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藝術品金融化 需對策和勇氣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藝術品金融化 需對策和勇氣

撰文 / 彭中天

2014-3 第003期

  • 中國雖是文化資源大國,卻是文化產業小國。

  • 中國藝術市場號稱世界第一,但充其量是一個物權市場。

  • 中國首屆青島東北亞版權創意精品展示交易會。

  • 北京東方雍和國際版權交易中心等單位發起新型數位版權流通平台「版權雲」。

  • 一隻山寨版黃色小鴨在浙江紹興市區老街出現。

社會的發展與進步離不開財富標誌的指引與推動。當高科技和土地輪番成為新時期財富標誌之後,文化將成為中國今後50年甚至更長一段時期引領經濟發展的新標誌,也將成為繼股市和房市之後第三個吸金池。

為什麼是文化?因為,五千年沒有中斷的中華文明為中國積澱了大量優秀且獨特的文化資源;解決溫飽後,需求從胃向腦提升,從外向內拓展,對文化的追求逐漸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與潮流;手持貨幣的大量增加需要尋找新的投資管道和載體,藝術品具有天然的投資與保值屬性;文化的價值是由經濟總量決定的。

中國經濟持續30多年的高速發展為社會積累了雄厚的物質財富,文化價值必然會有一個爆炸性增長;這麼大體量的財富升值應該讓大眾有參與權、投資權和分享權。這是我們的社會性質決定的,同時也只有大眾的參與才能消化這巨大的存量和增量資產;而制度創新、金融創新、科技創新和業態創新是大眾投資藝術品的必要條件。

藝術結合金融三大問題

因此,文化從資源到資產再到資本是解決眼前現實問題和長遠發展問題的必然選擇。然而,藝術與金融的結合卻始終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可以說這是個熱點問題,也一直是個難點問題。

一、 中國雖是文化資源大國,卻是文化產業小國。

在藝術市場上,中國儘管交易額已突破1000億大關,號稱世界第一,但充其量是一個物權市場,既沒有充分的話語權,也沒有完全的市場定價權,在業態創新上更沒起到引領作用。美國的藝術市場總量不及我們,但它的藝術授權總產值是藝術品實物市場的3倍以上。無形大於有形,轉化大於實物。難怪人家叫「版權經濟」。

「文化」是「文」和「化‘的合成,「文」指的是內容、思想與表現形式,「化」指的是轉化與教化。「文化」之精在「文」,「文化」之妙在「化」。「文」而「化」之,「化」成天下。古人對「文化」的解釋我認為是到位的:「文」而「化」之,「化」而「文」之,「文物」化成,方稱「文化」。中國是「文」有餘而「化」不足,美國是文不足而化有餘。這就是差距,這既是轉化的差距,也是創新的差距,更是觀念的差距。

二、 忽視文化產權。

文化的產權問題,是一直沒有理清、也沒有做好的現實問題,但又是文物市場發展中無法繞過的重要問題。產權是市場交易的前提與基礎,而文物管理與市場若出現產權不清晰、資訊不透明,沒有形成市場責任主體,就難以與金融對接。當文化遇上市場,這個問題就不可迴避。因為,產權是市場經濟的基石,文化經濟亦不例外。如我們不從源頭理清文化產權,作為產業鏈末端的市場必定亂象叢生。因為沒有產權就沒有道德,而沒有道德的市場焉能不亂!

現在藝術品產權登記制度尚未建立,沒有人做產權登記的事情,文物甚至被走私到了國外都不能起訴,文物的流失就好比中國的主權天天在流失。所以,不登記文化產權,後果將十分嚴重。 

三、用現成的金融工具簡單套用於藝術,在實際操作中出現諸多問題。

一方面,藝術與金融是兩股道上跑的車,金融充滿理性而又按部就班,只認硬財富不認軟財富。而文化恰恰輕資產、非標準,充滿不確定性,二者完全不相容,強扭在一起自然不甜蜜。因此,我認為不能以應用性的思維來操作,即在現有條件下打通藝術與金融的介面,直接服務於藝術,這是個簡單的套用。諸如:藝術品抵押貸款,藝術品基金,藝術品信託等等,是現成金融工具與藝術品的直接嫁接,只是標的物發生了改變。

另一方面,藝術品作為人類的稀有精神財富確有價值,而且價值不菲,它同時具有保、增值和抗跌的特點,時間越久這種特點就越明顯,它還是成功人士固有的偏好。因此,作為以追逐財富為目的並為成功人士提供服務的金融業,自然對藝術品情有獨鐘。所以,我曾形容他們像一對隔河相望的癡情男女,相互秋波頻送,但只能望河興歎。

重新建構文化價值體系

因此,在現有體制下,文化與金融的成功對接其實只是個案。我認為,文化必須轉化、必須創新,否則文化與金融二者結合的成功個案將無法複製與推廣。

一是理論與體制的創新。在理念上,要重新構建文化價值體系,改變長期固化在人們腦海中的實體經濟和硬財富觀念。要真正認識到精神財富也是人類共同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和物質財富一道構成人類總財富。不僅要認識到,還要體系化、資料化。如果說物質財富是硬財富,精神財富對應的就是軟財富,軟財富對應的才是軟實力,軟財富只要和市場需求掛上鉤,通過專業服務和公開市場是可以產生資料和形成價格的,也是有規律可循的,可惜的是軟科學有人研究、軟實力有人研究,唯獨支撐軟實力的軟財富鮮有人研究。

財富的構成與變化始終是經濟學研究的重點,財富標誌在不同歷史時期也是不斷變化的,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只有從理論上 確認了軟財富的地位,並從實踐中提煉出文化價值體系,才能真正讓文化資產登堂入室,進入財富的總盤子,才能真正改變人們的思想觀念,改變銀行的指標體系,才能實現跨越式革命和催生一系列新的商業模式。

國家管理登記文化資源

二是基礎建設與平台準備。基礎建設指的是大到法律、法規和相關配套政策,中到產權登記、評估鑒定、行業監管、權威發佈等仲介組織的設立,小到從業人員的培訓和資質認定。都需要頂層設計和系統性安排。必須做到先試驗後推廣,切忌一哄而起、多頭並進。只有打牢基礎工作才能為新一輪變革提供必要的支撐。

平台的準備包括文化資產的定價、流轉和資料獲取,這些都是構成文化價值體系的關鍵。這就要求具備專業、獨立並集中的公開交易平台來保證交易的公開、公平、公正,來完成確權、確質、確價,實現增信、增量和增值。通過公開平台集中競價發現價格,通過資料積累找到規律形成價值體系,通過科技手段和金融工具引導大眾進入,拓寬投資管道,固化閒置資金,促進文化消費,促使文化要素向產業轉化,助力產業升級。這,就是「文交所」的歷史使命。

正因此,我將「文交所」定義為以產權為核心、以風險流動為理論,借鑒證券市場和產權市場的成熟經驗、在政府的引導下大眾可以進入的、可以合理進行博弈、並且能夠享受增值的文化投資品平台。

「文交所」首先要以產權為核心。因為產權是對物品所有權的認定,產權經濟是市場經濟的基礎,物品在不能界定產權的時候進行交易,市場就會產生混亂。因此,我建議國家應該出面像登記身份證一樣,把文化資源管起來。這樣,一方面可以防止市場的混亂;另一方面,中國文化軟實力因由產權結合構成從而對外構成中國的文化主權。

依據銀行邏輯處理藝術

三是金融工具與模式的創新。金融與藝術的結合可以有三種選擇:一是「游泳」。這就是不時見諸報端的某某銀行放了一筆藝術品抵押貸款或版權質押貸款。有大膽者毅然縱身入水,搏擊風浪,偶獲成功,但終因無章可循而難以複製;二是「造船」。造船雖然安全一些,但由於藝術品具有海量、非標、輕資產且價值不確定的特性,為了每一次約會而要造一艘特定的船,顯然是不合算的,沒有哪家銀行願意做這種傻事;三是「建橋」。雖然工程浩大,但卻一勞永逸。產權界定、鑒定評估、擔保補償、流通處置則是建橋的四個橋墩,是四個關鍵點。這一做法其實就是按照銀行邏輯所做的調整,與房地產抵押貸款走的是同樣的流程。

東方雍和國際版權交易中心在這方面做出了很好的案例。東方雍和國際版權交易中心就是在專業文化價值評估的基礎上,以版權質押為核心反擔保,通過利用設立的「文化無形資產質押處置周轉金池」及擔保、再擔保機構,形成三方對銀行的聯保。當文化無形資產質押債權融資出現不良時,由「資金池」及聯保機構實施賠付,所質押文化資產及相關合約交由交易中心設立的「文化資產託管處置平台」進行處置,處置收入回填周轉金池及聯保機構。此項服務在短短一年時間已幫助40多家中小文化企業實現6億多貸款,是真正意義上的無固定資產抵押的文化無形資產融資。

走通這條路,一要有專業的無形資產評估機構;二要有風險補償機制;三要有專業的文化資產處置平台。誰評估誰擔責,以補償機製作為緩衝,確保銀行資金安全性、時效性,因銀行不是終極風險承擔者,而只是一個過橋,豈有不通之理。這實際上是在銀行現有體系之外,做了一個專業閉環的設計,從而實現專業可複製無固定資產抵押的文化無形資產融資之路。

跨界整合 徹底改變生態

因此,我認為金融與藝術的結合不能搞簡單變通,應另闢蹊徑,把文化、科技與金融進行跨界整合,從理論創新到模式再造,對原有生態、業態和形態的進行徹底的改變,用全新的概念和工具來創造一種可以服務于文化的金融產品,諸如藝術資產證券化、藝術品組合產權投資、藝術銀行、藝術家上市計畫,基於文化消費大資料的文通卡、基於移動互聯和二維碼技術支撐的版權雲及版權專業銀行,還有與資本市場接軌的文化新三板等。其中,文化資產證券化即是新的財富標誌又可增加財富總量,起到滿足需求、緩解通脹,傳承文化凸顯魅力,並搶佔制高點獲得定價權的作用。 

文化與金融的融合是一項長期而又艱巨的工作,不管怎麼做都有一定風險,改革就是試錯,要有這種勇氣,一旦走通,收益將是長遠,對金融的資產構成與風險分散將起到積極作用。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彭中天藝術品市場金融化

2014-3 第003期

金融給力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