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立體兩扇門 鄭星慧插畫緝凶

創意生活 / iLife

立體兩扇門 鄭星慧插畫緝凶

撰文 / 陳彥碩

2015-6 第018期

  • 打開《兩扇門》,看見門後不同時代環境的兩位主角的人生。(FliPER提供)

  • 東倫敦校外教學遇見的排屋成為《兩扇門》的創作靈感。(FliPER提供)

  • 一間一間車廂檢查,找出誰是兇手了嗎?(FliPER提供)

  • 《東方快車謀殺案》攤開全長近150公分,宛如一列火車。(陳彥碩攝)

  • 插畫家鄭星慧與《兩扇門》。(陳彥碩攝)

人成長到一定年紀,面對一成不變的生活,總會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還走著當初嚮往的那條路。

鄭星慧,一個愛畫畫的台灣女孩,從多媒體設計系畢業後投入動畫製作領域,工作了一陣子,有一天就決定,要去英國學插畫,然後有一天,就像是意外打開番外篇的章節,她誤打誤撞走進了立體書的世界,而這也成為她近年創作的主要特色。

製作立體書 像蓋房子

鄭星慧坦言一開始並沒有預期會做立體書,選擇往插畫發展是因為過去2D動畫的經驗,但在英國,教育方式遠比台灣開放許多,不設限的教學方式鼓勵學生多方蒐集資料、實地觀察生活周遭事物,在這樣的氛圍中,她開始尋找有趣的題材和風格,並注意到立體書的創作形式。以純手工製作完成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與《兩扇門》兩本立體書是她初試啼聲之作,獲得英國插畫家協會獎入圍肯定。

和平面插畫最大的不同是,立體書以一個真實可觸碰的三度空間面對讀者,不只是閱讀而更像是親身走進一個故事,整體呈現上具備高度臨場感和互動性。「平面創作在找一個消失點(vanishing point),但是立體書非常地結構,每一個細節都必須經過仔細安排,才不會出錯,是很不一樣的思維。」就像蓋房子,第一步要蓋得適切,大小比例都不能馬虎;第二步要蓋得精采,擁有夠豐富的內容元素。鄭星慧笑稱,自己好像在做室內設計,又像處理場面調度的劇場設計者。

搭東方快車 細節考究

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偵探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在英國擁有超高人氣,講述一件列車行進中發生的駭人謀殺,鄭星慧突發奇想,不如把故事情節直接轉換成圖像化的具體場景,既可化解閱讀時必須不斷前後翻找比對線索的不便,又可讓讀者直接變身偵探。這本書一攤開來,就是長約150公分的一列超長火車,每一頁就是一節車廂,內藏許多重要證詞與線索,遍覽14節車廂,就能順應推理邏輯,串連起詭譎多變的故事脈絡。

從資料蒐集、概念發想到實際作畫,整整3個月的時間,她徹底發揮在英國所學:不但頻繁進出博物館、圖書館,大量考究東方快車的文獻資料,為了詳實再現車廂內部實景,她甚至商請東方列車公司協助安排上車考察。

投入出版 群募助創夢

《兩扇門》則是一個來自生活的創作過程,鄭星慧從一次東倫敦的校外教學中,觀察英國當地特色建築「排屋」(Terraced House)而產生靈感,緊緊相捱的兩戶人家,兩扇大門左右對稱共用一面牆,她開始思考在門的後面有些什麼:「開門的動作讓我聯想到翻書,打開門,裡面住著什麼樣的人,會講出什麼樣的故事?」

鄭星慧設計出左右對翻的立體書雛型,分別呈現生活在不同時代環境的兩位主角查理和尼克,他們原本過著各自的生活,某天竟然穿越來到對方的世界。打開這本書,就像是打開一扇一扇的門,當讀者同時翻閱左頁和右頁,不需要文字敘述,便能透過畫面安排,清楚感受兩位主角的相互對比,就像是參與了兩扇門後的生活。「門是一個轉換,生活可以偶爾就這樣逃脫到新的世界,創造新的可能。」

目前設計藝文線上誌《FLiPER》正與她合作,於創夢群募平台發起募資專案,盼藉眾人之力,推動立體書能順利出版,用插畫說故事給更多人聽。

鄭星慧 
中文名字跟星星有關,所以英文名字直接翻譯叫Star。2013年以碩士畢業製作《東方快車謀殺案》與《兩扇門》於倫敦設計周福爾摩沙秀參展,隔年入圍英國插畫設計協會AOI(Association of Illustrators)書籍類插畫獎。

2015-6 第018期

誰是真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