡水雲門劇場。

《黃翊與庫卡》這一路走來,抓住各地鎂光燈的背後,其實是一齣非常內斂且自省的作品。因此當黃翊被問起,「在文宣中指出,這是你小時候的夢想,一直希望能夠擁有一個小叮噹機器人?」黃翊笑一笑,有點難以回答,因為是與不是之間,工業機器人庫卡其實是他自己的投射。

從小扮演完美小孩

黃翊出生時家境富裕,10歲父母因投資失利破產,一家四口從透天別墅,搬入約4坪大的房間。因此黃翊說他從小就知道要當一位「完美小孩」,因為父母的付出與期待都在他身上。他就像機器人一般抽離自己的情感,考試一定考第一,樣樣不用讓父母操心,「直到現在我打電話回家絕對是報喜。」

小時候的養成,也讓黃翊了解到,帶給他人快樂,滿足他人需要的重要性。他用明知不可行卻故意而行的口吻說到,作品有時不應該討好觀眾,但他好像有了服務別人的慣性,在作品《黃翊與庫卡》也不例外,「在紐約有位舞評人,明確點出這點,覺得我某個段落的安排,是為了討好觀眾。」不過在討好和藝術間,後者還是他創作的核心。

因為習慣於完美,黃翊說他上台前,總是要求自己百分之百到位,《黃翊與庫卡》從發展到成型,他投入所有精力,包括撰寫程式。選擇德國產製的庫卡,因為他搜尋全世界最先進的工業機器人,庫卡評選為最好。至於寫程式,學舞的黃翊早在少年時累積基本工,「大多數小孩,電腦裡裝的是遊戲,我則是動畫網頁設計軟體,靠著網路自學,逐漸接到設計案,支持我的創作、更換新電腦、減輕家中的經濟負擔。」

舞作揉入孤獨質疑
 
黃翊從小聽話、友善、表現優秀、不曾叛逆、沒有個性、為人找想,像演員一樣的扮演「完美的小孩」。他說自己直到考上北藝大7年一貫舞蹈系,在老師們的引導下,逐步找到自己,「感謝父母讓我學習表演,舞台成了我釋放壓縮情感的最佳出口。」

《黃翊與庫卡》對黃翊來說,是一種美化成長過程中遺憾的方式,舞作揉入他的孤獨,自我質疑、了解、安慰,以及刻畫一些假象的美好,讓他人放心。黃翊說:「工業機器人動作精確,可說是對我自己的一個投射,舞作中庫卡模仿我的動作,我也學習庫卡的動態,讓自己的身體更機械化,跳舞時擬人化幻想著身體會發出一些聲音以及數據,甚至影響、變化環境。」黃翊進一步希望觀眾在欣賞時,「舞作創造出看起來美好、童真的片刻,希望讓看的人暫時忘掉現實。」

雖然庫卡不是小叮噹,但是黃翊不否認,小叮噹曾是他小時最喜愛的卡通角色,因為小叮噹總是能解決大雄的問題。如果小叮噹依然代表他內心的嚮往,為何編舞時,尋找的對象,甚至要反映的自己,是一個與人型距離較遠的工業機器人,「我選擇工業機器人,除了穩定性外,我覺得人常像是工具,我也是某個國家、某個單位、某個人的工具,工具和工具一起工作很合適,所以我選擇工業機器人。」

廣藝贊助買下庫卡

《黃翊與庫卡》或許是舞作的名稱,事實上在舞台上與黃翊共舞的庫卡,已是黃翊工作室的一份子。2012年在台北數位藝術表演獎決選當日,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到後台找他,開口就問:「採購庫卡需要多少錢?讓我們來想想辦法。」於是在廣藝基金會贊助下,他擁有了一台庫卡。

雲門創辦人林懷民曾說黃翊是位「可怕的孩子」,想必這位「完美的小孩」會繼續以「可怕」的手段,展現他「完美」的一面。

關鍵字: 黃翊黃翊與庫卡數位藝術現代舞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