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針頭小人物 畫出蛋蛋哀桑

創意生活 / iLife

針頭小人物 畫出蛋蛋哀桑

撰文 / 陳彥碩

2015-8 第019期

  • 《Mr. Pinhead針頭先生》透露著小人物的辛酸幽默與「蛋蛋哀桑」。(陳彥碩攝)

  • 《Mr. Pinhead針頭先生》用插畫形式講一個如同電視影集的精彩故事。(陳彥碩攝)

  • 針頭先生的原型來自一連串對「頭」的隨興發想與亂入。(陳彥碩攝)

  • Mr. Pinhead針頭先生的傷心理髮廳在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登場,歡迎來剪頭髮!(Ballboss提供)

  • Mr. Pinhead針頭先生的傷心理髮廳在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登場,歡迎來剪頭髮!(Ballboss提供)

如果你看過英國電視喜劇《豆豆先生》,一定對主角豆豆先生不陌生,無論遇到什麼狀況,他的行為舉止總會鬧出笑話,引人發噱。同樣刻劃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雖然不至於那麼誇張,但在台灣插畫家Ballboss筆下的《Mr. Pinhead針頭先生》身上,似乎可以嗅到一股更貼近真實的,辛酸幽默、「蛋蛋哀桑」的氣息。

針頭先生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總是穿著一身西裝的他,頭髮稀疏,體重也有點超重,每天規律上班、下班,一成不變的生活,讓人期待會不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插曲。Ballboss坦言,一開始非常單純,就只是有點壞心的,塑造了這個不怎麼起眼的角色:翻開他的素描簿,在各種隨興打稿的筆頭、針頭、電線插頭、耳機街頭之間,突然靈光一閃,某天他畫出一顆禿頭。「很多人以為我是在畫自己,我必須說,那時候我頭髮還很多。」他自我解嘲。

劇場轉插畫 心態轉換

劇場出身的他,「說故事」是核心概念,原先想去英國學習動畫製作,卻因為學校突然改制只教插畫,意外拿起畫筆投入插畫領域。面對這樣的命運安排,Ballboss一開始花了很多力氣去克服兩者之間的差異:在戲劇的立體世界,所有東西都是會動的,角色在動作,劇情在推進,歷程(duration)是非常重要的元素;但在平面化的插畫繪本裡,時間就像完全凝結,「讀者看到畫面的那一瞬間,就必須把故事說完整。」

除了說故事的方式改變,創作心態也有很大不同。玩劇場猶如團隊合作,導演的角色一如教練,調度場上大小事務之餘,演員也常有所回饋,成就感是屬於大家的。插畫家就比較孤獨,一個人獨自處理畫面構成,和你對話的只有紙、筆和墨。即便如此,愛說故事的Ballboss還是很常用戲劇或電影的概念在思考插畫,就像演員試鏡,故事題材本身往往決定了繪本適合的質感和風格,《Mr. Pinhead針頭先生》就選擇以墨筆的不同層次來呈現整體的平淡低調,藉以襯托許多精心設計、蘊藏其中的微小細節。

繪本影集化 挑動人性現實

Ballboss把這本繪本想像成電視影集,找來專業攝影師協助勘景,套入公式化的劇情結構來營造故事氛圍,一成不變的旁白開場、總是先以背面見人的主角、熟悉又陌生的生活場景,看似每天做著同樣的事卻又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不同……觀眾的好奇心被逐漸餵大,一種等著看好戲的小奸小惡油然而發。Ballboss認為,他安排針頭先生身上不完美的缺陷,每一集都會被挑一個出來攻擊或消遣,正好紓解了人們現實生活中的沉重壓力,「雖然他一點也不帥,但活得很認真、很可愛。」

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針頭先生,目前Ballboss正在「創夢群募平台」推動實體出版募資計畫。而暑假期間一直到9月6日,Ballboss更與「綠圈圈:當我們童在一起」藝術祭合作,在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延伸繪本最後一幕,幫針頭先生開了間真正的「傷心理髮店」,不僅複刻書中場景,還真的可以剪頭髮!從劇場、插畫,再到群募、展覽,一路走來不斷「跨界」,Ballboss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一切天人交戰而後隨心所欲,就像他自己說的,「複雜的部分交給我來煩惱,你們只管帶著放鬆的心,好好享受這本書跟這個展覽,就對了!」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8 第019期

一帶一路的文創戰略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