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陳建州: 太負面思考 對台不是好事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陳建州: 太負面思考 對台不是好事

撰文 / 陳幸芬

2015-6 第018期

  • 陳建州投資設計公司提供年輕人機會。(取自網站)

  • 「熱血設計」是第四間公司,以設計服飾為主。(取自網路)

陳建州在流行娛樂文化產業經營許久,他表示,大家都以為掛上文創的東西就是文創,但「文創的最終目的是製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給有創意、有想法的年輕朋友,是台灣可以幫助年輕人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他坦誠平常的角色看起來藝人成份較多但實際上他為了發展娛樂文創事業,已經默默投資7年,旗下有4間公司。「我的第一間公司是『黑天使製作』,以做影像、音樂、拍攝紀錄片為主,從幕前到幕後都有,大部份在從事公益,像拍攝Love Life計劃、癌症93病房等,也可以發掘新的導演及幕後人材。」

出老本 給年輕人機會

他說,發現台灣學影像、做電影的學生一畢業就失業,因為台灣的大環境不佳,沒有資金開拍,無法培養新的人材,「走這行的就是要開案、要跟戲才能學到東西,但環境不許可,一年拍不到幾部片子,這樣根本沒有機會給年輕人學。」

他表示認識很多相關科系的學生,只要有機會可以做,「不到 22K也願意實習」。他舉例,像侯孝賢導演也是從場記做起,經過許多磨練才拼到現在了不起的地位。「紀錄片成本比較低,也容易起步,或是像拍MV、微電影之類的,我提供一個機會讓年輕人實習,也讓外面看到他們。」

他的第二間公司是「傳奇星娛樂」,培養了許多知名的男子偶像團體,但也遭遇到資金的問題,他坦言個人能力有限,訓練要燒錢,沒辦法做到像韓國的練習生制度,「我們是拿自己老本,找老師培訓,幫助有心想走這行的年輕人。」他表示韓國流行文化有培訓計畫,有企業及政府支持,才造就出韓流的風潮。

熱血文創 可以是流行

他說有盈餘的事業,應該是與知名髮型師Andy合作的「eros」髮型屋。「剛開始草創時期只有15個設計師,現在已經超過150位設計師,還包下三金(金馬、金鐘、金曲)的造型設計,「造型,也是一種創意,我盡力給創意人舞台、一個空間與機會。」「熱血設計」是第四間公司,以設計服飾為主,「台灣本土的設計師需要被看見,但機會太少也太不固定,因此很多設計師沒有工作機會。」

他表示,這間個公司有個共同目標,「就是流行文化的帶動」。如此一來,他公司的藝人從頭到身上、到影像製作,可以像工廠那樣一條龍處理,「我們自己做,不但可以節省費用、控制品質,還能讓新人知道自己的能力在那裡,不足的地方、需要再學習加強的部份。」但沒有雄厚的資金撐腰,文創該怎麼做下去?他直言:「其實這些不該自己在做,個人的能力有限,這應該是政府幫忙,永續經營,文創產業做起來才不用擔心。」他坦誠很難找到資金贊助,藝人主持工作是他目前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只是錢從右手一賺回來,馬上左手就貼出去。」

他認為文創產業最大的資產是人,「文創的前提是好玩的,不要苦哈哈,不要苦幹實幹、悲情,能代表台灣多元的文化、讓人看到文創、產品或藝人,就可以連結到台灣。」他為心目中的文創下了定義。

面對批評以時間證明

不過他也指出,台灣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做事時會碰到奇怪的聲音,被質疑在做的事情對不對,讓很多正在努力的人感到灰心。他常被戲稱為「台北辦事處處長」,常帶二岸三地的娛樂創意人參觀松山、華山等文創園區,「他們都很喜歡這裡,很羨慕台灣對文創產業的重視。」

外界對於文創園區有很多不同聲音,他認為有不對的地方確實應該被糾正,但是文創園區必須適度商業化,要有獲利才行。「幫助別人之前,自己要先過得好。」現在至少讓經營者不會虧損、不要被惡意批評或攻擊,「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幫助別人。」以他多年培養新人的經驗來看,「台灣的硬體拼不過別人,但是有極多的文創人材,這就是軟實力,大家攜手才有機會拼上世界舞台。」

他說,台北是個大城市,發展文創產業必需要有共識,一起合作打團體戰,做出格局與氣勢,「但大家好像沒什麼太多計畫,也沒什麼變化,」這是他比較擔心的部份。他自陳,曾面臨嚴重的負面攻擊,對於這些批評,他選擇「用時間及行動證明,至少可以讓誤會曲解你的人,慢慢去接納你正在做的事情。」

他認為有些人太負面思考,這對台灣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他感慨地說:「像侯孝賢導演這次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台灣應該大鳴大放地恭賀這件喜事,但媒體在報導此事時,與弊案的新聞相比,在版面、數量等都不成比例。」他表示,「當正面與負面同時並存時,努力讓正面能量超越負面,每天增加一點正面思考。從自己做起,看到好的事情為他鼓掌,為他喝采,就可以撐過去,就不會被擊垮。」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陳建州文創產業真假文創

2015-6 第018期

誰是真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