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台灣戲曲炫耀創意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台灣戲曲炫耀創意

撰文 / 陳淑英

2015-8 第019期

  • 《金鎖記》放棄水袖被質疑還是京劇嗎?(國光提供)

  • 明華園以創新為傳統開路,圖為主角孫翠鳳在《流星》飾趕路書生,身分神秘。(兩廳院提供)

  • 多媒體影像視覺呈現京劇新美學(國光提供)

  •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傳統一定要活化。(國光提供)

  • 黃海岱創立的布袋戲王國創新成為表演藝術典範。(大霹靂國際整合行銷提供)

國光劇團《金鎖記》曾於2009年應邀到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演後座談有觀眾質疑:「放棄水袖、鬍子、髯口還是京劇?」「《金鎖記》不是純粹的京劇,根本就是『話劇+唱』。」藝術總監王安祈很喜歡這些提問,「表示大陸觀眾對國光感興趣,是因為台灣對京劇的看法是擴大的。」

《金鎖記》2006年台灣首演即入圍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節目」。此劇打破傳統京劇線性敍事結構,甚至出現打麻將、裹小腳、抽大煙情節。場景切換首創跟隨主角思維流動的影像風格,非常具有現代性。

京劇轉身 從戲壇走向文壇

很多看過《金鎖記》的觀眾,走出劇場時交頭接耳說「原來京劇還可以這樣演」——那麼,京劇是怎樣演的?

京劇,是中國戲曲曲種之一,已有200年歷史,在胡琴和鑼鼓伴奏下,用西皮和二黃的腔調唱一齣齣教忠教孝的故事。因為內涵獨特,在2010年被聯合國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但是王安祈說,「京劇不能真的變成文化遺產」,它不是過去式、也不是完成式,而是現在進行式。

首先,王安祈深知台灣京劇流派、身段、唱功,和大陸京劇團相比有差距。於是開創「台灣京劇新美學」,試圖將京劇「從劇壇走向文壇」,把京劇當文學藝術,文學是台灣京劇創新的核心源泉。此外也適時運用倒敍、意識流的文學、電影手法,灌溉京劇新養分,例如用3段故事訴說京劇的百年歷史的《百年戲樓》,以舞台劇的形式展現京劇演員台前幕後的藝事浮生。

變臉噴水 歌仔戲新版白蛇

王安祈的揚長避短讓國光京劇返向輸出大陸成績不俗。《金鎖記》2010年去上海世博會演出兩場,平均票房八成五。據統計上海世博期間相關表演活動約有兩萬餘場,能有此成績不容易。

不只國光以創新走出傳統新路,曾經以《白蛇傳》締造6萬人觀賞的金氏世界紀錄的明華園,也是以紮實的傳統為基礎、創新的眼光為目標,因應社會的變化。

明華園十分重視觀眾反應,名劇《白蛇傳》開頭和結尾都有令人跌破眼鏡的橋段。當家小生孫翠鳳為塑造白蛇的女王形象,特別去學京劇變臉,戲一開演她就「變臉」。每次演到水淹金山寺,就要出動百噸水噴往觀眾,水噴得愈多觀眾愈興奮。

霹靂蛻變 最炫的布袋戲

由已逝掌中大師黃海岱建立之布袋戲王國,不但長達百年迄立不搖,而且在後代子孫發揚下,已擁有百萬粉絲,發展出龐大的偶戲產業。黃家布袋戲為何能稱霸全台、成為華人文創領域的典範?關鍵便在「創新」。

黃家布袋戲在第二代黃俊雄創新下,讓原本一尺二的木偶長高,變成一公尺大型木偶,眼唇都會動;他還把後場鑼鼓改為西洋配樂。第三代黃強華、黃文澤兄弟以「霹靂」為名,將掌中藝術朝企業化發展,緊跟時代潮流和科技改變,爆炸頭、多層次穿搭、華麗珠鍊全部入戲。

霹靂今年推出首部3D動畫布袋戲電影「奇人密碼」,採用3D技術拍攝,破天荒以國語、多人配音,打破只有閩南語配音的傳統風格,誓言將本土布袋戲推向國際化;明華園1994年應邀赴法國巴黎演出,為百年來歌仔戲首度踏上歐洲大陸,法國第一大報費加洛報以「中國的另一種聲音」形容明華園的獨特戲曲魅力;國光自1998年首次到法國亞維儂藝術節閉幕演出《美猴王》後,順利搭建歐洲觀眾對台灣京劇文化認識的橋樑、奠定國光在歐洲的演藝品牌。

王安祈說,「要活化傳統的不二法門,一定要當它活著。」台灣傳統表演藝術展現的創新力量,已為文化接軌世界做了最好的示範。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8 第019期

一帶一路的文創戰略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