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即時新聞 > 台韓女作家 劉梓潔、金愛蘭對談創作養成

即時新聞 / Hot News

台韓女作家 劉梓潔、金愛蘭對談創作養成

2015-02-13

  • 台韓新銳作家劉梓潔、金愛蘭對談。

  • 金愛蘭

【兩岸文創誌】網路編輯:陳彥碩

兩位同年的知名台、韓作家,《父後七日》作者劉梓潔和《噗通噗通我的人生》電影同名小說作者金愛蘭,今(13)日下午在書展世貿一館主題廣場談創作中的火花,向讀者透露寫作面臨的處境和選擇的過程,讓大家看到私底下的她們。
 
作家之路偶然 養成端賴閱讀

首先是寫作養分的來源,出長於1980年的劉梓潔說,那是個街頭運動狂熱的有趣的年代,1987年解嚴後,翻譯文學大量湧進,她小時候就讀它們,包括村上春樹、米蘭.昆德拉等,是標準的「文藝幼童」。她也因為愛看推理小說,所以採用的寫作策略常是布署答案,一步一步讓讀者找出。金愛蘭則說,比起文壇前輩的影響,反而同輩韓國作家對她影響較大,她也會閱讀日本和中國的作品。
 
有趣的是,兩位都是最近才漸漸意識到自己的職業是作家。金愛蘭表示並沒有當作家的夢想,但熱愛文字,有志成為記者或編輯等文字工作者,但後來自然而然就成了作家。她沒有設定一定要達成什麼目標,也因為沒什麼轉折,所以一開始感覺不到自己是作家。而劉梓潔說她小時候就是標準國文資優生,但很清楚作文和創作是不同的事,大學因為太愛玩中斷,研究所才重新寫小說,因為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擔當寫作,故到後來《父後七日》拍片時,才辭掉記者工作。
 
靈感是勞動 回到生活面

金愛蘭說人生的面前好像都有座高山,她的阻礙就是寫作需要靈感和才華,不知道自己能否寫下去?但她想通了,「作家也是職業,需要勞動」,而靈感就是勞動,因此沒有靈感是正常。劉梓潔說她也曾經擔心沒有題材,但「好好回到生活裡,故事就會自己跑來」,她很佩服金愛蘭等作家為自己不懂的主題紮實閱讀,往後想要好好耕耘社會案件、歷史事件等主題。
 
劉梓潔表示不太在意要寫什麼,而是用什麼形式去表現,像愛情是千古共同的話題,卻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包裝。金愛蘭則常描繪鄉下人到城市感到衝擊的故事,是因為對空間特別有興趣,而《噗通噗通我的人生》是將近30歲的時候的作品,那時候就把關注點轉到時間。
 
網路擴張書寫 創作需要孤獨

兩位作家又是怎麼看待網路與書寫的關係呢?劉梓潔說她接觸網路是從無到有,認為「寫作的人可能都比較古典」,一開始會很抗拒,但抗拒後還是學會如何善用,以往的手稿現在都替換成手機紀錄。她也特別注意人與人關係的改變。金愛蘭表示,韓國有些同年紀的作家很積極用臉書、推特聊創作,但她認為創作需要一個人孤獨的時間,所以沒有使用。至於下一部作品是什麼?金愛蘭透露是和月亮有關的長篇小說,因為人們有願望會對月亮祈禱,而登月是現代發展的象徵,她認為很有趣。劉梓潔的下一篇也是長篇小說,但仍在醞釀中。

關鍵字: 金愛蘭劉梓潔台北國際書展