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從一場下午茶 看兩岸小劇場合作

線上焦點 / Focus

從一場下午茶 看兩岸小劇場合作

撰文 / 林采韻

2015-5 第017期

  • 《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在北京9劇場演出後,導演和演員與觀眾交流。

  • 《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在北京9劇場首演。

  • 劇場導演周東易(中),與參與兩岸小劇場藝術節的舞者陳武康(右)和蘇威嘉。

  • 兩岸小劇場藝術節在北京9劇場展開。

  • 北京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開幕記者會全體貴賓跳躍合照。(廣藝基金會提供)

台灣廣藝基金會近幾年致力於兩岸小劇場交流,今年「兩岸小劇場藝術節」4月起陸續在北京、台北、高雄登場。本屆藝術節重要的突破,在於兩岸「合製」概念的嘗試。合製的劇碼是由周東彥創想、去年在數位表演藝術節首演的《我和我的午茶時光》。

《我和我的午茶時光》來到北京由狠劇場、廣藝基金會和北京哲騰文化三方合作,兩位演員從台灣的改為在地的,舞台技術人員也由兩岸進行搭配。這齣《午茶》4月25、26日在北京9劇場演出四場,4月29日至5月3日移師北京國話先鋒劇場,前四場可被視為磨合,之後可被看作初期的收割。

兩岸合作需舞台磨合

兩岸小劇場為何要尋求「合製」的可能,有幾點值得考量,首先為成本問題,如果一齣戲的導演、演員、技術和行政人員,全數必需從台灣包裹登陸,光是人事成本就佔去製作費一大半,如果只留下核心創作者譬如導演,其餘就地「取材」,不僅省下不少成本,還可以增加作品的移動性,易於因應巡迴大江南北的需求。另外一個重點為「增進了解」,過去許多台灣劇團登陸演出,總是覺得兩岸劇場在作事態度和方式上差很多,如何「異中求同」最好的方式便是在合作的過程中進行溝通和了解。

《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在北京9劇場首演時,心情最緊張的莫過於導演周東彥和製作人吳季娟。周東彥笑稱自己和台上兩位大陸演員是「指腹為婚」,而且是看照片相親。秦震和于雷是周東彥從哲騰文化提供的「相親薄」中選出來的,兩人均為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外表很陽光。有趣的是這兩位演員被「指腹」時恐沒料到,《我和我的午茶時光》可非一般作品,是一齣以多媒體科技為主的小品,演員在舞台上主要面對的不是彼此而是3支iPhone和4支iPad,而且台詞少到幾乎沒有。

要一般台灣演員不說話,只靠肢體意念傳遞角色已經不容易,更不用說大陸演員,因為在大陸演員習慣的是極度外顯的演出手法,言語和情感表現只怕不足不怕不夠,如此慣性剛好與周東彥試想刻畫的科技疏離感,完全是不同的路。在排練的過程中,周東彥不斷引導,不斷磨去他們的「演技」,「他們在舞台上只要一不小心微笑,可能就會破功了,因為他們的笑太可愛了!很容易把觀眾從劇情裡拉出。」

劇場態度需要溝通

但周東彥也發現,這兩位年輕人的長處就是對科技產品一把罩,「自拍」上手得很,完全不用指導,相較台灣版的演員是兩位3C白痴。在與他們的互動中,也引發周東彥對預設的故事情節進行修改,加入一段現場透過微博邀請觀眾上台喝杯咖啡的橋段,「一開始大陸演員很不習慣我的工作方式,在大陸普通導演說了算,演員在舞台的指示給得很清楚,反觀,我一開始花了很多時間與他們聊天,希望他們能夠在過程中給我反饋,一同把作品建構起來。」

在大陸劇場工作,台灣劇組人員總覺得很磨性子,好在製作人吳季娟充滿正面能量。依照哲騰文化的設計,台灣技術人員在完成9劇場的演出後,之後的工作交由大陸人員接手。在合作過程中,吳季娟發現雙邊的概念有許多調整空間,「一回電腦出現不穩定的跡象,我建議在發生問題前要防範於未然,但大陸人員並沒放在心上,直到真的發生問題,他們終於相信我是對的。」

一條寬頻看見兩岸差異

吳季娟強調,大陸工作人員很願意學,只是觀念不同,有機會理解就是好的開始,她進一步指出,劇團到不同的國家,勢必得磨合當地現況,有時也得退步思考。像是此次對狠劇場來說,最訝異的是排練時間和寬頻專線申請的過程。由於大陸劇場的場租很貴,基本上是台灣定價直接轉為人民幣,因此也影響舞台走排的天數,「這是當前完全無法突破的狀況,真的要有心裡準備。」另外,寬頻專線的申請不僅麻煩費用也很高,「在台灣只要打通電話到中華電信,在大陸完全不是這回事。」

由於兩岸差異,不僅台灣團隊要適應,大陸製作單位在過程中也在調適。傅若岩是哲騰文化總監,去年來台考察一圈,除了引進《我和我的午茶時光》,還有另一齣目前在大陸巡演的獨角音樂劇《美味型男》。傅若岩語重心長,大陸雖然市場大但是作戲並不容易,場租貴是其一,其二是民間劇團不像台灣可申請政府各式補助,因此製作公司在推出或紀經一部作品時,很難不把成本考量放在第一位,也很難不評估市場接受度。傅若岩笑說,以他出品的小劇場作品來說,絕大部份所需舞台工作人員,慶功宴時一桌都坐不滿,如此才有巡演的本錢。

芹菜花枝找遍北京

傅若岩舉《美味型男》為例,由梁允睿自編自導自演的作品,在舞台上最具特色的劇情便是型男主廚現場上菜。劇中有盤「芹菜炒花枝」,在台灣找芹菜和花枝到超級市場買就有,但是對於離海甚遠的北京,花枝不僅貴還不好找,在一般餐廳也鮮少提供以花枝為食材的菜餚,至於芹菜在北京也不多見,於是一盤「芹菜炒花枝」就傷透工作人員的腦筋。站在尊重藝術創作的立場,「芹菜炒花枝」在劇中代表的是媽媽的味道,而且源自梁允睿對自己母親的回憶,實在改不得。但是如果站在製作成本的立場,以及未來巡演的便利性,這盤花枝問題不小。

相較於《美味型男》,《我和我的午茶時光》除了寬頻專線棘手,布景道具在當地購買都不成問題,周東彥笑說,「當初我就設定一個前題,所有的東西,不管我們走到那裡,只要有IKEA都可以解決。」

台灣行政前進大陸實習

「合製」是兩岸小劇場藝術節舉辦四屆以來,往前邁進的一大步。提供台灣藝術行政工作者,了解大陸劇場運作「眉角」的機會,以便往後協助台灣劇團登陸。廣藝基金會今年還將安排台灣劇場領域的相關人員赴大陸與當地劇團、公司一起工作,包括參與中國國家話劇院中文版《戰馬》製作,於哲騰文化和袁鴻n劇場實習。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