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英國戰馬說中文 群募創新局

線上焦點 / Focus

英國戰馬說中文 群募創新局

撰文 / 林采韻

2015-5 第017期

  • 《戰馬》在倫敦西區2007年上演至今不墜。(取自網路)

  • 《戰馬》的眼耳都會跟著操偶師動起來。

  • 《戰馬》需要3名演員操控。

  • 《戰馬》演員訓練中。

  • 《戰馬》製作人李東。

英國國家劇院近年聞名全球的指標性作品《戰馬》,中文版由中國國家話劇院製作,目前正加緊排練。說中文的《戰馬》9月4日北京首演,連演近兩個月後,11月15日移師上海文化廣場再演兩個月,之後前進廣州、成都等城市。中文版是繼英文、德文、荷蘭文之後第4個語言版本。

《戰馬》製作成本高達3.5人民幣(下同),如此大手筆的投資,未演先轟動。但當前轟動的主因,不完全是民眾被其藝術的力量給征服,而是它使出來的行銷手段,令人不知其戲,卻能感受到牛B的可能性,而樂於出手買個未來。如此賣票的高明手段,運用的是群眾募資的機制,但操作的方式非常靈活,大大超越台灣群募的「玩法」。

眾籌上線集資破表

日前《戰馬》在京東眾籌上線,上線當日3小時突破50萬,5小時突破100萬,8小時內獲得超過200萬元的支持金額,突破集資設定總額的400%以上。在京東平台上,民眾除了可用等值金額獲得同等數量的「戰馬券」,還可獲得額外獎賞,「戰馬券」不僅可用來換票、購買周邊商品、參加與演員面對面活動,當《戰馬》票券火紅之時,還可升值轉讓獲取差額利潤。此外,能夠帶動話題性的群募產品,製作單位也在研擬中,像是為劇中的馬兒籌募稻草基金。

用力行銷,是《戰馬》上演前的必要之「善」,因為這部戲玩得很大,如果單靠平時的觀戲人口,鐵定只有陣亡一路。中國國家話劇院金牌製作人、對外合作中心主任李東,就是膽敢放手一搏的關鍵人物。李東引進《戰馬》的念頭,興起於2012年在倫敦西區的觀賞經驗,「我坐在最後一排,以為可能會夢周公,最後是目不轉睛的讚嘆,實在難以想像,舞台上的馬完全是由演員操偶完成,簡直像是活生生的馬。」

除了高超的偶戲技法,李東以製作人的敏銳度,看到此劇重要的三個面向,觀賞性、技術性、藝術性。他胃口很大,認為機不可失,「這齣戲有機會將大陸所有的觀眾打開。」意指這齣戲可服務喜看奇觀樂於被娛樂的一般觀眾,也可吸引熱愛藝術追求精緻內涵的專業觀眾,一齣戲能滿足眾人所需,怎能不把握。但李東並沒有料到,搬演的過程不是那麼容易,語言轉化只是最簡單的部份。

馬匹全由人偶操控

《戰馬》2007年在倫敦首演,可謂歷久不衰,這齣描述第一次世界大戰馬與人深刻情感的舞台劇,2011年被導演史帝芬‧史匹柏改編成同名電影。如何在舞台上展現駿馬作戰的英姿,英國國家話劇院長時間與南非翻筋斗偶劇團進行研發,在此之前翻筋斗曾利用兩位演員、踩著高蹺操作高大的長頸鹿偶,到了《戰馬》需要三位演員齊心協力,一人控頭,另兩人各控制前腳和後腳,同時還要學習逼真的馬啼和馬蹄聲。

5月的一個下午在中國國家話劇院正進行《戰馬》的訓練課程,奔馳在排練場上的戰馬是劇中的主角喬伊。李東說,「當初設計的馬以符合英國人身型為要,以180公分為基準,相較華人身材比較嬌小,180斤重的戲偶不僅要扛起來,還要奔跑可不容易。尤其全劇最高潮,是在中後段,也是演員體力最累的時候。」參與《戰馬》的演員是從全中國海選出來的,報名人數達千餘人,進入面試選拔百人,之後篩選出50人,「他們的背景很廣泛,包括中國戲曲、音樂劇、雜技和木偶戲等。」

這群演員主要由英國國家話劇院導演、師資進行訓練,一開始訓練時演員不段碰閉,李東說,主要訓練內容為法國肢體劇場大師賈克‧樂寇的即興丑劇以及

義大利假面喜劇等,「西方演員可能已經熟稔這樣的訓練方式,但對我們的演員來說完全是新的東西,只好靠速成學習勤能補拙,但還是非常困難。」問題在於,如果缺乏這樣的根基,基本上演員無法適切表達人與馬於劇中的狀態。

學習轉換中國元素

最令李東佩服的是,在英國人眼裡戲劇真的是一門產業,「你看到他們排的演員表會大吃一驚,他們有很縝密的替代機制,沒有一位演員被浪費掉了,絕對百分之百的使用你,也能確保全齣戲不會因那位演員出狀況而暫停演出。」

將《戰馬》引進中國,而且決意打造中文版,除了市場考量,李東的心期實更大。

他語重心長,「看著英國的《戰馬》,讓我想起中國的舞龍舞獅,我們擁有的傳統文化元素很多,但缺乏現代的轉換。」他在內心底層鼓舞著參與的團隊,能否見人之長,補足自己之短,開創能讓西方驚豔從中國出發的作品。

關鍵字: 戰馬李東群眾募資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