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金枝演社 用祭特洛伊愛台灣

創意生活 / iLife

金枝演社 用祭特洛伊愛台灣

撰文 / 林采韻

2015-10 第020期

  • 改編自希臘悲劇的《祭特洛伊》。(金枝演社提供)

  • 《祭特洛伊》主打光怪陸離的視覺效果。(金枝演社提供)

  • 《祭特洛伊》於雲門劇場戶外舞台演出。(金枝演社提供)

  • 金枝演社以《祭特洛伊》象徵台灣。(金枝演社提供)

  • 金枝演社藝術總監王榮裕。(金枝演社提供)

八里山風徐徐,金枝演社團主、人稱「二哥」的王榮裕,坐在排練場戶外的椅子上看山看雲,他說金枝演社吸取的是土地的養分,劇團的家能夠落角在大自然間夫復何求。

金枝演社位於八里的家,前身是「雲門2」的基地,基地旁現在作為停車場使用的空地,就是雲門火燒的現場。原本家在淡水的金枝,因房子被房東收回,在周邊尋尋覓覓,正好「雲門2」搬至淡水雲門劇場,空出來的鐵皮屋,他們順勢租了下來。雖然是鐵皮屋,而且颱風後小漏水各處,但是排練場、辦公室、廚房等空間充裕,以「公社」概念經營劇團的王榮裕,對於這個能容得人大夥兒的場地已經很感謝。

以戲班精神 經營劇團

在「家」的一角,可見神桌,供奉的是戲神,王榮裕已逝母親謝月霞的照片,就掛在神桌旁。現代劇團拜戲神?沒錯。王榮裕從小聽戲長大,母親是歌仔戲知名小生,「胡撇仔戲」的名角。在王榮裕生長的年代,推行的是說國語運動,台語被視為不入流,他對母親從事的行業打從心底是看不起的。

他對母親觀感的扭轉,盡在人生的轉變中,他年輕時是小混混,之後形象大翻轉成為收入平穩的上班族,30歲之後走上劇場道路。原本他以為來自西方的,才是真正的劇場,是神聖的,但在接受葛羅托斯基身體訓練當中,他驚覺在環境裡隨處隨手演出的概念,不就是「落地掃」,原來他一直「捨近求遠」,對於母親的看法也完全改變。

因此在經營劇團上,他重情重義,把歌仔戲班的精神注入現代劇團,王榮裕有點小得意的說,目前劇團有7位演員支領月薪,他們是長期合作夥伴,彼此間有著如同家人的情感,他認為藝術必需要精雕細琢,從日復一日的排練中求得精進,他追求的不是什麼完美,而是一種「拙美」。金枝在追求拙美的道路上,有兩條明確主線,一是走胡撇仔風格的浮浪貢開花系列,另一是以河洛話詮釋的史詩環境劇場。

祭特洛伊 十年一眨眼

最近的日子,金枝的演員和王榮裕,遊走排練於淡水河的兩岸──八里的家和淡水雲門之間,迎接的是十月中下旬在雲門劇場戶外舞台上演的《祭特洛伊》。改編自希臘悲劇的《祭特洛伊》,與金枝演社發展的歷程息息相關。

1997年重現數千年前特洛伊悲壯的戰爭和蒼涼,王榮裕為《祭特洛伊》找到當時仍為廢棄酒廠的華山上演,並徵得租地作為停車場的里長同意,熟料演出後,被公賣局告知地屬國有,王榮裕隔日以「現行犯」遭「逮捕」送進派出所,後經藝文界人士包括林懷民等的聲援以及政界人士斡旋,事件才獲得平息,此舉也促成酒廠遺跡的保存,以及日後華山創意文化園區的成型。

在特洛伊裡看見台灣

2005年《祭特洛伊》再現淡水滬尾砲台,以環境劇場的形式上演,時隔十年,《祭特洛伊》在與砲台只有一牆之隔的雲門劇場再度「起乩」。王榮裕回想2005年開場那一刻,是他的母親牽著她的孫子王品果走入場內,十年一晃王品果已經高中一年級,而母親已經走遠,「那應該是我母親最快樂的時光之一,上場前祖孫有近40分鐘的獨處時間,他們會聊天,品果累了就在阿嬤的懷裡睡了!」

為什麼被「特洛伊」如此吸引?王榮裕說,當他在研讀荷馬作品《伊里亞德》時,眼前看到的是「台灣」,「特洛伊以貿易興國,一樣這麼小,一樣受鄰國覬覦,我想說的是,如果不好好守護,命運可能覆轍,這作品傳達的是守護土地、守護多年來台灣人不斷追求的民主與自由。」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金枝演社王榮裕祭特洛伊雲門劇場

2015-10 第020期

科技藝術 舞台潮開了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