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騰雲當龍頭 文創產業別自綁手腳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騰雲當龍頭 文創產業別自綁手腳

撰文 / 于國華

2015-8 第019期

  • 小確幸帶給生活無限創意。

  • 資訊社會後,人們需求「好感」。

  • 具有視覺文化的空間。

  • 文創園區餐飲空間比例不應成為爭論議題。

  • 透過文化創意等產業整合加值帶動花東地區經濟永續發展。

1865年,英國商人杜蘭德(Durand)在北京宣武門外修築半公里鐵路,向清廷展示火車。乍見火車「迅疾如飛,京人詫為妖物」,政府從善如流,中國第一段鐵路拆除收場。

1876年,英國怡和洋行購地斥資,舖設14.5公里鐵路從上海通到吳淞。營運一年後,民眾群起反對火車造成驚恐,清政府以28萬5千兩白銀買下鐵路拆除,以息民怒。

杜蘭德展示鐵路的150年後,2015年,中國鐵路營運里程達12萬公里,其中高速鐵路1.8萬公里。北京臣民眼見吐煙怪物疾馳的驚懼,可以理解;不幸,火車代表著時代趨勢,擋得住一時,阻不了一世。

如今世界變動更為快速,時刻挑戰人類認知。過去經驗不足以預測未來;以有限經驗揣度無限可能,有時過於天真,有時陷入未名恐懼。可惜,歷史從不因為人們主觀的天真或恐懼,改變前進模式。

文創已成為文明的DNA

「文創」如今來到眼前。有人自稱文創,有人詆毀文創,有人如郎中賣藥吹捧,有人像遭遇MERS般閃躲。文化,創意,多少世紀、無數哲人的智慧言語,尚未能夠釐清,今人又何能托大論斷?何況,不論愛它恨它,文創早已進入時代血脈,成為文明的DNA。

20世紀末,對資本主義和工業經濟的未來,前瞻者提出非線性發展的預測。未來學家托夫勒(Alvin Toffler)提出《第三波》,宣布新經濟時代到來和工業與消費的轉向。聯合國1997年提出「知識經濟」,相對於以往的「物質經濟」,強調知識將成為重要資本及產出。2000年左右,來學家羅夫.錢森(Rolf Jensen)提出「夢想社會(The Dream Society)」,稱在資訊社會之後,人們需求不再是「知道」,而是「好感」;不再滿足於溫飽等生物需求,轉向透過消費滿足冒險經驗、親密感、關懷、認同、安全感、自我信念等心理慾望。差不多同時,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提出「波布族(BOBO)」,描述「布爾喬亞」和「波西米亞」兩種階級混合的新人類。波布族有布爾喬亞品味,也有波西米亞的自由和創意,波布族正在改變生活、經濟生產和消費模式。趨勢作家克理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不久前出版《Makers》(中文譯為《自造者時代》),說明現代人不僅透過消費滿足自我,更走向自製化──自己動手做。Makers不只好玩,他們顛覆了產業發展路徑,推動文創潮流加速,並且成為新創產業的源頭!

先有LOHAS文化 才有名詞

夫妻檔學者保羅和雪莉(Paul H. Ray/Sherry Ruth)從1980年代持續13年,調查美國人的價值觀念和消費型態。經歷十多萬人和數百個焦點團體訪問,最後出版《The Cultural Creatives》,中譯書名《文化創意人:5000萬人如何改變世界》。作者發現,美國出現新的意識形態,族群規模佔人口四分之一,約5000萬人(估計2006年到達約6300萬人)。他們具有正義感,懷抱世界公民意識,注重環保和人權,在意身心靈平衡,關心世界和平與永續發展。本書為這種意識形態取名為「LOHAS」,即「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縮寫。這群人的意識形態,形成文化和潮流,帶動新產業和消費趨勢。

市面上隨處可見的LOHAS,如果只認識為一個廣告詞,就低估了它的意義。先有LOHAS文化,才有這個名詞。從前述趨勢觀察一樣可以看到,文創產業或創意經濟不是「被發明」,而是「被發現」,如同牛頓發現萬有引力。

文創當然不是自然現象,而是社會的產物,但在全球化世界,台灣不可能關起門,自外於趨勢。我們有兩條路選擇:讓其他國家用文創賺走台灣人的錢,或台灣人用文創從全世界賺錢。

軟創新 趁勢發展經濟

英國學者Paul Stoneman的專著《Soft Innovation》,突破了創新對於經濟貢獻的理解。以往計算創新的經濟貢獻,只採用技術創新成果,例如技術和製程專利;但這不足以解釋目前的經濟運作狀態。小說《哈利波特》沒有任何技術創新,單親媽媽在咖啡店用電腦敲出來的文字,創造超過千億美金總產值,這樣的創意,但通用的經濟統計規則中,不被計入「創新」效益。Stoneman認為,在傳統的創新概念之外,應該有另一種「軟創新」,他舉許多案例說明軟創新的經濟貢獻,例如包裝、軟體內容(如書籍和音樂)、產品形式甚至廣告訴求等的改變。人們早就大量運用這種創新,例如廚藝,只是為了吸收營養和熱量,世界各地發展出五花八門的烹調方法,就是文化和創意結合的軟創新成果。

認清趨勢,才能利用趨勢。在文創時代思考產業如何創新,是2002年挑戰國家發展計畫中,採用英國經驗提出「文化創意產業」的初衷。除了狹義的「文創產業化」之外,在經濟部門,這樣的努力並沒有停止。103年經濟部在《產業升級轉型行動方案》提出「產業高質化」,推動一般產業「綠色化」、「智慧化」及「文創化」,其中「文創化」即所謂的「產業文創化」,適用所有非文創產業、引入文化創意的產業提升。國家發展委員會103年通過《花東產業六級化發展方案》,透過觀光休閒、有機農業、文化創意等產業整合加值,提供旅遊生活體驗及特色商品,帶動花東地區經濟永續發展。

小確幸 累積創意元素

文化創意產業的政策目標,應從基礎培養美感品味和文化創新能力著手,將台灣推向「文化創意島」。圍繞在文創園區餐飲空間比例的爭論,或誰文創誰不文創,只是捕風捉影。小確幸又何妨?沒有小確幸累積,台灣不會從工業生產基地轉向到生活創意基地。最終所有文創的努力,要能夠透過產品和服務輸出,或吸引觀光客雲湧而來,為台灣帶入經濟收益成長,彌補產業轉型失去的經濟動能和就業機會。執意切割文化創意產業的經濟目標,一如視火車為鬼怪的北京和上海城民,逞得一時快意,卻落得長期追趕的下場。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于國華文創產業小確幸LOHAS

2015-8 第019期

一帶一路的文創戰略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