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張信哲天衣無縫 潮代處處驚心

創意生活 / iLife

張信哲天衣無縫 潮代處處驚心

撰文 / 陳淑英

2015-8 第019期

  • 陳俊良(左)張信哲共策「潮代」展。(自由落體提供)

  • 400本古色古香的書拼成一面龍袍做展場主視覺。(陳彥碩攝)

  • 展示架強化玻璃完全沒接縫,盡覽服飾正反面。(自由落體提供)

  • 海潮紋飾象徵皇家,唯有帝后衣服下襬才有。(陳彥碩攝)

  • 收藏珍貴古老織品的大木箱。(陳彥碩攝)

自由落體設計公司總經理陳俊良,從雜誌美術設計轉變成設計師又做策展人,主題遍及台灣職人、農業、文化、時尚、原住民,規模從一個展場擴大到整個台北市。5月台灣文博會,他是總策展人;睽違2年的台灣美食展,由他重塑台灣美食形象;國立歷史博物館60周年大展「潮代—清繡的天衣無縫」請他執掌。陳俊良說,策展要有策略,命名更要一針見血。

展品價值超過10億元的「潮代——清繡的天衣無縫」,以歌手張信哲的收藏為主,包括清朝皇帝穿過的龍袍等逾70件珍藏織繡服飾。陳俊良自信說,「看到展品跟張信哲談完,腳跨出門口就想到展名。」

5大理由 命名潮代

為什麼主標叫「潮代」?陳俊良分析,其一:清代是中國封建帝制最後一個朝代;其二:清代服飾制度訂的很嚴格,海潮紋飾象徵皇家,唯有帝后衣服下襬才有;其三:中國人師法自然,地表最大面積是海洋,潮來潮往,深覺不隨波逐流、堅持的必要。

其四:清代帝后服飾製作細膩,快則半年,慢則好幾年才能完工。而且異彩紛呈、富麗堂皇又典雅華美,用現代語形容,就是很潮很時尚;最後一個理由,張信哲在華語歌壇以一首《愛如潮水》征服歌迷,展覽名稱用「潮」字讓所有人一看就聯想到收藏家。

副標「清繡的天衣無縫」彰顯清宮華服工藝精湛,每一件衣服由兩匹布拼在一起,中間車一條線做出來的,但是上面的刺繡會橫跨兩匹布,而且對稱,不會讓你看出中間有接縫,因為給天子穿的衣服沒有接縫,才有「天衣無縫」說法。

400本書 打造龍袍牆

清代女性服飾如樹上盛開的豔麗之花,給人強烈印象。陳俊良為此訂制的展示架,採用白色鋼琴烤漆,避免視覺衝擊。又為盡覽服飾正反面,展示架強化玻璃完全沒接縫,要6個大男生才搬得動。

比起帝后服飾,收藏這些珍貴古老織品的大木箱算是「配角」,仍被拿來安置展場一隅,原來展場衣服到最後全被收進這一個木箱裡。陳俊良以400本古色古香的書拼成一面龍袍做展場主視覺,他說,「所有歷史到最後也只剩下一本書。」
 
「以前佈展戴麻布手套搬粗重品,這次戴白色手套,連一點手汗都不敢沾到展品。」因為價值不裴又是歷史文物,每個動作細節都要照顧到,陳俊良大叫,「做這麼多展,這是最難做的。」

25年前 首策赤足

「潮代」讓陳俊良處處驚心,25年前策的第一個展卻讓他最受衝擊。

他回憶,25年前好朋友從法國回來,要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辦攝影展。看過幾千張幻燈片後發現,其中一半影像在法國、威尼斯、米蘭拍攝,另外一半在福建、蘇州拍。他問,「這2個地點很衝擊耶,要如何策?」

朋友說,「你應該打開視界看世界,不論是東方或西方,都有它的美麗存在,如何打破界線,放在一起而看不出來這是蘇州、那不是米蘭,才能顯現你的規畫能力。」

這句話像一顆子彈打中陳俊良心臟。「我當時才20幾歲,聽到這番話受到很大震撼。」他試圖從東西文化找出共通點,「兩造之間的最大公約數是這個人,這個人有這份心去拍、才有這些影像。」後來他將這個展命名「赤足」,朋友感動到與他相擁而泣。

陳俊良說,「赤足」不是野孩子在草地亂跑,而是回家踩在土地上,朋友就像一個回家的孩子,當你回到家,不管你幾歲,回到家永遠是老母親的孩子;回到故土,永遠是這片土地的孩子。「赤足」的感動,回歸到做為人最簡單的真誠跟赤子之心。

「策展人要有強烈的文字感,頭腦要很科學。」陳俊良抱著捨我其誰的擔當,樹立策展人榜様,3年來已做50個展的他,就算曾經募款3000萬元只為策展,也要咬著牙做給大家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陳俊良張信哲潮代策展清繡赤足

2015-8 第019期

一帶一路的文創戰略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