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公共藝術帶領時代 城市更精彩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公共藝術帶領時代 城市更精彩

撰文 / 陳淑英

2015-8 第019期

  • 台北市松山車站《跳過一個消失記憶的影子》重塑松山場域精神。

  • 王玉齡(左)參訪國際玻璃藝術大師屈胡利工作室,並討論在竹科設置公共藝術作品。(蔚龍藝術提供)

  • 北京捷運公共藝術設計之一。(蔚龍藝術提供)

  • 草間彌生與屏東農業科技園區作品模型。(蔚龍藝術提供)

  • 位於台北車站捷運 站的公共藝術。

在「一帶一路」建設當中,多數人看到的是經濟層面上的互利互惠、共同發展和實現共贏。然而若只談經濟,會讓人誤會建設只有掙錢一個面向。其實建設帶來經濟動能,也同時帶動城市發展,而公共藝術做為一個新的產業型態,是推動社會進步,改善生活質量的重要力量。

蔚龍藝術總經理王玉齡指出,「城市一旦發展起來,民眾要求更多,就會需要公共藝術。」好比「富過三代,才知吃穿」的道理,人一旦吃飽,會再希望吃好、吃的有氣氛格調。對環境的認知也是,一旦社經情況變好,也會想如何打造公私空間。當然,藝術永遠是被放在食衣住行的最後面,但人類愛藝術是本能,早已透過各種型式展現對城市態度及自身感受。

20年操練 台滿載經驗

例如台灣早期並無公共藝術概念,可是隨處可見孫中山、蔣中正雕像或者獅子會、扶輪社所捐贈的鐘塔。直至80年代慢慢有了文化建設,才開始思考環境文化議題。及至1998年頒布《公共藝術設置辦法》,正式將藝術作品從美術館等傳統空間,擴展到公共空間。

王玉齡說,台灣公共藝術因為有嚴謹制度規範,經過近20年操練,可做為大陸借鏡。以藝術家評選為例,利用公開徵選方法以利年輕藝術家出頭,此外有邀請比件,或者直接委託國際級大師創作。如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是全球唯一農業專業科學園區,為呼應園區國際化高度,便委託日本藝術大師草間彌生創作公共藝術《我的未來坐在岩石上》。很多人看到草間彌生的經典南瓜竟然長在國境之南的屏東土地上,無不留下深刻印象、嘖嘖稱讚。另外,也有針對學校,請藝術家進駐校園,量身設計教材。

台灣公共藝術的呈現,充滿多種可能性。王玉齡舉例台北建城130年,請插畫家繪圖、樂團創作歌曲,讓更多人了解建城歷史。「在一個定點放一個實體作品的視覺藝術會有限制,一定要去那裡看,才知公共藝術表達什麼。不是在地人也許無法立刻了解,何況有些歷史,不是看幾件作品就懂了」。王玉齡說,公共藝術特質之一是具有「公共性」,所以會希望內涵多元,用各種方式讓大家認識。

美化環境 也跟歷史對話

反觀大陸,認為公共藝術是「美化環境」。王玉齡指出,「美化環境」是公共藝術其中一項功能,更多的功能是去認識這個空間、地點,通過作品從時間軸、空間軸去認識此地曾經發生的歷史,作品存在才有意義,若只為視覺美化,請園藝公司做就好了,只不過漂亮園藝跟歷史就無關了。換言之,公共藝術是一種交互藝術,與自己對話、與環境對話也與歷史對話。

王玉齡表示,目前大陸尚無公共藝術設置辦法,尚存「城市雕塑」概念,到處可見紀念碑式雕塑作品,所幸近年中央美院已開始思考如何落實公共藝術,除設立公共藝術系,也在北京地下捷運站體設置公共藝術品,並來台取經,希望能從法令面推動公共藝術。

野心自信 搭上帶路列車

一帶一路軸射中亞、歐洲、地中海、東南亞、中東,渉及數十個國家,以上國家地區公共場合、公園或者建物可見藝術作品,其中法國最早在1951年立法通過相關法令。

王玉齡認為,「公共藝術是一種民主化過程」,它突破限制,讓所有人可以在公共空間接觸藝術,非富家貴族獨享,更不是要進美術館博物館才可欣賞。她說,台灣富含多元文化有優異的軟實力,若能在教育上鼓勵思考,藝術家有朝向國際發展的自信心及野心,很有機會搭上大陸的一帶一路列車走出去。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公共藝術創意城市王玉齡民主化

2015-8 第019期

一帶一路的文創戰略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