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星光劇院 黎煥雄解剖自身血肉

創意生活 / iLife

星光劇院 黎煥雄解剖自身血肉

撰文 / 陳幸芬

2015-5 第017期

  • 《星光劇院》演員和創意團隊,陳建騏(左起)、黎煥雄、李天柱、蕭艾、盛鑑。(兩廳院提供)

  • 《星光劇院》描述父子同為劇場導演的故事。(兩廳院提供)

  • 《星光劇院》的劇院只是一個象徵的舞台。(兩廳院提供)

  • 《星光劇院》演員李天柱。(兩廳院提供)

  • 《星光劇院》演員蕭艾。(兩廳院提供)

劇場導演黎煥雄以自身經驗寫下《星光劇院》,他坦言主角就是自己的化身,「這個故事就是我的血和肉。」他表示一開始遮遮掩掩,不希望大家知道這是他的故事。後來想通,「只有真心告解與懺悔,才會引發內心的力量。」

《星光劇院》5月底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排練正如火進行。他說,「某次排練空檔,看著眼前的年輕演員在嬉笑,當下感受到歲月流逝與身體衰老,於是動念寫一個關於自己與劇場的故事。」他強調,《星光劇院》不是回顧劇場歷史或經驗的作品,「我期待它是一個從現在開始,往未來發展的寓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情感非常寫實。」

人生故事以死亡開頭

不同以往東方意象的敘事風格,本劇描述父子同為劇場導演的故事,釋放更多的情感溫度。黎煥雄希望角色包含許多生命故事,「故事的開頭竟然是死亡,坐在觀眾席的導演心臟病發作,之後開始觀看自己的一生,也揭露自己大半輩子不肯面對的事情。」劇場導演在死亡時,透過自我意識的辯證,掀開記憶的片段,尋找生命的答案與真相,開啟一段親情、人生與劇場的旅程,解剖不同世代在面臨人生下一階段時的徬徨、恐懼及自我轉換,貼近心裡底層的不解、困惑、憂傷及憤怒,與對峙生命境遇的態度。

「我企圖說一個橫跨三個世代的大規格故事,好的演員會給予角色呼吸、血肉及更多層次感;角色生命的真實都歸功與演員,我反而被啟發和觸動,然後回頭修正劇本。」黎煥雄認為導演與演員的交流很幸福,《星光劇院》並非真實的劇院,過程有很多衝擊、悲劇及不圓滿,但「劇終時,所有演員穿越時空,不管是活著或是已經離開,一起走進不曾擁有的排練場,重頭來,一起讓《星光劇院》重新排練。」

他說,《星光劇院》在選角時,強調演員能否對應內心情感,及詮釋時間厚度的真實性。李天柱是他的夢幻首選,他認為李天柱對劇場的情感,生命歲月的經歷,是詮釋劇中「導演M」的首要人選。金鐘影后蕭艾飾演與導演M發生情愫,又因誤會而分離的女演員。此外,他特邀京劇名角盛鑑與舞台劇天后徐堰玲,在台上精彩對手。

李天柱挖出導演身影

李天柱打趣說,剛開始看到劇名覺得很俗,等看到劇本後,發現是另一個概念,「我們現在肉眼看到的星星,很可能那顆星早已經不存在,星星的光是穿越了數百萬光年,才到達我們的眼睛,感受到它的存在,這是很有意思的事。」他認為就像許多戲劇、音樂等藝術作品,都是累積了許多世代的智慧跟天分,才流傳到現在,每個人都是一個生命,只是幻化成不同的形體、以不同的形態存在,彼此互相影響。

李天柱說,自己就像是礦工,進入一座寶山一點點地挖,交給導演看能不能用,「黎煥雄把個人經驗奉獻出來,我會想這就是他,果然最後他終於承認,當我對這個角色有一點負面的評價時,導演會說:『不完全是這樣。』我就更確定是他。」他在戲中飾演一個對專業充滿熱情,但對人生很冷漠的人,他不禁思索:這種人創造的東西可能是真實的嗎?可能是真愛嗎?

蕭艾表示,演員在排練場上,表演不好時可以重來,但回顧自己過往生命時,永遠沒有再來的機會。「演員工作給我的沉澱,就是珍惜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盛鑑也提到,京劇與劇場領域並不重疊,但他覺得演舞台劇就是有趣的事。

2013年動念2年籌備

音樂總監陳建騏為本劇創作兩首歌曲,並邀請柯智棠演唱,其中有首改編自艾略特詩作《焚燬的諾頓》。他認為,生命不能重來,無法預期會發生什麼事,因此要更積極面對真實社會。梁小衛也擔任戲劇及音樂的特別演出。

黎煥雄從2013年動念,歷經2年,才完成投射自身經歷的原創作品《星光劇院》,既談人生、談父子關係、更談愛情。他表示,近幾年經歷許多考驗,在重新思考生命並邁入下一階段前,以作品整理自我,希望藉由《星光劇院》與觀眾一起經歷這段過程,給予尋找面對生命轉換出口的另一種可能,作為繼續前進下一段旅程的動力。

關鍵字: 星光劇院黎煥雄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