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李仁芳: 文創園區不得已的階段措施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李仁芳: 文創園區不得已的階段措施

撰文 / 李仁芳

2015-6 第018期

  • 巴黎被視為創意之都。

  • 由民間團隊發起的「一間正在旅行的美術館」於台北啟程。(台北文創提供)

  • 在日本賞櫻也能成為感受自然文化的饗宴。

  • 全台都有機會能從巷弄發揮創意能量。

  • 品家家品和舊振南以及掌聲穀粒以家的概念在文創會共 策展館。(品家家品提供)

2015台北文博會剛剛結束,今年跳脱以往在展覽館舉辦方式,進入台北三個園區展演,甚至以App串連附近創意店家,是進步的模式。
 
展館和園區其實都是製造業、服務業時代的概念。講到創意事業,核心區位其實是街廓街區。創意事業還提到園區,其實是後進國家「不得已」的階段性措施。巴黎、京都都是最厲害的創意城市,但是沒聽說他們有設創意園區;或者應該說,巴黎、京都整個城市就是一個創意園區。

創意城市的街道巷弄就是展廊,整個城市就是展館。

園區 不應全由國家貼補

後進國要向這些先進國家學習發展創意事業,先階段性運用園區和國家資本,設法降低他們的地租與空間成本門檻。「育成」一段期間有成,這些創意事業早晚要進入主流街道空間,以市場價位的資源成本(含地租)來爭取國民的消費惠顧。而園區內合理的空間分配,應是從初創、育成、成長、成熟等生命週期各階段業者都有比率分佈,而國家資本給予的「奶水」補貼也依次遞減。

較成熟期的創意事業扮演金雞母角色,然後政府再把來自金雞母貢獻的收益,挹注扶植進駐在園區內剛剛起步、較沒有獲利能力的初創事業,而不宜說全由公民税金來補貼後者。

如果說全區全部進駐者都是全由公民税金補貼的草創期、甚或孕育期事業,這樣業態組合像實驗室或育成中心的園區,氛圍將極為乾燥,沒有國民會有興趣來走動。

創意在生活 街區即展場

近來一些文創園區的BOT項目,引來「文創圈地/地産開發」疑慮。其實創意在生活,街區即展場。要育成創意事業,與其一直援引工業時代的園區概念,不如多思考街區。

像日本京都紙司柿本(初創享保年間,約1716─35年間)、錫器清課堂(since 天保9年,1838年)、一保堂(享保2年, 1717年)、村上開新堂等創意生活產業「店家」,在京都氣品優雅的寺町通「展廊」陸續舖排。

石黑香舖、西村象印堂(漆器)、分銅屋足袋(元治元年,1864年)在三條通;俵屋的遊形、北大路魯山人揮毫看板招牌的八百三柚味噌(寶永5年,1708年)在姉小路通「展廊」迤邐放閃,整個京都就是個創意事業展覽館,可以説是城市即「展館」,生活街道即「展廊」。

有愈來愈多創意事業,重視產品體驗經營手法:在店與所在街區的商業空間中,以建築、材質、音聲元素營造體驗環境,並藉以提昇空間敘事和抒情密度,來觸發顧客內心深處的情緒與感動。而這種對顧客內心深層的觸動,在適當的「街區」,是遠比在「園區」易於達成。
 
街廓設計吸引優質創意事業

像近年在富錦街開設的風格服飾店BEAMS Taipei,即是以重現當初東京原宿 BEAMS一號店為發想。店鋪外觀及牆壁、地板運用大量的原木裝潢散,散發出濃烈溫暖的美式情懷。家具擺設、木架衣櫃亦選擇愈陳愈香的古董元素作為妝點。 店內許多極富巧思的雜貨小物、書籍文具,也都是由 BEAMS 總部和台北店店員們合力討論,從世界各地搜集而來。試衣間外面的架上就放了幾本台北店長私人收藏的攝影書,與BEAMS 所代表的生活風格完 美融合,甚至還會有客人詢問是否有販賣。

空間設計也從店內往外延伸,借景店外的「街廓設計」──透過建築體外的地景,孕育創意能量。如富錦街,今天已宛若一座展現「創意在生活,城鄉即展場」,活生生動態的城市街廓展覽館。
  
富錦街維持60年代的老建築物,尤其是4到5層的老公寓,形成了這一帶獨特的風味。沿街錯落散佈的商家,像咖啡廳茶藝館生活雜貨等各色不同領域的個性商店,也間有設計事務所與花藝中心,彙聚成有味道的創意生活街區。再加上沿街的綠意樹蔭,將富錦街彩繪成台北市最美的生活街道。這種街道就是最吸引創意事業進駐的區位,比任何園區都合宜。

創造力與鑑賞力都在生活街區涵養

像京都、像巴黎這級的創意城市,並不需要開設所謂的「文創產業園區」。一流的創意城鄉就同時是「創意生活園」及「創意事業園」。

你在巴黎、布拉格、京都,每一個轉身,每一次回眸,攝入眼中的都是一幅幅充滿常民創意生活甜度的人間舞台。國民美學鑑賞力在此創意生活園培育;而對藝術家與師匠來說,城鄉也是創意工作園,美學創造力也要在此涵養。
 
創意工作者同時一定也是創意生活家,這裡沒有「前創意社會/經濟時代」,所謂加工出口區、科技園區與生活街區分隔的現象。創意師匠的工作通常就在創意城鄉的生活街區巷弄中完成。德國黑森林旁第第湖邊的咕咕鐘年輕藝匠,就在林木扶蘇的住家廳房製作咕咕鐘,身後牆上掛著小提琴,工作累了拉莫札特舒解身心。

每一種生活產業都可以發展成創意事業

食衣住行育樂等生活産業,都可以發展成創意事業──茶舖茶莊是農事業,紫藤廬、台北書院就是茶事創意事業;布莊衣舖是紡織成衣業,夏姿、馬可無用就是衣事創意事業;米店碗店是食產業,掌生穀粒、品家家品則是食事創意事業;飯莊酒肆是餐飲業,食養山房、春餘園子當然就是創意生活事業。

關鍵在生活事業能否進一步以文化價值為底藴,道器一體,將師匠藝事提昇至「行住坐臥,道藝合一」境界,「產業」就能轉成「創意事業」。台北近來園區、創意產業很多討論,甚至爭議。如果沒忘初衷,終極追求的當是創意城鄉、創意生活、與創意事業的升級,其他都只是方法與手段。

缺少具鑑賞力的客人,創意事業難以成長茁壯。創意街區(而不是園區)之所以關鍵,是因為有鑑賞力的國民眼界需要在生活街區養成;而其實師匠的創造力也需在此孕育,因日常五感之食養、目養久之胸中自成丘壑,出手自然不凡。

說來說去,重點不在文創園區,而是在生活街區。創意事業還提到園區,其實是後進國家「不得已」的階段性措施。無論就國民美學教養、創意生活風格、與創意事業發展,城鄉街區巷弄圈的地景天空線營造、常民生活舞台的「景框設計」,是比所謂園區開設、經營更重要千萬倍的課題。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李仁芳文創產業文創園區真假文創

2015-6 第018期

誰是真文創?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