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社企街遊 萬華街道任我行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社企街遊 萬華街道任我行

撰文 / 陳淑英

2015-5 第017期

  • 「街遊」以街友街頭求生經驗帶你一探台北的另外一面。(芒草心提供)

  • 「街遊」推手曾文勤(右)。(芒草心提供)

  • 阿和請參加街遊者吃冰。(芒草心提供)

  • 卜派導覽城中時光散步。(芒草心提供)

  • 一個紅袋子,就代表一個人。(芒草心提供)

「自造」在精神層面上,透過眾人的智慧的擴散,逐步邁向「智造」的狀態,這時自造或智造出來的成果,已跳脫純產品或成品的階段,自發性的社會企業概念,也成為此波風潮的生力軍。  

周末下午,十幾個人聚集剝皮寮百年紅磚屋前,圍繞著60多歲的阿和,進行特別的「街遊」導覽。他介紹「長壽茶桌仔店」舊址、隘門歷史,細說一般人遇之快閃的「賊仔市」、隱密小巷內的色情文化。「來,我請大家呷冰。」穿過廣州街,阿和大方喊要請客。我偷數人頭,至少15人。「他是遊民,應該我們付錢,怎麼反過來請我們?」就在很多人面露猶疑當下,一杯杯仙草汁已被硬塞在每個人手裡。

全台唯一街友導覽城市

阿和,曾經流浪萬華街頭40年。自述過去喝酒頻率「過秒不過分」,只要有錢絕對先買酒。總是醉倒在地上的他,於2013年在人稱「丐幫幫主」的社工張獻忠鼓勵下,開始接受近一年的導覽員訓練,以漂泊的人生和街頭求生經驗,陪伴民眾以不同的視角探索艋舺文史地貌。

目前全台灣只有萬華地區有以街友做城市導覽員的「街遊」。一般社區導覽多申請公部門補助,以免費方式吸引民眾參加,但是街遊採預約報名而且要收費。一場約2小時,成人收費300元、學生260元,收入部分歸街友,部分維繫營運。

「街遊」推手曾文勤說,街遊一開始即以社會企業運作模式為目標。「免費導覽會讓工作變得像盡義務,做的好不好無關緊要,而且也不知可以申請多久、得到多少補助。」「街遊導覽一定要面對市場,講的好口碑傳開,顧客來得多,反之來得少,就要檢討改進每一個環節。」

自2014年7月開始運作以來,詢問參加「街遊」的人非常多。曾文勤分析成功因素,其一,街友導覽本身具話題性;其二,堅持導覽品質,讓參加者感受物有所值。例如「小蜜蜂」擴音器效果不理想,也擔心長期下來引發居民不滿,於是改買一對多的導覽機,提升導覽品質。

社會改造朝向品牌發展

「街遊」不只是社會企業,也是社會改造工程一個很棒的起點。現在阿和的導覽收入平均每月1萬多元,加上每天鄰里清掃薪資,已能自給自足,租屋脫離露宿公園的生活。「街遊」未來還將朝品牌發展,如針對個人設計一天的「流浪生活體驗營」、針對國高中生設計citygame闖關遊戲,讓民眾認識城市,改變過去對街友的刻板印象。曾文勤並認為街友在街頭討生活的能力,也是很多企業要求員工該有的能力。「例如在限定時間內從垃圾堆找有價值的東西賣出去,比誰賣出的價格最高,涉及對象及話術能力。」

曾文勤強調,「我不是要解決街友的就業問題,就算再訓練10名街友做合格的導覽員還是很少。是希望透過街遊,讓街友活得有尊嚴,自立生活,回到社區重建人際關係。同時改變大家對這群以城市為家的人的想法,才是做這件事的價值。」

例如,很多人以為艋舺公園的髒亂是街友造成。曾文勤說,其實垃圾不一定是街友製造的,很多是各地來的遊客、老人家亂丟,或者聚集賭六合彩,「街友只是待罪羔羊」。曾文勤建議可善用閒置空間解決公園髒亂,「統一在此空間內發餐,並提供街友白天寄放行李,晚上要用再領取。這麼一來,街友吃完飯再出去,餐具廚餘集中室內處理,至少公園垃圾減少,行李也不會亂擺。」

照顧街友資源不妨分散

「街遊」志工林璟瑋指出,街友只是「homeless」不是「jobless」。「外界總認為遊民好吃懶散不工作,事實上7成街友有工作,他們白天出去發傳單,舉牌子,做保全,打零工,真正的街友要到晚上9點以後才回公園睡覺。」街友是因為外觀很容易被認出,變曝光焦點,其實有更多在貧窮線上下的人,營生處境更危險。

林璟瑋說,大部分人嫌街友髒,其實非他們所願。「當一個人工作不穩,最先考量的是吃飽肚,最後才是住,若無處可住,又有哪裡可洗澡?」台北供洗澡的公共資源有限,若晚上8點結束勞動工作,再去某個地方洗,已經結束營業,或因為人很多要排隊幾小時,只好選擇放棄。這也造成惡性輪迴,「如果身上髒臭睡不好,第二天精神不好,自然工作效率差,很容易丟掉工作。反之,有地方安心睡,精神好,有洗澡,自然較能保有工作。」林璟瑋建議,很多照顧街友的資源集中在發餐,實則可分散到居住、盥洗方面。

打破施惠者和受惠者

林璟瑋還建議民眾要調整心態,不要以為自己是「施惠者」,街友是「受惠者」。關係不平等會造成另一方過度依賴,長久來說沒有好處,有時把他看得太無能,他就會真無能;有些人發現街友把幫助當成理所當然,會受傷離去。根本態度就是要把街友當一個人去了解去尊重。
 
午後4點,十幾個人一邊喝著阿和請客的仙草汁,一邊繼續跟著他的腳步,聆聽融合他生命經驗的艋舺人文。結束時,我問阿和「街友最需要的幫助是什麼」,他引活水泉教會牧師的話,「我只需要你去街上,像對待一般人那樣對待街友就好。」原來,對街友最好的幫助不必然是捐錢,也不一定是還願供餐,而是走上前去和他們講講話,聊聊天——微薄的但願人情味能洗去脆弱街頭的臭味。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街遊萬華芒草心社會企業智造曾文勤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