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Knowing吹集結號 90後打造新媒體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Knowing吹集結號 90後打造新媒體

撰文 / 林采韻

2015-5 第017期

  • Knowing要創造新的媒體傳播環境。(Knowing提供)

  • Knowing進行年輕編輯選拔。(Knowing提供)

  • 透過募資取得營運經費。(Knowing提供)

  • Knowing創辦人暨執行長楊方儒。(Knowing提供)

  • 台灣第一位90後總編輯孫大翔。(Knowing提供)

有了網路、移動裝置的加持,興辦媒體不再需要家財萬貫,重在idea和執行力,只要有心,年輕人也有機會掌握言論權。「讓移動的時光有價值」,這句看似口號的標語,正是Knowing訴諸社會的核心精神。Knowing以全台第一家行動媒體自居,打出給年輕人看的新聞,以及年輕人的媒體自己打造。它的出現,來自一位年輕媒體人的反思。

預計今年第二季上線的Knowing,總部落在大稻埕的「學藝埕」,創新之間帶著一點復古情懷,或許是Knowing,中文名為「先知」的新媒體所抱持的態度。如此態度,連結著創辦人兼執行長的「出身」。楊方儒30歲初頭,輔仁大學新聞系畢業,擁有中港台三地媒體經驗,曾任《周末畫報》財富版執行主編、《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執行副總編輯、繁體版App發行人等。

台灣充斥黑心新聞

從平面媒體開啟職業生涯的楊方儒,近年在大陸闖蕩最深的感受,在於對岸的新媒體、自媒體如火如荼的興起,台灣相對「走得很慢」,而且傳統媒體搶快的動態即時訊息,錯誤率令人可笑,衍生出同質性高且複製化的「黑心新聞」。

楊方儒堅信網路興起,並不代表人就不再閱讀、也不再吸收新聞,甚至認為透過Facebook等社群網站分享,現代人每天的資訊接收量反而更大,跨度與領域也更廣。身為媒體人他相信,新聞內容有其價值,但需要以不同解讀的方式呈現。而在茫茫的網路世界裡,年輕人是最核心的居民,自然成為Knowing最重要的目標族群。

包裝新聞 吸引年輕眼球

Knowing到底要創造什麼樣的先知新聞,楊方儒指出,當下的社會不缺新聞,缺的是觀念和適當的包裝,因此Knowing不以採訪供稿為要,而是將內容適當轉化。首先,Knowing的編輯團隊,會將有價值的新聞,運用編輯技巧,將它包裝成吸引年輕人點擊且會分享的文章。楊方儒強調不要誤認只要聳動、煽情的標題年輕人就會買單,這是膚淺的思考。他接著舉阿河的新聞事件為例,光是牠的歲數每報都不一樣,因此這時Knowing的工作不是將錯誤訊息擴散,而且開始策畫相關專題和特稿,譬如:曾受台灣人愛戴的十大動物明星,再從中延伸動物保育的議題。

一般傳統的媒體總編「德高望重」,Knowing對外海選出的總編輯嫩得可以,以行動證明「把世界交給90後」不是說說而已。這位嫩編1993年出生,22歲的孫大翔,年紀嫩資歷卻不嫩,就讀東海大學環境工程系的他,曾經創辦《Unbiggie 小人物》雜誌,並曾獲選傑出青年代表。12歲開始網拍創業的他,一直有寫日記、拍照記錄生活的習慣,如今總有源源不絕的新觀察與新知識,時時撰寫出自己獨到觀點。

草莓族成中堅力量

楊方儒認為台灣近年重大政治與社會事件中,新世代和網路媒體的表現,都顯現議題潮流和典範轉移的時代已經到來,年輕不再是被污名化的「草莓族」,而是改變社會的中堅力量。

Knowing目前正透過群眾募資網站集資,藉由網友贊助獎金、稿費的方式,來督促入職的編輯團隊,發表更多吸引且符合年輕人需求的新聞資訊。Knowing也著手企劃採訪兩岸三地一百位年輕意見領袖,深入探討他們如何藉粉絲群眾達到獨一無二的影響力,相關報導將集結為《粉絲翻轉我的人生》一書。

打造Knowing,楊方儒從領薪者變成發薪人,從新聞人變成創業家和經營者,身份的轉變,除了試圖創造新媒體新價值,他的滿腔熱血還存在為台灣出口「氣」。打開眼前的蘋果電腦,楊方儒秀有一張表格,表格上是台灣人的App使用率排名,「我們完全在手機上被殖民了!」意指上頭的App幾乎沒有MIT。面對現狀,如何將危機看待成契機,「如此一來,我們可以了解到,網路真的可以無遠弗屆,台灣雖小,也可能有機會透過App反攻全世界。」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Knowing獨立媒體新媒體智造

2015-5 第017期

智造為王 Maker時代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