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獸醫阿嘉救牛奶 小農出頭天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獸醫阿嘉救牛奶 小農出頭天

撰文 / 陳淑英

2015-5 第017期

  • 食安事件後,更多人重視食物。(鮮乳坊提供)

  • 上百名關心自己喝什麼牛奶的民眾參加試飲。(鮮乳坊提供)

  • 天然鮮奶的味道會隨季節氣候不同。(鮮乳坊提供)

  • 試飲民眾喝完評價是「平淡順口」,完全不是廣告詞形容的濃醇香。(鮮乳坊提供)

  • 阿嘉呵護值得驕傲的白色革命。(鮮乳坊提供)

現代人習慣到超級市場購買現成鮮乳,不過,當食品業者陸續捲入食安風暴,品牌牛乳已不具任何保證,一般的市井小民,該怎麼辦呢?「自己的牛奶自己救」這項由獸醫師龔建嘉啟動的計畫,透過智慧思考和自造手段,讓喝的安心不再是口號。 

近幾年食品風暴頻傳,和牛奶有關的從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到2013年毒牛奶烏龍,去年底林鳳營鮮乳因母公司捲入混油案被抵制。龔建嘉認為,錯的是品牌卻波及無辜酪農。他成立「鮮乳坊」做消費者和小農的橋樑,在募資平台啓動「自己的牛奶自己救」預購活動,設定目標100萬,最後超標6倍。「鮮乳坊不是『商品』,而是大家可以參與的群眾運動:集結消費力量改變乳業生態。」

擁有台大獸醫所碩士學歷的龔建嘉74年次,朋友喊他「阿嘉」,是全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獸醫。眼見大多數民眾因食安疑慮選擇少喝牛奶,他興起直送成分無調整、高品質鮮乳的念頭。

臉書找網友 創業靠山

阿嘉的第一步從成立粉絲專頁累積關注群眾開始。「網路是最方便取得的媒介,低成本互動、效益最大。」他利用臉書做訊息、理念的出口。「剛好去年9月爆發餿水油偽劣油事件,大家對食安在乎程度提高,公視、客家台、三立等媒體跟拍牧場故事,再經粉專連結後密集跟『奶粉』分享。」當專案一上平台,立即被快速推廣。

阿嘉認為,「如果消費者可以團結去做一件事,絕對可以改變生態。」自太陽花學運後,群眾認知自己的力量是重要的,願意花時間精神參與社會議題,只是大部分消費者力量很難凝聚。

募資結束後,阿嘉開始「由虛入實」。他表示,鮮乳從殺菌到冷藏運送的門檻都很高,每個環節都不好做,新創團隊有3至4名夥伴,每個人要分擔好多事。

讓小農有品牌決定權

首波預購的乳源來自彰化福寶區的豐樂牧場。福寶區是台灣4大酪農區之一,飼養的牛頭數也為全台之冠,是少數全場使用電子管理系統的酪農,可積極掌握牛群健康度。至於加工端,則找有GMP和ISO認證,有實驗室檢驗設備,控管完整的代工廠滅菌、包裝。由於沒有預料到會有這麼多人願意來支持小農品牌,訂單數量遠遠超過現有的人力負擔,最初配置的物流計畫,無法消化現在的訂單總數,正思考購置或租用冷藏車,以及跟生鮮物流合作配送。

「鮮乳坊和酪農採聯名品牌,讓小農對於品牌擁有決定權。」阿嘉說,酪農不敢隨便成立品牌,因為乳牛每天分泌產物,不會因為今天沒賣完,明天就不生產,酪農為了將產量轉成銷量,選擇把生奶賣給大乳品廠,但價格是死的,如冬天乳品需求低,乳價也被壟斷壓低。他平均每天要開車兩百多公里,到全台十幾個不同縣市的牧場出診,一個牧場工作下來,至少得摸上百頭牛,深知乳牛產業困境。建立鮮乳坊給酪農多一條通路選擇,也給消費者安心有保障的鮮乳,也替朝夕相處的酪農,建立自己的鮮奶品牌。

阿嘉在憲兵軍犬組服役時,曾因退役的軍犬未能得到妥善的照顧,積極透過軍中的申訴制度為軍犬發聲。歷經15個月的奮戰,2013年,憲兵指揮部才確定除役犬能夠開放民間認養。現在,他成立鮮乳坊,讓酪農生產的優質牛奶能有機會直接出現在消費者的眼前,把選擇權交還給消費者和酪農雙方。未來,還想用鮮乳坊營收協助年輕獸醫做大動物醫療。「現在狗貓獸醫很多,大動物獸醫很少,學校又沒有很多資源教育大動物獸醫師。」阿嘉,這名年輕熱血獸醫師持續為大動物奮鬥的心意,想來頗有老牛舐犢的愛意。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