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真性情照台灣 永瀨正敏攝影展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5-6 第018期

真性情照台灣 永瀨正敏攝影展

永瀨正敏 日本知名演員

撰文 / 陳淑英

  • 永賴心象攝影展將巡迴4大城市文創空間。(黃莉翔提供)

  • 永賴用鏡頭傳達對台灣的念念。(黃莉翔提供)

  • 永賴拍照無一定習慣,有含意的畫面也是一款。(黃莉翔提供)

  • 亞洲詞神林夕的最新文字作品。(黃莉翔提供)

  • 策展人黃莉翔跳脫傳統平面感策展。(黃莉翔提供)

日本影星永瀨正敏主演的新片《戀戀銅鑼燒》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他隨片到坎城出席首映典禮,接受全球媒體聯訪時他說,「我的攝影展現在正於台北展出,結束坎城行後,會再赴台北參與攝影展相關活動。」

永瀨因電影《KANO》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人物,不吝以他亞洲影帝的高度,照亮台灣藝術平台於國際的能見度。

去年9月,永瀨曾經來台辦攝影展,半年後又來台辦「Mind's Mirror心象」攝影展。策展人黃莉翔跳脫傳統平面感的攝影展,在創新跨界前提下,除了永瀨鏡頭下充滿歲月靜好、溫淡詩意的台灣攝影作品,另有亞洲詞神林夕的最新文字作品、藝術家邱國峻的攝影刺繡新作及建築師辜達齊以輕量體、輕材質、易組裝環保布展概念設計展場。

台港日交融藝術風
 
這一場台、港、日交融的藝術新風格,從台北松山文創園區出發,接著巡迴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新竹市美術館、台中市長公館等4大文創空間。雖然行轉4城市天際線,不過永瀨攝影作品可是不標註拍攝點的。常有觀眾看同幅照,都認為那才是自己熟悉的土地。

永瀨把作品的理解權全部交予觀眾,與15年前受到恩師荒木經惟的啓發有關。當時他精心挑選攝影作品請荒木觀看,荒木指著畫面上一個人隨意躺著,光著腳丫,襪子脫到一半的照片說,「這是好照片」。永瀨不懂為什麼自認很普通的照片得到稱讚?「老師說,這一張照片『有故事』,可以想像這個人前面做什麼,後面做什麼。」這件事一直放在永瀨心中,「我很希望作品能在框架之外讓大家有想像空間」。

作品說故事姑隱其名

永瀨跟台灣的「有故事」要從20年前說起。他在少年時期第一次到台灣參與楊德昌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拍攝,感受到劇組所有人的照顧,台北樸實生活景象也在他心中埋下種子。20年後,再度到台灣接演電影《KANO》期間,他犧牲休息時間,帶著相機走進大街小巷,腦海的舊畫面與眼前的新景像交錯於心中鏡面。

一個日本巨星,用鏡頭傳達對台灣的念念,是件令人好奇的事。2千多萬的台灣民眾如何看待永瀨的作品?全世界的觀眾又會怎樣評論他拍攝台灣的創作?他說,「每個人的感受都不同,好比看天空雲彩,有人覺得色情,有人覺得奇怪。希望觀眾用輕鬆的心情進到與日常生活不同的空間,自由體會其中的樂趣。」

永瀨在日本,1983年出道,1991年演出電影《兒子》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等4個最佳男配角與2個最佳男主角奬大紅。他也是替眾多日本藝術家、歌手專輯,巨星們攝影掌鏡超過20年以上的專業攝影師。螢幕型象性格的永瀨,在台灣完全就是個性情中人,問他什麼都願意講。

想拍痲瘋病友的勇氣

他說接下來想拍攝痲瘋病友人物像。「痲瘋病友雖然在社會上遭歧視,卻完全無畏自己皮損模樣。不但跟我合影留念,還問我是否會將照片放臉書?」「我感受到痲瘋病友的勇氣,希望能拍下他們正面像。」

接著,永瀨露出一抺神祕微笑。欲語還休,想講又有所保留。不過最後還是說了,攸關祕密。「未來還想拍『人生最珍貴物品』系列,不是家人朋友這種重要關係人物,而是例如幼稚園用過的鉛筆盒。」攝影時,他只會拍鉛筆盒及擁有者名字。其餘的,留給觀賞者想像。那麼永瀨自己最珍貴的物品是什麼?當下,影帝噗嗤大笑,「當然是祕密」。

2015-6 第018期

誰是真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