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商業新模式 文化金融投融雙贏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商業新模式 文化金融投融雙贏

撰文 / 陳少峰

2014-3 第003期

  • 深圳文交所提供藝術金融交易。

  • 藝品品份額化投資已在大陸實施。

  • 政府需為照顧微型文創的金融服務提供支援。

  • 上海文化產權交易所。

  • 工作人員在深圳文化產權交易所交易大廳內工作。

從文化企業的角度看,文化與金融的模式涉及多方面的內容,其中在兩個方面的關係比較重要,發展的模式創新也比較突出:一是金融企業與藝術品企業的互利關係及其商業模式創新;二是金融機構與最廣大的小微文化企業的關係及其投融資模式的創新。

金融介入藝術品投資的模式有不少,分別對應於不同的戰略、策略和投資風格。其中,我最關注的是實現共贏的方式,即資本方與藝術品內容提供者之間的合作與互利。從藝術品金融的商業模式角度,我嘗試從四種模式的維度來分析這種金融機構與藝術品企業合作與共贏的可能性。

藝術品金融平台需風險控管

第一種模式是平台模式,即藝術品份額化交易模式。不少人都對文化藝術產權交易平台感興趣,這個平台可以解決藝術品投資的問題。其中,一種此前一段時間裡最有名的平台模式的嘗試就體現在藝術品份額化的交易之中。因其藝術品份額化和文交所開展業務的方式的自身確實存在比較嚴重的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體現為風險失控),這一模式後來被禁止了。這種模式是通過文交所把藝術品進行份額化和標準化的處理。

儘管標準化和份額化被禁止了,但是可以通過藝術品信託和理財的統一來繼續。因為如果想做藝術品的理財,就必須份額化。只有通過這種份額化,才能擴大金融工具進入到藝術品中去。   

作為一個藝術品的金融平台,需要有兩方面的風險控制,即平台本身的風險控制和投資的風險控制。做平台的是一方,投資的是另一方。做平台的可以參與投資也可以不參與投資;但無論投資還是不投資,其中的交易過程和收益方式都可能釋放出金融風險。這種風險不是我看不懂藝術品價值的風險,而是它能夠轉化風險的風險。

以份額化交易為例,假如把一幅本來只值20萬的繪畫作品炒到2000萬,其中的風險是什麼?就是平台「加劇」釋放風險。因為平台增加的每一筆收入都將加大到這幅繪畫作品的交易價格當中,而這幅繪畫作品作為一種產品,就會將風險轉嫁給下一輪的產品購買者。換言之,平台本來應該是作為風險的管理者,現在卻變成了風險的釋放港。隨著不斷增加的交易次數,平台的收入也在不斷增加,但交易缺乏管理和控制的風險和作品遠離價值的泡沫化風險也隨之持續轉嫁到產品中去了。

投資者的交易也是如此。投資者每進行一次交易或推高一項產品的價格,就是把風險轉嫁給下游的接手人。而在這樣一個風險持續轉嫁的鏈條中,並沒有人來做風險控制的事情。結果是產品的風險不斷被放大了。

其實,這裡的問題不在於份額化,也不在於其中的類證券化,而在於存在著不斷地釋放和強化風險的「機制」。這叫風險的自我加強。這是文交所應當去解決的一個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將藝術品份額化就是把藝術品變成一種大眾投資的炒作的平台;盲目炒作之後,這個風險轉嫁問題沒法解決,這種模式也就沒法開展下去。

藝術品抵押貸款需專業

第二種模式是藝術品抵押貸款模式。這種模式需要專業力量的介入,即專家對作品的真偽和價值的鑒定。但由銀行直接放貸的風險很大,不能直接做這個專業性的特殊貸款,但可以成立一家投資公司做藝術品貸款和投資。然後,銀行可以再通過給自己成立的投資公司提供貸款,這樣就可以大大放大藝術品投資的業務總額。就是說,藝術品的抵押貸款可以通過專業的金融機構,並形成一種抵押的關係,銀行下屬的投資公司也只需要判斷其風險是否在承受的範圍之內即可。如果中國人手中有40萬億的藝術品資產,把這些資產放大變成金融資產的話,那麼這將是一個很大的金融產業。

第三種模式叫混合的藝術品投融資模式。這是我目前在探索的一種模式。大家都知道有一種藝術品信託,就是所謂的藝術品理財,其風險也是很大。由於銀行很可能遇到不夠專業或者投資贖回期限到了但藝術品卻賣不出去的問題,也就是銀行不能解決有價無市的困境。

所以從嚴格的意義上講,銀行是不能做藝術品信託理財業務的。但假如銀行下屬有一家投資公司(或者其他任何一個藝術品投資公司),通過銀行來幫助投資公司發行一筆藝術品理財信託,目的不是在期限內要把藝術品賣出去,而是通過信託理財去融資,那麼這家公司就可以找到一個巨大的市場資金來源。成功與否取決於這家公司在發展中是否達到一定的年度增長幅度。風險和銀行沒有關係,而這家銀行又可以獲得其應有的貸款利息,投資人也通過購買理財產品獲得固定較高收益。此時,銀行的理財和信託就通過其投資公司自己去贖回藝術品,只是需要二次或者三次發行信託基金而已。但這其實就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贖回關係,而是通過將它變成一種金融工具來探索藝術金融可持續的問題。

目前這種模式尚未做可行性嘗試,但如可行,它就會如同份額化理財一樣,形成一種無限的融資擴展管道,而且銀行可以得到其應有的收入,投資人和理財產品的購買者也能夠得到一種固有的收入。其中的風險是由藝術品投資公司自己來承擔。這一模式類似風險投資,是一種藝術品投資公司結合理財、信託的模式。

第四種模式是股權的融資模式。目前,就有一些基金已經進入到了藝術品的投資領域,但是遇到退出問題。投資者的目的就是通過企業上市或者通過企業並購得到新的融資並退出自己的投資。這種風險投資或者股權融資的做法大體上就是健全的。目前藝術品行業的投資都缺乏透明度,也缺乏上市所需要的財務規範性。因此,我建議應當建立規範經營的畫廊或者藝術品投資公司,並且通過上市的管道去融資發展。

但是,目前中國的藝術品交易相當部分屬於私下交易,因為公開交易稅收很大,導致許多人認為藝術品不可上市,許多人也就不做投資而做收藏。如果以收藏為主,就把無形的藝術品市場變沒了,更談不到稅收。因而政府應該做的是降低藝術品的稅收,將藝術品市場公開化。藝術品市場將來會是一個很大的市場。

重點針對小微企業

從文化產業的一般金融來看,可以重點發展針對小微企業的投資、融資和擔保等業務。目前中國正在探索投融資和擔保等各個角度的商業模式創新。例如,投資擔保公司為小微文化企業提供擔保業務時,需要在投資業務上進行創新,比如實行股權質押,根據相應的管理辦法,對小微文化企業的主要項目和主營業態進行資金的量化,根據投資擔保公司提供的資金量進行相應的對比,在堅持小微文化企業的發展性和投資擔保公司的盈利性雙重指導原則之下,將投資擔保公司的資金轉化為小微文化企業的股權,從而分享小微文化企業的成長收益。

融資成功並不是小微文化企業融資過程的真正結束,還需要積極探索小微文化企業融資模式的創新,並不僅僅是為了幫助小微文化企業成功融資,而是希望小微文化企業在成功融資之後能夠走上良性發展道路,充分促進中國文化產業和國民經濟的發展。因而,在幫助小微文化企業成功融資之後,投資擔保公司依然可以利用自身所建立起的專業優勢為小微文化企業提供後續的諮詢服務,協助小微文化企業解決在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助力小微文化企業的發展壯大。

金融進入文化產業的基本商業模式就是要成立投資公司來運作基金。其中會涉及金融投資機構和企業的合作與互利。從金融投資企業視角的合理化經營和商業模式的角度來說,對於投資合作,我建議,其一,投資者應當以投資企業為主,而不是以投資專案(含藝術品的資產包)為主;其二,做文化企業的人千萬不能與投資者形成一種對賭協議,否則會形成文化企業的扭曲戰略,從而危害其可持續增長;其三,收藏者應當儘量將藏品向交易方向或者展示方向發展,要麼作為公益性的教育,要麼是努力促進藝術收藏與交易的發展,而不是藏匿於黑暗之中。

再從文化企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政府則要為「雪中送炭」的金融服務提供支援。易言之,某些領域和某個發展階段的文化企業(藝術品企業)既要依靠自身來探索和完善合作的商業模式,也迫切需要在政府的金融政策引導和幫助下才能快速成長。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陳少峰文化金融

2014-3 第003期

金融給力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